雨木散文故事
2019-06-14

觀後感: Paterno (2018) 帕特諾

一念之差
paterno,傳奇教頭帕特諾

電影

這是一部劇情片,描述兒童受虐,美國賓州州立大學退休教練誘拐兒童,校內體育館更衣室、淋浴間發生性猥褻和性侵害,校方高層選擇冷處理。
十年後,賓州地方記者撰文揭弊,檢調開始積極偵辦,校長、副校長、體育主任以及橄欖球隊總教練喬·帕特諾向大陪審團說明案情,尤其喬總教練,美國大學橄欖球一級分區常勝總教練(四百零九勝),他的身分引發民眾熱議,支持者相信喬總屬於不知者無罪,反對者認為喬總包庇縱容。當他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走,校董事會決定先下手為強。預告片

'Paterno'是HBO自製電影,來自真實事件,Barry Levinson執導,Al Pacino領銜主演,片子提到兒少權益,名人在關鍵時刻的判斷,還有個人與團體之間的利益糾葛,是一部發人深省的好電影。

雨木隨筆

'Paterno'來自真實事件,我用特殊的方式看完這部電影,導演Levinson的切入點很有意思,犯罪事實與主角喬總教練無關,可是又不完全無關,選擇耐人尋味,換句話說,法律上無關,道德上絕對有關,看看他的選擇,想想自己,看片就是這樣變得更有意義吧。

困惑

支持者、反對者,還有媒體,團團包圍喬總教練的家,而他在屋內告訴危機處理專家,自己連早餐吃什麼都不記得了,哪有閒工夫理會流言蜚語。

那段戲給我很深的印象,描述困惑,如同前面提到的,好像無關又不算完全無關,早餐的例子非常傳神。
以前擔心的事情現在仍然擔心,不過心態轉變,自己連早餐吃什麼都不記得了,哪有閒工夫理會流言蜚語。開始說這樣的話,說服自己也說服別人不必擔心,因為夠老了,年紀老、經驗老,或許心也有點老吧,遇過太多太多相似的紛擾,多到不必理會,多到不記得自己早餐吃什麼也無所謂。這是專注也是低估,當他做事駕輕就熟,經驗老道,已經知道該如何畫重點,同時他也很難發現自己畫錯重點,所以,欲知眼下興衰兆,還須旁觀冷眼人。
無獨有偶,危機處理專家替喬總點破另一個盲點,喬總教練印象中的媒體都是眼睛大大的金魚,因為記者會幾乎都是發表n連勝的賽後感言,如今涉及醜聞,你說媒體是金魚還是鯊魚呢?
老教頭的困惑,同樣的,好像很典型又不會太典型,困擾不是之後該怎麼處理,而是之前怎麼會那樣,真的錯了嗎,不至於那麼嚴重吧,左思右想全是納悶,就好像某些人有一定自信,判斷錯誤時,特別在意自己居然看走眼,耿耿於懷。他是會認錯的,只不過在此之前,他必須先走完自己蓋的迷宮,有人說那叫自我反省,我反而覺得比較像心魔,甚至運氣不好的時候就困在迷宮裡。

再讓我考慮一下

延續喬總教練的困惑,那種反應乍看很像不知道怎麼辦,其實心裡有事不想說,這一點片子說得很清楚也很不清楚,的確,他一直打迷糊仗,是不是第一時間知道發生性虐待,他始終含糊其辭。
如何瞭解一個人在想什麼,買下一家航空公司,集合建築師、化學家、特種部隊進入他的第三層潛意識開保險箱,果真這麼簡單就好辦了。
我相信老教頭知道自己有錯,只不過他想以拖待變,我可以想像他的心情,一時低估了、錯信了,45年資歷409勝血本無歸,那種感覺就像我借錢給阿丙,一轉眼他創立了毒品王國,然後我被指控資助販毒,但是又何奈,東西是毒品,規模叫王國,我又如何規避道德責任呢?
再讓我考慮一下,如果能重來,七歲到七十歲早就想過無數遍,如果只會想如果,也就沒有輝煌的事業,每一個關鍵時刻他只能相信自己的判斷,也許200勝的時候比100勝更有信心,更相信自己知道孰輕孰重,偏偏就那麼一次,滿盤皆輸,還毀了好幾個孩子的未來,想到這裡,感慨盡在不言中。

第一次

記者到他們家採訪,六年前的噩夢,他的媽媽轉述絕大部分,可是有那麼幾句話使他忍不住從房間裡出來,不是糾正也不是陳清,而是他想親自說,同樣的內容早就說過無數遍,他還是想親自說,很冷靜,有條理,記者把他說的通通記下來,突然他不講了,因為他的弟弟,十歲小男生吧,不知道媽媽和哥哥在講什麼,不知道陌生的阿姨來家裡做什麼,跑過來只想知道下午可不可以出門去玩,然後他聽到可以,又跑又跳,大概回到院子某個地方繼續玩吧。屋裡恢復剛才的嚴肅氣氛,這一刻他真的不想繼續說下去,其實他該說的剛才幾乎都說了,記者明白,他的媽媽當然也明白,可是他補了一句話,記者和媽媽完全沒有想到他是這個原因不想繼續,他說:「我當時就是我弟弟現在這個年紀。」

我在思考如何把腦子裡的東西寫下來,身邊有一台電扇慢慢吹,電扇有電線,電線有插頭,插頭插在插座上,旁邊還有安全開關,紅燈不斷閃爍,不穩定的電流就像追憶,我覺得自己追到了,卻迷迷糊糊,應該有別的東西干擾我。
那時候我跟他的弟弟差不多年紀,伸手摸插座,不到一秒鐘就縮手,玩打手背都沒有這等敏捷,雖然時間很短,但是又麻又痛的感覺跟著我一輩子,那是我人生第一次觸電,不對,我根本不曉得觸到什麼東西,與其說記得這件事,不如說記住了這種害怕。
從接觸的那一刻起,東西就不再只是東西而已,任何第一次除了代表當時,還會牽動每一個後來,我在這裡看見受虐兒童,感受他們的第一次,該怎麼說呢?毒樹可以結果實,恐懼自然也有生命,每一個後來都在延續噩夢,好像不會醒,然而,如果那不是夢,為何偏偏是我。

'Paterno'後記

喬·帕特諾擔任美國賓州州立大學橄欖球隊總教練,資歷45年,職業生涯409勝,校內有他的銅像,堪稱傳奇總教練,事件發生後兩個多月因癌症逝世,享年85歲。(2019-06-13)
聽這篇的播客

劇照

paterno,傳奇教頭帕特諾
paterno,傳奇教頭帕特諾
paterno,傳奇教頭帕特諾
paterno,傳奇教頭帕特諾
paterno,傳奇教頭帕特諾
paterno,傳奇教頭帕特諾
paterno,傳奇教頭帕特諾
paterno,傳奇教頭帕特諾

電影資訊、線上看

'帕特诺'在豆瓣'Paterno' on HBO
Paterno (2018) on IMDb

有關真實事件的觀後感

keepers,the vanishing,消失的燈塔守,守塔人the Vanishing (2018) 消失的燈塔守
海上漂來的禮物
final portrait,最後的肖像,寂寞大師Final Portrait (2017) 最後的肖像
Alberto Giacometti小傳
the tale,女孩回憶錄,hbo,信籤故事the Tale (2018) 女孩回憶錄
兒童性侵害事件
所有 劇情類 觀後感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沒有留言:

留言欄

你想到什麼呢?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本名黃霈杰,祖籍福建閩清,1980年生於台灣台北,持續航行,寫下他所看見的世界。 寫書:我的心願寫故事,故事充實人生,我就這樣相信著,也一直朝這個方向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