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後感: 'You Were Never Really Here' 昨日死 2017- 雨木散文故事
公佈欄:2018五月,Big things come from small beginnings.|雨木廣播電台錄製中:最近更新#087|站長的話:寫下我看見的東西可以悄悄提醒我是誰,如果還能幫你找到你自己,那就更好了。
2018-05-01

觀後感: 'You Were Never Really Here' 昨日死 2017

睜開眼睛,看見全新的一天。(2017年坎城影展最佳劇本、最佳男主角)

you were never really here,昨日死,你從未在此,獨行煞星,失控救援


電影


這是一部劇情片,描述退伍軍人和年邁母親相依為命,他睡不好,長久以來夢見同一個男孩被大人拳打腳踢,活在恐懼裡,而他清醒時,透過江湖人脈接案維生,追查失蹤兒童。他的作風狠辣,使命必達,因此某位地方上的政治人物指名他追查失蹤的女兒,但此案非比尋常,他連命都快沒了,才明白是一筆窩裡反的爛帳,就在他猶豫時,他噩夢裡小男孩開始反抗。預告片

you were never really here,昨日死,你從未在此,獨行煞星,失控救援

you were never really here,昨日死,你從未在此,獨行煞星,失控救援

'You Were Never Really Here'由英國導演Lynne Ramsay執導,Joaquin Phoenix領銜主演,片子在講創傷後遺症,較大比例以畫面說故事,弛張有緻的配樂營造情境,與其說描述,不如說描繪孤單和心理壓力,有強大電影感,也是一部意識形態超越故事的片子。
Johnny Greenwood負責製作這部片的配樂,他是英國樂團Radiohead團員,電影音樂也常見他的才華,我印象中'There Will Be Blood'、'the Master'、'Phantom Thread',美國導演Paul Thomas Anderson好幾部電影都是跟他合作,而本片導演Lynne Ramsay也是老搭擋,2011年的作品'We Need to Talk About Kevin'的電影配樂就是Greenwood製作,這次再度合作。我個人認為Greenwood製作的配樂是可以擬人化的,音樂在片子裡就像敬業的配角幫忙說故事。'You Were Never Really Here'的電影原聲帶弦樂、合成器較多,可鬆可緊,牽動我的看片情緒,是一張高水平的音樂專輯。



特別介紹:'You Were Never Really Here'通行的譯名是'你從未在此'、'失控救援'、'獨行煞星'、'你從未在此',都是指同一部片。而我個人譯作'昨日死',如果你常來這裡逛逛,希望你還習慣我的標新立異。所謂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他是有創傷後遺症的人,無法擺脫心理傷痕,但是,如果有如果,讓自己相信昨日死,也許是一種解藥。


雨木隨筆


蝸牛

家門前是人行道,我看過菸蒂、狗屎、飲料空罐,賣房子的廣告單張,或者不知道哪一戶掉落的襪子,不過,有一次我看見蝸牛,爬行中,真是非比尋常,我想知道蝸牛從哪來的。
人行道這一排全是公寓房子,泥土已經被洋灰覆蓋了一萬年,也許下個一萬年仍是如此。而人行道另一邊,有鐘聲、嬉笑打鬧聲,那是有泥土裸露的地方,我猜想這個小東西是從國小爬過來的。蝸牛居然穿越六米寬的巷道,說不定牠三歲就開始計劃,五歲出發,汽機車、狗鼻子、貓爪子,還有清道夫的掃把,牠全都避開了,如今出現在我腳跟前,應該剛滿十八歲。我看著牠,看看有沒有機會聽牠現身說法,但牠繼續爬牠的,不理我,那我也不理牠吧,我跑去公寓頂樓往下看,飛上人造衛星往下看,蝸牛只移動了一個拇指,甚至根本沒有移動。然而,我同理也好,不理也好,事實上蝸牛遇過什麼樣的危險,只有牠自己知道。

you were never really here,昨日死,你從未在此,獨行煞星,失控救援

'You Were Never Really Here'給我同樣的感觸,如果我很靠近男主角,幾乎可以做到和他一起往牆角、往桌子底下躲,怕到哭不出來,或者,跟他一起私刑制裁那些偷雞摸狗的小人,痛打他們。換個角度,我只是在看電影,他什麼來歷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他小時候怎樣演得支離破碎不清不楚,中年的他殺人殺得像瘋狗,似乎離他遠一點比較安全。別人看我們也是如此,有的近,有的遠,無論什麼距離,事實上我們心裡的滋味,只有我們自己知道,

昨日死

'You Were Never Really Here'有一段戲在講男主角跑去湖邊,他想放棄一切,掙扎後,他還是決定繼續活下去。

you were never really here,昨日死,你從未在此,獨行煞星,失控救援

某些複雜的經歷、感觸,只有我們自己清楚,有時候也許太清楚了,擦也擦不掉,一指黑油擦到後來十跟指頭全都髒兮兮的,我有過一種體會,生來至今各式各樣的打擊、創傷、痛苦,從來沒有一刻像現在時間下午三點整,做什麼都太早,做什麼也都太遲,不管做什麼都想放棄,也確實所有東西的拋棄了,但是,意志非常薄弱的時候,身體會脫離意志控制,阻止一意孤行,好像要我習慣兩隻手黑黑的那就黑黑的吧,可能只是黑而不是髒,可能過一陣子會淡化,其實真正要我相信的是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今天睜開雙眼,看見全新的一天。

穿上外衣,我們保護自己,也禮貌其他人,聊聊有關負能量的小幽默,像是已經五味雜陳的生活,加點大眾口味的香料。但是,在內心深處,昨日死今日生這樣的正能量,是徬徨時自己最需要的,別人不能也不用知道,自己明白足矣。

電影資訊、線上看

'你從未在此'在豆瓣 'You Were Never Really Here' on IMDb 

還有哪些類觀後感?


創用 CC 授權條款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撰寫小說/精選翻譯電影預告
持續在做,希望帶給你藝文的東西。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