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後感: 'Camille Claudel' 卡蜜兒克勞黛 1988- 雨木散文故事
2018-06-10

觀後感: 'Camille Claudel' 卡蜜兒克勞黛 1988

她愛,她存在

camille claudel,羅丹與卡蜜兒,羅丹的情人,卡蜜兒克勞黛


電影


camille claudel,羅丹與卡蜜兒,羅丹的情人,卡蜜兒克勞黛

這是一部傳記題材的法國愛情片,關於雕刻家Camille Claudel前半生的故事。Claudel從小喜歡泥塑,她的父親努力工作,給她良好的養成教育並且鼓勵她築夢,於是她跟隨名家學習雕塑,輾轉來到羅丹的工坊擔任助手。她愛那個男人的才華、氣質、對雕塑的熱誠,她也恨那個男人不願實現承諾,愛恨成全了Claudel的偉大雕塑作品,也在她心裡刻下永久性的傷痕。

camille claudel,羅丹與卡蜜兒,羅丹的情人,卡蜜兒克勞黛

'Camille Claudel'改編自Reine-Marie Paris的著作,由法國名導Bruno Nuytten執導,Isabelle Adjani, Gérard Depardieu領銜主演,電影深刻描繪愛情對Camille Claudel的影響,生也愛情,死也愛情,是一部感人的傳記電影。


雨木隨筆


'Camille Claudel'電影問世至今滿卅年,是我這一生截至目前為止影響深遠的三部電影之一,公開寫下觀後感,其實心情特別緊張,不過,猶豫很久了,也許太久了,希望我已經做好準備,讓這篇感觸可以帶給你一些東西。

學生時代,我花了很多時間和零用錢在看錄影帶,常常和店老闆到倉庫找那些灰塵很厚的片子,他們一點都不會覺得麻煩,一方面貨暢其流,店裡的東西有人想租,當然多多益善。二方面他們很清楚這一定是相關科系的年輕人來找片子,怎麼可以輕易的被踢館呢。因此,我的經驗幾乎都很順利的找到我想看的片子,我和'Camille Claudel'這部片就是這樣認識的。
當時我看'Camille Claudel'的動機和一般青少年相同- 看明星,Isabelle Adjani是我年少時覺得法國最美的女人,maybe always will be. 而故事對我來說太重,我有太多情節搭不上頻率,觀後感因此殘缺不堪,但是,有種莫名的感覺要我必須記住這個故事。隨著人生流轉、自我養成,在感情裡笑過也哭過,也對法國文化有一定程度的認識,又看了好幾遍'Camille Claudel',感觸特別不同,換句話說,'Camille Claudel'帶給我的觀後感就像雕塑,這邊捏一下,那邊掐一下,漸漸累積而成的。現在回想起來,很多時候東西不管後來的影響有多麼大、有多麼複雜,開始都是很單純的,而且,那些東西可能是書裡的一章、片子的一段,或者某個真實的人說過的一句話,瞬間覺得似懂非懂,卻又覺得重要,如果往後你能留住它,它也會留住你,東西就是這樣累積起來的。

Camille Claudel的時代

19世紀晚期的法國社會,雕刻依然蔚為風尚,仕紳名流喜歡在家裡面陳列自己的雕像,彰顯社會地位和些許文藝氣息,雕像出自名家之手,如Rodin、Degas、Boucher,更是相得益彰。如果記憶可靠,雨果他家就有一尊羅丹雕的石膏頭像。我就想像我家有一件朱銘的作品,並不是收藏他的雕刻,而是他雕的就是我,這種感覺顯然大大的特別。

camille claudel,羅丹與卡蜜兒,羅丹的情人,卡蜜兒克勞黛

名家不一定願意接這樣的外快,他們偏好實現自己的藝術思想,只不過各行各業難免存在面子壓力,他們還是會考慮政治友情,當然也存在真摯的友情,我相信你聽說過左拉和塞尚很麻吉,他們會替對方寫情書或畫畫,的確,整個大環境就是這樣,不僅當時的法國社會如此,現代社會也一樣,甚至火星上應該也是如此。先提到大背景我認為是很重要的,因為藝術創作的領域和天堂一樣遼闊,而拉回凡間,其實擠到圈內每個人嘴巴黏著耳朵,如果有什麼美事,火速傳為佳話,相反的,例如不愉快的師生戀,誤會也像滾雪球一樣擴大。可嘆!愛情是兩個人的事,有時候不管願不願意,那變成大家都知道的事,而且還不一定是對的版本,換作自己遇上了,可以想像那種滋味吧?

Camille Claudel和她的家人

從事藝術工作的人,尤其創作,家人能做到不反對就是最大的支持。Camille Claudel(以下簡稱卡蜜兒)有一位偉大的爸爸,看著卡蜜兒從小愛玩泥土,替她找名師,還會跟老師說明女兒的個性,爸爸全心全意鼓勵她做她想做的雕塑。此外,卡蜜兒的文人弟弟Paul Claudel熱愛寫作,後來派駐世界各地擔任外交領事達四十年,其中在中國大陸待了十多年,對應我們的歷史大約是清朝光緒晚期。他的文藝氣息厚實姊弟間的感情,很多創作的心路點滴,卡蜜兒會跟她弟弟說,而她沒有說的,弟弟也能猜到三分。

camille claudel,羅丹與卡蜜兒,羅丹的情人,卡蜜兒克勞黛

有一段戲描述羅丹和卡蜜兒正值熱戀,他打算接卡蜜兒到巴黎深造,於是安排和卡蜜兒全家聚餐,以老師的身分親自向她爸媽說明。而當時說明的人不只羅丹,卡蜜兒的爸爸也跟羅丹說明女兒是什麼樣的人,女兒很兇悍,無非是因為滿懷創作熱誠,爸爸的話不多,唯獨強調這一點老師必須明白。另一個情節是她弟弟,打趣的說,她弟講話讓我很頭痛,例如:'Ma sœur...elle est un mystère en plein lumière.'(說到我姊,她就像亮光下的謎。)她弟有文筆也有思想,做外交的,而且瞭解卡蜜兒的處境,需要消化一下才能明白他的委婉,我想起一段往事。

一位老朋友是我同期裡最會唸書的,也是他們家族裡書唸得最高的,他完成博士學位才去當兵,而且選擇義務役大頭兵,我特別期待他,某種程度上是一位百鍊成鋼的男子漢就要出爐了。大約七八年前他退伍,新任上市公司工程師、新的感情生活,整個人就像從廿歲開始盤整很久的績優股,漲勢準備旱地拔蔥,也的確他大漲了一年半載,然後瞬間重跌,什麼原因呢?奈何情路煎熬,激戰、冷戰、閃電戰,五花八門的晴天霹靂使他在相處上過得很不快樂。雖然他不太聽歌,但是他看著身邊的東西很像林夕填的詞,那是把雨傘,就是把雨傘,不是感情遺產。那煙消雲散,是天氣現象,不上浪漫的當。他們在熱戀時認養了一隻流浪狗,乖乖懶懶的,而那隻狗在瀕臨抉擇時就連呼吸都有殺傷力。然而,其實也不完全,其實也未必,他想起種種轉圜餘地,以至於整個人心神恍惚不知道該不該繼續。當時他有跟我聊聊該怎麼瓣,你知道嗎?你當然不知道,因為我沒講過,是我無聊了。
我相信愛情,又從事創作,站著痛過方能坐著寫作,打趣的說,是該得罪幾個人、辜負幾顆心、撕裂幾段情才有東西可以描述在我的小說裡。如果他的身體裝我的靈魂,我會繼續,飛蛾撲火也要繼續那段感情。都說,富貴險中求,愛情也是一樣的概念,在感情世界裡活著說白了是等一個可能,走了也就斷了任何可能。但是,他是他,我是我,他爸爸認真工作支持他,用東方人的話來說,小孩子自己願意,做爸媽當然會支持。不求光宗耀祖,願意唸書也好,或者找到自己願意做的事也是,儘管放心前進,另一方面他的弟弟很早出社會工作,從未因為學歷和收入拉扯兄弟情誼,始終尊敬這個會唸書的哥哥。對我來說,他的家庭環境和卡蜜兒非常相似,於是,我想告訴他:「你不是卡蜜兒克勞黛。」但我沒說出口,因為他們不熟我懶得跟他前情提要。我嘗試抽離我自己回答他,我羨慕你的穩定,你羨慕我的自由,我們認識廿幾年,彼此的過去都很清楚,身為你的朋友我會說,愛情不值得你拿前半生的成功去賭,不值得的。
他後來決定分手,全心投入他的工作,轉任更大規模的上市公司,他身邊沒有別人,臉上多了笑容,我想那是幸福的。
八年後的現在回看這段記憶,說不定當時他撐過情關,體驗愛情滋潤,後來創業發明癌症特效藥,拯救全人類的本事竟然被我阻止了;也有可能變成酒鬼天天吵架打小孩,誰曉得呢?我不知道自己當時該不該那樣說,只相信身為朋友不該沈默,決定在他,並且支持他最後的決定。這是因為我明白愛情兼具重生和毀滅的力量,做不到叫別人用性命去體驗那是怎麼樣的重生和毀滅,所以後來我推薦他看'Camille Claudel',好的電影永遠是我們體驗人生的捷徑,不是嗎?話說回來,他是愛看科幻片的,要他看這部文藝愛情,真是難為他。

camille claudel,羅丹與卡蜜兒,羅丹的情人,卡蜜兒克勞黛

卡蜜兒的後來你在電影裡都看見了,爸爸的話說在分手前,像是知道女兒有自己的旅程,他是幫手但不插手,充分說明就是最真誠的心意。弟弟的話說在分手後,告訴我們卡蜜兒和羅丹分手,原因複雜打擊深,任何人意圖八上一卦,他只能點到為止。的確,情路氣象萬千,只有旅人知道自己所在的晴雨,支持鼓勵、親尋名師,陪伴分享心事,那麼良好的栽培,那麼難得的家人瞭解,我看這個愛情故事無法忽略卡蜜兒的爸爸和弟弟的感受,因為我相信如果沒有那樣的家人,卡蜜兒不會遇見羅丹。我嘗試假設自己是她爸,又假設自己是她弟,太難帶入,太沒資格,我是一百年後的冷眼旁觀人,也看不出那段情的興衰兆,卻能體會她爸爸的苦心和弟弟的謹慎,箇中感觸就是來自上述的親身經歷,倘若我的老朋友是我的親兄弟,那恐怕我會跟你說另一個版本的故事了。

Camille Claudel的愛情

一如往常,我習慣把最重要的東西放在最後一段,該怎麼說呢?如果周慕雲的故事帶我認識愛情的模樣,那麼卡蜜兒的故事讓我看見愛情的靈魂。愛情的靈魂是有名字的,叫作唯一,感受到唯一,什麼都有了。的確,感受不到,無論對方如何付出唯一,相對不對就是不對,什麼都沒了。

camille claudel,羅丹與卡蜜兒,羅丹的情人,卡蜜兒克勞黛

電影裡羅丹自問什麼東西是卡蜜兒有的,而他自己沒有?那個東西是愛情,可能我是男人吧,不敢揣測羅丹是什麼樣的人,但多少有點心得體會。當一個男人在某領域擁有卓越才華時,而且已經眾所周知,他願意全心全意投入自己,而不是別人,他戀愛時,對方在他心中有唯一地位,繆思也好,維納斯也好,絕對是無可取代的神級地位。這是不是愛情我不知道,只覺得比較像供奉神明。這樣的唯一確實成立,而且真情真意,不過很快就會發生衝突,他的唯一並不是對方想要的唯一,所以說相對不對就是不對,最有意思的地方就在這裡,他看起來好像不知道對方到底要什麼唯一,其實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那個唯一是他永遠做不到的。最好的下場就是明白要想想辦法管好自己的感情,比方說生來雕塑的,才華用在打磨石膏,何苦打碎別人的心,但你也知道我在說笑,那是不可能的,所有他以為的真情真意,都會被人看穿優先順序,尤其愛上那個男人,更容易察覺自己多麼輔助,多麼無助,準確的說是觸媒,所謂的全程參與卻不曾改變。

camille claudel,羅丹與卡蜜兒,羅丹的情人,卡蜜兒克勞黛

同樣的觸媒譬喻套在卡蜜兒身上,觸什麼媒啊!該是唯一才對。她要爭取,「那個女人跟我,你必須選一個。」不知道又哭濕多少枕頭,卡蜜兒歇斯底里不要繼續跟羅丹有任何關係,她有她的姓氏和名字,她不是羅丹開頭的附屬品,猜忌攻防針鋒相對,恩怨情仇進入末期,愛情死了嗎?我會說那是垂死動物的掙扎。卡蜜兒反覆爭取她要的唯一,那是愛的自尊,也證明她依然愛。我曾反覆思考,如果還給卡蜜兒應得的唯一,就算繼續被講那些羅丹開頭的稱謂,甚至抄襲老師的創意,無所謂的,又不是第一天當藝術家,愛說由別人去說,她有唯一已經足夠。然而,你比我更清楚,那種唯一是不可能的。可嘆!心已經癡狂。愛氏說過,什麼是癡狂?反覆做相同的事情卻期待不同的結果就是癡狂。科學界會勸阻這樣的行為,而放在愛情裡,癡狂比自然更自然。
一開始覺得、一度覺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剎那就是永恆,那份癡狂極強,甚至強過生命。愛情的靈魂輕輕一吻,卡蜜兒的<華爾茲>所表達的情感絕非大師學徒作品,充分發揮她的雕塑天賦,我個人覺得瞬間成就超越巔峰,後來靈魂散了,人也垮了,倘若蕭何再世,也會說成也愛情,敗也愛情,那靈魂固然如此美麗,深處必定藏著哀愁。

camille claudel,羅丹與卡蜜兒,羅丹的情人,卡蜜兒克勞黛
By Camille Claudel - Photograph created by Scott Lanphere, Public Domain, Link

這些就是為什麼卡蜜兒的故事很打動我,愛情兼具重生和毀滅的力量,卡蜜兒願意這樣選擇,她比羅丹勇敢太多太多了。某一位很有智慧的人說過,人一生,死兩次,一是靈魂離開你身體,二是人們忘了你的名。雖然她已經離開這個世界,但我會記得她的名字 - Camille Claudel。(0610.2018)

後話

Camille Claudel(1864-1943),情傷使她的精神狀況難以自主生活,在家人的同意下送入精神療養院,隨後爆發一次世界大戰、二次世界大戰,她在療養院大約過了卅年,直到1943年辭世,沒有體面的喪禮,享年78歲。
'Camille Claudel'通用的中譯片名是'羅丹與卡蜜兒'、'羅丹的情人',而這裡通篇沒有使用這些詞,寥表我對這位偉大雕刻家的敬意。另一部電影專門描述她後來的卅年,'Camille Claudel 1915' 最後的卡蜜兒,2013年的片子由茱麗葉畢諾許飾演卡蜜兒克勞黛。

電影資訊、線上看

'羅丹的情人'在豆瓣 'Camille Claudel' on IMDb 

還有哪些愛情類觀後感?


收藏


camille claudel,羅丹與卡蜜兒,羅丹的情人,卡蜜兒克勞黛
'Camille Claudel' 卡蜜兒克勞黛 1988
前往博客來收藏DVD
(FYI,說不定已經賣光了。)

創用 CC 授權條款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持續在做,希望帶給你藝文的東西。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