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木散文故事
2017-07-18

救護車

地上蹲著兩個男人,有點年紀,兩張臉紅通通的,不斷呢喃不斷呻吟,像嗑藥的關公,這張歷史上沒有的畫面居然被我看見了。
救護車,雨木散文故事

家裡附近有間小店,我以前常去外帶,假設當時已經是有卡有點有貼紙的世界,我應該可以兌換一萬個茶杯之類的吧。後來我搬家,越搬越遠,飯還是得吃,吃來吃去還是他們店的燴飯味道好。
牛肉燴飯、蝦仁燴飯、三鮮燴飯、什錦燴飯,他們店裡所有燴的我都吃過,特別好在牛肉是牛肉,蝦仁是蝦仁,三鮮的確有三味,什錦更是豐富,蠔油不鹹不膩,別笑我怎麼這樣說,當你吃過的東西越來越多,記憶裡的味道就是簡單。

某天晚上我突然懷念他們的蝦仁燴飯,我決定多走兩站找回那份簡單,遠遠看見招牌沒換,而且有亮,我猜該有得記憶應該沒變吧,可是店門口停著一輛白色的救護車,圍了大概六七個有年紀的人,那就不是我的記憶了。
他們都是男的,六嘴七舌講不出什麼共識。他們圍的不是小店,而是地上蹲著兩個男人,也有點年紀,兩張臉紅通通的,不斷呢喃不斷呻吟,像嗑藥的關公,這張歷史上沒有的畫面居然被我看見了,點一份蝦仁燴飯等外帶,算是換上某種保護色在店門口看熱鬧。那群人是一起的,剛從小店吃完飯出來,也都喝了幾杯,地上蹲的兩個喝得不一定最多,但他們反應最大,有人說開車送去掛急診,有人說叫計程車,還有人說叫救護車快又便宜,而且已經把救護車叫來了,於是清醒的扶著酒醉的上車,其中一個似乎還記得自己叫什麼名字,一看全亮白停在眼前,小紅燈轉呀轉的,說:「幹嘛叫救護車啊!」抵死不從,結果有人又開始說開車送他們去,有人衝到馬路中間攔計程車,有人繼續堅持救護車最棒,而且車子已經到了。我分不太清楚誰清醒誰酒醉,看著小紅燈一閃一滅,我也有點醉了。

當我回家享用蝦仁燴飯,我沒有享受到記憶中的美好,其實有,小店的燴飯依然好吃,只是我的心思仍停留在那輛白車、嗑藥的關公和他們的朋友。不當使用醫療資源嗎?我覺得不安,發生在別人身上,我不會阻止那種不當,身體真的不舒服為什麼不能叫救護車,又沒有犯法,他們會那樣做自然有他們的正當,估計還有成千上萬個理由告訴我沒有人喝醉,可是,我自己不要那樣做,就算酒醉難過死了也不要,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一輩子不光是活個生死,也總得活個對錯。(2017-07-18)


還有哪些散文?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沒有留言:

留言欄

你想到什麼呢?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本名黃霈杰,祖籍福建閩清,1980年生於台灣台北,持續航行,寫下他所看見的世界。 寫書:我的心願寫故事,故事充實人生,我就這樣相信著,也一直朝這個方向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