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佈欄:2017八月,不敢相信本月立秋|站長的話:寫下我看見的東西可以悄悄提醒我是誰,如果還能幫你找到你自己,那就更好了。
2017-06-16

【散文:朝聖】

聽人家說要去朝聖


朝聖,雨木散文故事


阿丙說他要去澳門朝聖,不管他要朝哪一種聖,我聽得出來那是他很想做的事,因為我跟他都是同代人,說同樣的語言,可是,心裡面仍然愣了一下,我想回頭去找自己當時為何愣。

假設昨天聽人家說要去朝聖,我知道他可能看了電影、電視、小說,裡面提到特定的地方吸引他前往參觀,或者,他讀了某篇美食、旅遊報導,報導的內容吸引他前往當地親身體驗,又或者,他喜歡某位知名人士,出現難得的活動吸引他前往參加,現在聽到朝聖,大都屬於這方面的意思。

假設一千年前聽人家說要去朝聖,那是宗教上、信仰上為了尋找意義前往特定地方,例如:神聖之地、隆重儀式。他相信在目的地能夠看見、聽到、感受意義非凡的東西,而且他也相信路途的每一步都很重要。

朝聖曾是一種具有精神意義的行為,「曾是」或「是」?我不知道該如何以中文表達現在完成式。某個人思考自己是誰?喜歡什麼討厭什麼?該這樣做還是該那樣做?透過朝聖,一個人內心不太確定的東西變得確定,同樣透過朝聖,內心確定的東西變得堅定。

朝聖在當代依然是一種具有精神意義的行為,但多了通俗的說法,「因為很喜歡、很難得、就想要,所以想去體驗看看」,聽起來好像和古典版有相似的地方,但又好像沒有那麼多精神的東西,也沒有那麼嚴肅,只是想把事情說得有趣一點,也許流行一點?才會說朝聖。

到這裡我幾乎找出為何我當時為何愣住的原因,那是擔心,擔心阿丙輸得精光,還是精盡人亡?我既不是他老婆也不是他媽,我會擔心的都是很雨木的東西。於是,隔天我問阿丙是不是真的要去朝聖,的確是隔天,換他愣了,因為這等小事對他來說不是隔天,彷彿隔了一萬年。阿丙說:「我跟你講了?我說朝聖?好吧那就有吧。怎樣你也想『朝聖』啊?」就在他陰陽怪氣的說朝聖二字,當場立刻大霧瀰漫,開始要打迷糊仗了。我沒有很嚴肅,又如何在阿丙面前嚴肅?我只是請他先散一散他那種平易近人的氣息,我想弄清楚阿丙知道什麼是朝聖,而他只想說得通俗一些?其實他並不知道,古典的朝聖不是他想鳥的事,很顯然他只想鳥他想鳥的事。不過,當我告訴他朝聖本來的意思,我幾乎不敢相信我必須說本來,因為朝聖只是多了通俗的說法,原本的說法依然存在,阿丙很認真聽,他覺得有幫助,尤其尋找意義那段宛如醍醐灌頂,乃至於財富對他來說是什麼?老婆對他來說是什麼?他相信可以在這趟朝聖裡得到覺悟。我不知道你聽阿丙這樣說有什麼反應?但我很滿意,因為我已經達到目的。

當我們只知道通俗的說法,我們幾乎沒得選,只能表現通俗,但當我們知道更多,我們的表現變得多樣,因為我們的選擇變多了。話說回來,我似乎不小心公開了阿丙的行程?其實這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0616.2017)

喜歡這篇散文的讀者,也會感興趣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雨木散文故事編撰,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
-散文、小說,計畫出版
-精選電影,原創翻譯
以上是我持續在做的事情,希望可以帶給你一些藝文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