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後感: 'Final Portrait' 最後的肖像 2017- 雨木散文故事
2018-07-24

觀後感: 'Final Portrait' 最後的肖像 2017

Alberto Giacometti小傳

final portrait,最後的肖像,寂寞大師


電影


這是一部半傳記電影,美國作家James Lord寫過幾篇有關瑞士藝術家Alberto Giacometti的評論,他們倆因此認識,卻一直沒有機會當面交流,好不容易有一次機會藝術家邀請作家當他的肖像模特,說好一天內完成的創作,修修改改,超過一週都還沒有真正的進度,不過作家沒有呆坐在椅子上,也沒有失去耐心,在創作期間,他看見藝術家的哥哥、妻子、情人,還有藝術家如何看世界。

final portrait,最後的肖像,寂寞大師

final portrait,最後的肖像,寂寞大師

'Final Portrait'改編自James Lord的回憶錄<A Giacometti Portrait>,由Geoffrey Rush, Armie Hammer領銜主演,Stanley Tucci執導,故事在講大約三週與藝術家的相處時光,情節幽默風趣,是一則Giacometti的晚年軼事,也是一部打開心胸交朋友的好電影。預告片


雨木隨筆


常聽人家說藝術的人生活很有趣,習性怪怪的,聽聽笑笑也就算了,如果某個因緣際會想要進一步認識到底哪裡有趣哪裡怪,那樣的說法恐怕沒太大幫助。'Final Portrait'在講一段與藝術家的相處時光,輕鬆說故事,通俗不流俗,Stanley Tucci bravo! 他拍了一部好電影。我們不一定會遇見Alberto Giacometti,所謂的大師級人物,卻很有可能遇到有藝術氣息的人,如果你真的很想體會他們的視野,我個人覺得這部生活化的片子會很有幫助的。

永遠少一個

有一段戲在講作家James Lord的心情,他被邀請當肖像模特,隨著創作時間越來越久,雖然他保持耐心和好口氣,可是內心焦慮快壓不住了,尤其Giacometti畫一畫就懊惱、咒罵,同時他發現看似畫好的肖像卻又重畫,週期反覆再三,那是指桑罵槐怪自己不夠配合嗎?其實大師創作時是個很沒自信的人嗎?他不知道原因,只知道這樣下去肖像永遠不會完成,於是他跑去找Giacometti的哥哥,描述他所看見的Giacometti,畫畫塗塗改改刪刪,好像完全停在不滿意的狀態,而哥哥說:「不是完全,而是完美。」就是這裡給我很有意義的印象。

final portrait,最後的肖像,寂寞大師

一般來看,不滿意這個,不滿意那個,陷入左右為難,縱然禮貌性判斷那是自我要求較高,還是會擔心這樣下去東西永遠無法完成。而雷達同頻的人來看,如Giacometti的哥哥所說,反反覆覆不是完全停滯,而是完美的讓自己保持不滿意的狀態,其實答案就是態度 - 永遠少一個。
畫家永遠少一個顏色,導演永遠少一個畫面,作家永遠少一句所謂的best line。如果追根究柢少了哪一個?補足就能完美嗎?連他們自己也不知道,甚至大功告成的作品,他們依舊不滿意。往往有藝術氣息的人又是當事人的時候,他們是不太願意解釋的。如果別人能瞭解,那是最可貴的人生經歷,如果被認為是傲慢,恐怕也只能這樣了,所謂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寧願相信永遠少一個,也不要…。其實沒有下文,有那份寧願已經足夠。

成就


final portrait,最後的肖像,寂寞大師

'Final Portrait'裡描述Giacometti是一位有成就、受尊敬的藝術家,而他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值得驕傲的成就,他這麼說'What better breeding ground for doubt than success?'(成就最容易讓人開始懷疑自己)這句話讓我想起老朋友阿丙。

畫家有他的畫作,哪些是嘔心瀝血,哪些只是輕描淡寫,只有他自己知道。一旦功成名就,廣受喜愛的不是他最用心的,反而最用心的,該怎麼說呢?大家覺得普普通通。開始懷疑自己究竟是很有本事?還是運氣好?彷彿開始活在懷疑的溫床裡,例如我的老朋友阿丙,平民大主廚,色、香、味、形、器,一桌俱全,然後自己不太吃,喜歡看著大家吃,他就是這樣的人,無論平日逢年過節,他們家幾乎由他掌廚。有一次阿丙嘗試自製新菜 - 竹香迷離醉美人,依照傳統飲食文化,但凡看不懂的菜名,十之八九屬於中菜。這道菜花了他太多時間,其餘的他買現成,自己再稍微加工排盤,擺出一桌山珍海味。買現成的湊數,阿丙不說人家也吃不出來,直誇他手藝越來越好,不過他發現吃竹筒飯吃光了,紅酒也喝完了,唯獨他剛考上餐飲科的表妹願意試了一口,其他人都是分開吃的。阿丙說這樣的經驗太多太多,有時候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會不會做菜?看著其他人把東西吃光光很有成就感,可是放大其他人的反應會讓自己在做菜時三心二意。慢慢的,他選擇不想這些東西,就算哪天剩菜很多,反正他總是最後一個吃的,通通留給自己。對我來說,懷疑絕對不是那麼容易慢慢不去想就能真的不去想,我問阿丙究竟如何做到,看在老朋友的份上他就這麼說了:「我喜歡做菜,也喜歡大家滿意我做的菜,如果停下來懷疑就沒辦法做菜,也看不到後來。」

小慣例

另一段很短很短的情節在講Giacometti吃東西,事情做一做想吃點喝點的那種吃東西,除了你好和再見,他沒有開口點餐,夥計立刻送上食物,一顆水波蛋、兩三塊切好的棍子麵包,兩小杯紅酒以及兩杯濃縮咖啡,他吃東西的速度比軍人還快,酒和咖啡也是用乾杯的方式乾光。

final portrait,最後的肖像,寂寞大師

這裡可以看到Giacometti會去固定的地方、吃固定的小東西,是什麼原因呢?什麼原因都有可能,也可能沒有原因。不過,我個人覺得小慣例是每個人身上很有意思的東西,有的人上桌開戰一定要吃薄片巧克力,有的人吃麻醬麵麻醬和麵必須分開裝,我本身也有小慣例,寫東西時,旁邊要有某廠牌市售鋁箔包裝的甜綠茶,類似這些輔助品到底有沒有原因,有之不必然,無之必不然,大概也許可能應該就是這樣吧。Giacometti怎麼想我不曉得,而我自己的生活體會,小慣例幫助很大,因為生活有太多太多不可預期的東西,縱然智慧語錄不斷洗腦我們,enjoy unpredictable、無定無常看開一點…云云爾爾,發生時依舊措手不及,因此,既然不可預期的東西那麼多,保持小慣例就像保持一些固定的、可預期的踏實,我的心情才會比較平衡,得以面對那些所謂的人生無常。(0724.2018)

附錄:Giacometti展覽館


l'homme qui marche,Alberto Giacometti
L'homme qui marche - Alberto Giacometti
Photo by Виолетова [CC BY-SA 4.0 (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sa/4.0)], from Wikimedia Commons

Alberto Giacometti(1901-1966)義大利裔的瑞士藝術家,有畫作也有雕刻作品,他眼中的世界是縮小的,所以呈現的東西也都細細長長的。成年後在法國巴黎Montparnasse區生活和工作,現在那一區有他的作品展覽館(Institut Giacometti, No.5, rue Victor Schœlcher ),就我所知,展覽館距離Montparnasse火車站大約四五百米,不是現場購票,參觀必須預約,在法國很多小型展覽館都是這樣。有興趣的讀者旅遊經過不妨留意,無論有沒有機會入館參觀,在門口感受一下,拍照留念也不錯。


電影資訊、線上看

'最后的肖像'在豆瓣 'Final Portrait' on IMDb 

還有哪些傳記類觀後感?


創用 CC 授權條款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持續在做,希望帶給你藝文的東西。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