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木散文故事
2018-09-05

人與人的距離

很久很久以前,人們相信有一種樹會長羊…
羊之木

その種子やがて芽吹き タタールの子羊となる
羊にして植物
その血 蜜のように甘く
その肉 魚のように柔らかく
狼のみ それを貪る
-「東タタール旅行記」より

很久很久以前,人們相信有一種樹會長羊,結果子似的,肥美滋味特別吸引獵人或狼。後來我在日本電影'羊の木'看到他們引用這種古生物,也看到了自己心裡好久不見的感覺。

感受到藝術是什麼樣的感受?我們說某個東西有藝術感,或某個人有藝術細胞,其實不需要花太多時間分析解釋,例如看天上的雲,所謂大氣層的對流層的可見冰晶集合體,自然有人會去解釋自然現象,而雲的千變萬化帶給你什麼樣的感受、什麼樣的心情,沒有人能替你解釋,只有你自己知道,那就是藝術感。我在看'羊の木'感受到的藝術,來自於那段所謂的植物羊的敘述,讓我想到人與人的距離。

世上最遙遠的距離是我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愛你。看似描述紅塵的一句老話,卻也道盡人際萬變不離其宗 - 想知道對方心裡怎麼想。人與人的距離如何拉近?不夠認識,花時間認識,沒時間認識,用生活經驗去填,用主觀印象去補。或有性情中人,在還沒有認識之前就已經覺得對方就是他的歸屬,注定的一見如故,大概也許可能應該就是這方法拉近彼此距離。然而,無論再怎麼拉,再怎麼近,始終存在距離。

植物羊是植物也是動物,是矛盾的。走過歲月,同過甘也共過苦,當我自認為很瞭解他,他便是植物,就算我不能預測他明天長出幾公分的葉子,但是我確定他不會唱歌,也不會跳舞。同時,他也是動物,流女人會流的淚,說男人會說的話,令我不敢隨隨便便自認為很瞭解他。始終存在的距離是永遠不能習慣的矛盾,甚至形成不安全感,卻也伴隨好的一面,等待那些不知道該如何等待的,期待那些不知道該怎麼期待的,就是希望。

老一輩說留一點給人探聽,這裡的保留無所謂自願或被迫,留一點就是存在一點距離,心裡感受人與人始終存在那麼幾毫米,哪怕幾奈米,請別不安,那一刻也等於找到了相處最適當的距離。(2018-09-05)


還有哪些散文?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沒有留言:

留言欄

你想到什麼呢?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本名黃霈杰,祖籍福建閩清,1980年生於台灣台北,持續航行,寫下他所看見的世界。 寫書:我的心願寫故事,故事充實人生,我就這樣相信著,也一直朝這個方向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