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木散文故事
2017-06-16

朝聖

我相信通俗的說法只能表現通俗,如果知道更多就會選擇不一樣的表現。
朝聖,雨木散文故事

阿丙說他要去澳門朝聖,不管他要朝哪一種聖,我聽得出來那是他很想做的事,因為我們是同代人,說同樣的語言,可是我猶豫了一下下,就像騎機車時鑰匙圈上的公仔不見了,什麼時候掉的,怎麼掉的,我想回頭去找。

假設昨天聽人家說要去朝聖,我知道他可能看了電影、電視、小說,提到特定的地方吸引他前往參觀,或者,他讀了某篇美食、旅遊報導,報導的內容吸引他前往當地親身體驗,又或者,他喜歡的名人,舉辦活動吸引他參加,現在聽到朝聖,大都屬於這方面的意思。假設一千年前聽人家說要去朝聖,那是宗教上、信仰上為了尋找意義前往特定地方,如神聖之地、應許之地,相信路上的每一步都很重要,抵達終點可以有所啟發。
曾幾何時,朝聖是具有精神意義的行為,的確,曾幾何時啊,某個人思考自己是誰,喜歡什麼討厭什麼,該這樣做還是該那樣做,透過朝聖,一步步從不安走向安定,同樣透過朝聖,本來確定的東西變得堅定。朝聖在當代依然如此,可是多了通俗的說法,因為很喜歡、很難得、就想要,所以想去體驗看看,基本上也是在講體驗,卻少了精神,我覺得不安,甚至想把事情說得好玩一點,流行一點,於是說朝聖,這一點令我特別不安。

阿丙去澳門會有什麼樣的快樂和空虛,我既不是他老婆也不是他媽,我擔心的都是很雨木的東西,於是隔天我問阿丙要去朝哪種聖,換他猶豫,因為這種小事情對他來說不像隔天,彷彿隔了一萬年,他反問我是不是也想去朝聖?他把那兩個字說得煙霧迷漫,開始要打迷糊仗了。阿丙不想鳥古典版的朝聖,只想鳥他想鳥的事。不過,當我告訴他朝聖本來的意思,我幾乎不敢相信我必須說本來,因為朝聖只是多了通俗的說法,原本的說法依然存在,阿丙很認真聽,尤其尋找意義,財富對他來說是什麼,老婆對他來說是什麼,他相信可以在這趟朝聖裡覺悟,我覺得自己做了某種功德,因為我相信通俗的說法只能表現通俗,如果知道更多就會選擇不一樣的表現。
話說回來,我不小心公開了阿丙的行程,他的枕邊人應該不會知道吧,其實這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2017-06-16)
聽這篇的播客

還有哪些散文?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沒有留言:

留言欄

你想到什麼呢?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本名黃霈杰,祖籍福建閩清,1980年生於台灣台北,持續航行,寫下他所看見的世界。 寫書:我的心願寫故事,故事充實人生,我就這樣相信著,也一直朝這個方向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