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後感: 'I, Daniel Blake' 我是布萊克 2016- 雨木散文故事
2017-12-02

觀後感: 'I, Daniel Blake' 我是布萊克 2016

他決定自力救濟

i daniel blake,我是布萊克,我不低頭


電影


這是一部劇情片,描述英國有位60歲左右獨居的木匠工作時突然昏迷,經醫院檢查判定其心臟病嚴重程度不適合繼續工作,並且依法規嚴格執行,老師傅為了維持生計只好前往有關單位申請輔導,彷彿來到一座名叫評估的迷宮,如果他選擇就業輔導,必須帶著心臟病再次接受醫院健檢評估,走向「不合格,再上訴」的噩夢循環;如果他選擇失業輔導,必須備妥履歷接受真的有在積極找工作的態度評估。無論哪種輔導,他不僅面對現實生活,還要面對現代化、網路化的行政流程,他決定自力救濟。

i daniel blake,我是布萊克,我不低頭

'I, Daniel Blake'是英格蘭名導演Ken Loach作品,由Dave Johns領銜主演,在2016年坎城影展獲得金棕櫚肯定。電影故事不僅在講英國社會為人服務卻令人困惑的行政程序,更講出當代社會普遍存在的問題:福利機制對生活有多大幫助?此外,故事大小情節都是生活化例子,生動描繪過日子的甜酸苦辣,是一部真實、有情的好電影。預告片


雨木隨筆


都是時間壓力

'I, Daniel Blake'裡的老木匠申請社會福利,他必須親洽有關單位辦手續、跑流程,然後付出時間等待結果,就像冒險之旅,而且我們看戲的人也熟悉。

i daniel blake,我是布萊克,我不低頭

有一首卡通歌曲這麼唱:「我做了一個夢,我去遊歷,經歷多麼危險又有趣。小獅王和機器人和稻草人,都是我的好夥計。我的小狗叫托托,他也一起去…」如果你有印象,應該會接著汪汪兩聲?童話故事裡的冒險的確危險又有趣,要是老木匠的生活冒險也能像綠野仙蹤裡的桃樂斯一樣就好了,偏偏他沒有同伴,尤其申請芒果、辦理柳丁,但凡以自然人身分面對體制時,老木匠跟我們一樣必須靠自己,縱使找個人陪在身邊,但心裡明白自己的事情還是得自己面對。

老木匠活著,活著就有收支,法律規範他不能繼續工作,法規也規範他不得不證明自己不能繼續工作。米吃得夠多的朋友,不需要如老木匠罹患重大疾病,也能感受他的心情,沒了收入只有支出,人像皮囊越來越扁。接著他開始冒險,尋求社會福利幫助,走進行政流程迷宮,好像怎麼走都走不出去的迷宮?其實迷宮專家有說過,給任何人一百年,沒有走不出的迷宮。專家總是愛說笑,但你我很清楚都是因為時間,誰有一百年的時間去走迷宮?你沒有我沒有老木匠也沒有,他只有現實生活支出告訴他時間越來越不夠,偏偏有時間可以浪費的年紀不會遇到這種迷宮,不想也不能再浪費時間的人,卻已經站在迷宮裡了。時間是生活中無可避免的難,既然如此,但願輪到我們時,能看清楚真正讓我們煩的是時間壓力。

'I, Daniel Blake'裡的老木匠在牆上噴漆時,那可是英國倫敦大都會白天的街道上,假設我是執法者,我會把老木匠所謂的帶回偵訊;我是對面的路人甲,也會為他拍手叫好。除了電影裡演的,如果我是清潔人員,牆被噴成這樣,我不知道該怎樣支持他;如果我是老木匠的亡妻,我會哭,絕對不是感動的眼淚;如果我是個少年,我不管他寫什麼,塗鴉文字字體可以再多點態度。換作你在現場又會有什麼反應呢?換句話說,老木匠做的事情會受到支持反對熱心冷眼,基本上他還是他,孤立的、小聲的他,如同有這麼一句話:「社會由個體所組成,個體對社會的影響非常有限。」那行為就算是Ken Loach眼中的好題材,拍成電影獲得金棕櫚肯定,較大機會世界各地都能看見。會注意的會注意,不在意的依然不在意。

i daniel blake,我是布萊克,我不低頭

但是,不能因此就雙手一攤,有時候做某些事情不是為了引起大家注意,也不是為了改變環境,而是證明自己是個想要活出意義的活人,像活魚似的活跳跳。很多做法可以讓生活富有意義,唯獨光說不練就不行,否則就變成鹹魚。(1202.2017)

還有哪些劇情類類觀後感?


電影資訊、線上看

'我是布萊克'在豆瓣 '我是布萊克'影音隨看 'I, Daniel Blake' on IMDb 

收藏

i daniel blake,我是布萊克,我不低頭
我是布萊克 I, Daniel Blake 2016
前往博客來收藏DVD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你想到什麼呢?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持續在做,希望帶給你藝文的東西。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