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木散文故事
2018-04-15

觀後感: 'the Tribes of Palos Verbes' PV族群 2017

他們搬新家 生活也變得不一樣
the tribes of palos verdes,pv族群,帕洛斯弗迪斯的部落

電影


這是一部家庭題材的劇情片,美國南加州帕洛斯佛迪,無敵海景、造型豪宅、貴婦午茶,甚至零犯罪率,是富裕生活的社區,也象徵特殊族群的棲息地。醫生老爸一家四口搬到這裡,他告訴他的家人幸福生活從今天開始。不久,老爸的婚外情曝光,對象就是新家的房產仲介,而且他堅決分開生活,媽媽、哥哥、妹妹原本的期待因此破碎,尤其哥哥的情緒嚴重不穩,他開始濫用藥物。預告片

'the Tribes of Palos Verbes'改編自Joy Nicholson的同名小說,Maika Monroe, Cody Fern, Jennifer Garner領銜主演,哀愁的、慢節奏的,由他們家青少年女兒的角度描述整個故事,因此,家庭帶給一個人的影響和她的自我成長,是這個故事特別有意思的地方。

此外,'the Tribes of Palos Verbes'的電影原聲帶包含配樂和歌曲,片尾曲Jack Johnson的'Only the Ocean'吻合片尾意境,是一張輕柔的抒情專輯,也許某個飄雨不想出門的下午適合放來聽聽。






雨木隨筆


'the Tribes of Palos Verbes'是小說改編的電影,穿插女主角的旁白,是她看見家裡發生的事情寫的隨筆,所有人物裡就屬這位十四歲女孩講的話最不一樣,那種不一樣如同欣賞藝術品,用眼睛看知道某幅畫在畫什麼,還需要多幾秒鐘用心看才能體會另一層意涵,我相信她是原著作者的某種化身。

她搬新家

美國南加州帕洛斯佛迪(Palos Verdes),濱海的富裕小鎮,房屋全是獨棟獨門獨戶,警察可以叫出每個人的名字。在超市門口有小鎮週刊歡迎取閱,彩色印刷刊物介紹小鎮的二三事,當然包括近期內新住戶的彩色人生。鎮上沒有讓外來遊客過夜的地方,那樣會違反他們的市鎮公約。
女主角一家人依照爸爸的意思搬來這裡,而她在課堂上聽老師講本地歷史才瞭解很久很久以前這裡的原住民是印第安部落,天然半島地形和水資源形成的特定族群,有他們自己的生活方式,的確,幾百年後同樣的地區換成另一批特定族群,也有他們自己的生活方式。

雪地有冰屋,森林附近有木造屋,還有石造的、磚造的…等等,人住在哪種房子裡,和那個地方的氣候、地理很有關係,時間久了,人數多了,形成某個族群,然而,這脈絡恐怕是我的古板印象。她搬新家,那個地方形成族群的方式是反過來的,那個地方時間久了,人數多了,開始建立公約,篩選什麼樣的人可以來住,什麼樣的人只能路過,形成人為的氣候和地理,他們也就變成特定族群。

她和她的醫生老爸

'the Tribes of Palos Verbes'是哀愁的故事,因為她的醫生老爸給了全家人幸福願景,卻來到新環境發生婚外情,而且堅持分開生活,這個想法在現代社會算不算撕裂一個家?我不知道,但他們的生活肯定因此改變。
醫生老爸選擇先找女兒幫忙,坦白自己婚外情的細節,希望女兒體諒,能明白更好,答應老爸在家庭會議攤牌時站在老爸這邊,女兒用另一個問題回答這個問題- 你說真的嗎?

一家四口爸爸媽媽哥哥妹妹,她的個性比較像她爸,會爭取自己想要的東西。老爸先找女兒,先找支撐,可以想像為什麼這麼做,但是,能不能接受這麼做,答應這麼做?那就很難說。兒女沒法選爸媽,無論喜不喜歡都會繼承爸媽身上某部分的個性。她只有十四歲,會猶豫而沒有直接罵他老爸,已經相當不簡單了,這種節骨眼既不能怪誰,又不該怪自己,逃避吧,逃不了一生一世,逃得了一時也好。

她喜歡衝浪

房間牆上貼滿花花藍藍的照片和剪報圖片,她喜歡衝浪,衝浪時讓她想起小時候和哥哥爬進樹屋,收起繩梯,她喜歡那種不被打擾的感覺。

往有人的地方走,很容易遇到所謂的族群,尤其初來乍到,可能遇到一個大圈,也可能好幾個小圈。走進某個圈就會變成別人眼中的某某族群;如果沒有喜歡的,又不想被歸類,像她一樣去衝浪,海水隔離岸上的哀愁,我很羨慕她。
對我來說,無論她往大海怎麼划怎麼游,始終會回到岸邊,那時候人家會說,她自己衝浪也算一個族群,一個不跟多數來往的族群。而我羨慕她是因為她找到適合自己的族群,這麼做可以讓自己有安全感、歸屬感。哪怕衝浪會衝回岸上,再一次游向大海,雖然沒有目的地,但是知道自己想往海的方向前進,這種踏實值得重覆重覆再重覆。

她和她的雙胞胎哥哥

家庭裡容易出現一種人,像是全家的心跳,每個家庭不一定都有這樣的人,但如果有,你一定立刻會發現。'the Tribes of Palos Verbes'裡面他們家這樣的人就是女主角的雙胞胎哥哥。有一段戲,她朗讀自己寫的短文給她的雙胞胎哥哥聽,而她哥那時因為濫用藥物整個人呈現煙霧狀態,基本上沒在聽,不過,我相信你看到那一段時應該沒有用藥,萬一也像她哥一樣飄掉,沒關係,這裡也可以再讀一遍。

非洲M部落的孩子愛往外跑,長老用罐子扣押他們的靈魂,要他們知道再怎麼跑,記得回來,否則有體無魂會死掉。她想暗示家人聚在一起,這個族群叫作家,往家以外的地方去,不回來會死掉。

我十四歲的時候只知道去雜貨店偷看美華、翡翠、獨家報導,要看那一期的封面女郎才能決定。可是她的十四歲居然可以寫寓言短文關心她哥,我越來越確定她是原著作者的化身,我想這就是所謂的人各有命。不管怎樣,那段戲很有內涵,她也說得很好,但是,對她哥哥起不了作用。

如上一段的感觸,游向大海是適合她的族群,是她個人的歸屬感,遇到家裡的天氣不好,她衝浪轉換心情。哥哥也有族群,他愛他的妹妹、媽媽,也許還包括爸爸,那份歸屬感就是家,可是,那個家已經被婚外情的爸爸打碎,扣著靈魂罐子的長老自己打碎罐子,哥哥年輕的靈魂沒了,就算他想回家也不知道該回哪。我相信她沒有花太多心思設想怎樣關心哥哥最有效,當一個人願意付出關心,是不會也不需要那樣想的。

她的族群

'the Tribes of Palos Verbes'描述家庭對一個人的影響非常大,溫暖的歸屬感形成族群,族群裡包含個人族群,和而不同,那是可貴的緣份,也是福份,但我不想說得太超自然,畢竟有此一族,每個家庭成員自然有所犧牲奉獻,經營乃至於維持。幸福的那就幸福吧,破碎的也不見得就會代代相傳,游向大海衝浪吧,浪花稀釋眼淚,再回到岸上時,繼續活著。(2018-04-15)

劇照

the tribes of palos verdes,pv族群,帕洛斯弗迪斯的部落
the tribes of palos verdes,pv族群,帕洛斯弗迪斯的部落
the tribes of palos verdes,pv族群,帕洛斯弗迪斯的部落
the tribes of palos verdes,pv族群,帕洛斯弗迪斯的部落
the tribes of palos verdes,pv族群,帕洛斯弗迪斯的部落

還有哪些劇情類觀後感?

hелюбовь,loveless,nelyubov,當愛不見了,無愛可訴,愛已逝Нелюбовь 愛已逝 2017
孩子不見了 很多東西也都不見了
美國牧歌,American Pastoral,美國心風暴American Pastoral 美國心風暴 2016
Philip Roth<美國牧歌>原著改編電影
we need to talk about kevin,凱文怎麼了,我兒子是惡魔We Need to Talk about Kevin 凱文怎麼了 2011
她為她的兒子承受一切
所有 劇情類 觀後感

電影資訊、線上看

'帕洛斯弗迪斯的部落'在豆瓣
the tribes of palos verdes (2017) on IMDb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沒有留言:

留言欄

你想到什麼呢?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本名黃霈杰,祖籍福建閩清,1980年生於台灣台北,持續航行,寫下他所看見的世界。 寫書:我的心願寫故事,故事充實人生,我就這樣相信著,也一直朝這個方向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