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木散文故事
2017-11-11

是你自己不覺得

補救壞掉的錄音,如同救一碗糊掉的麵,重做反而更有效率,這個點和照片是一樣的,把一張不雅照修成雅照,不如重拍。
是你自己不覺得,雨木散文故事

人很難一面說話一面聽話,我想知道真假,做了實驗,的確,同時又說又聽太困難了。誰提出這個看法,我不知道;某種道德還是生物制約,我也不知道,而我相信這是有意思的制約,先道德然後生物,假設我是一個自顧自表達的人,人家勸我不要光說不聽,我接受道德勸說,卻依然講個沒完,這時開始生物制約,嘴巴繼續講,耳朵聽不到,因為身體構造就是如此,進一步說,只想講自己想講的,就算人家已經湊到耳邊說,也都變成耳邊風。

沒有別人只有自己,情況也是一樣的,很難一面說話一面聽自己說了什麼,這樣講太荒謬,自己當然知道自己在講什麼,而且怎可能停下來聽,一旦閉上嘴就什麼都聽不到了,不過,我有特殊機會能夠聽到自己講話,越聽越詭異。

我整理觀後感,其中七十篇已錄成有聲文章,音質奇差,類似阿公天線斷掉又快沒電的收音機會出現的聲音。於是我決定重新混音補救,可是,補救壞掉的錄音,如同救一碗糊掉的麵,嚴格來說是七十碗,重做反而更有效率,這個點和照片是一樣的,把一張不雅照修成雅照,不如重拍。
瘋狂的補救工作開工了,我被自己嚇傻,一篇三十分鐘的錄音,大約有十分鐘屬於噴mic、贅詞、遲疑、嘖聲,是糟糕的錄音技巧,達三分之一強,居然說了那麼高比例的廢話,我只能苦笑。

自己很難一面說話一面聽自己講了什麼,因為我的工作才有這個特殊機會聽自己的錄音,不僅錄音技巧需要改善,真正讓我反省的是說話口氣。每個人或多或少有這樣的經驗,自己不是那個意思,可是口氣聽起來就像那個意思。在我親身經驗,每一篇剪掉很多遍「這個前面講過」,錄的時候只想提醒聽眾上下文彼此相關,當我聽錄音時,口氣卻像已經講過幾百遍的不耐不悅。要不是重新錄製,還真的沒機會體驗,換句話說,人不相信的東西太多了,連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會這樣,是難得體會。
我開始回想生活中發生多少次,人家告訴我:「你講話聽起來如此這般那樣,是你自己不覺得。」恐怕太多次了吧,從今天起,我相信他們說的都是真的。(2017-11-11)
聽這篇的播客

還有哪些散文?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沒有留言:

留言欄

你想到什麼呢?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本名黃霈杰,祖籍福建閩清,1980年生於台灣台北,持續航行,寫下他所看見的世界。 寫書:我的心願寫故事,故事充實人生,我就這樣相信著,也一直朝這個方向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