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佈欄:2017十一月,雨木廣播電台錄製中,歡迎收聽有聲文章。|站長的話:寫下我看見的東西可以悄悄提醒我是誰,如果還能幫你找到你自己,那就更好了。
2017-05-21

70屆坎城影展

介紹評審團、競賽長片,以及獲獎名單(2017/0517-0528)


70th Cannes Festival,70屆坎城影展,康城,戛纳


寫在前面


這一份影展介紹包含雨木的理念,多年來的經驗,許多人一看到影展二字就睡成一片,的確,影展入圍片的故事題材不是那麼聲光效果的商業路線,但也不盡然都是令人昏昏欲睡的枯燥乏味。所謂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大規模的國際影展,每年都會有幾部特色佳作,以下針對「評審團」、「競賽長片」,介紹70屆坎城影展。

評審團


入列坎城影展評審團,這是一項榮譽,也是一份不輕鬆的工作,十天左右的時間,他們需要觀賞長片、短片…數十部的參展電影。一般來說,坎城影展的評審團成員組合有它的特色,邀請世界各地優秀的影視工作者,尤其近年來有新作品、獲肯定的焦點影人,其中也會列入幾位法國籍影視工作者像是保障名額成員,評審團的組合大致如此,呈現在我們面前。


第70屆的評審團包含九位國際電影人,由電影導演Pedro Almodóvar擔任主席,他的作品如La Mala Educación(壞教慾)、Volver(玩美女人)曾經參加坎城影展,包括上一屆參賽的'Julieta'(沈默茱麗葉) 也是他的電影。他的影像色彩繽紛,而他本人在這屆出席各項記者會時的穿搭配色也很吸睛。電影導演Maren Ade,她的'Toni Erdmann'(顛父人生)去年參展,不僅評論界肯定,世界各地上映後觀眾反映熱烈,包括我自己也被這部片父女關係的情節打動,情感相當真誠。藝術工作者Agnès Jaoui,為什麼稱她藝術工作者?每一位評審不都是藝術工作者?因為Jaoui做音樂、劇場、電影,也擔任演出、演唱,她可以說是全方位投入藝術工作。她的電影劇本'Comme Une Image'曾經獲得坎城影展最佳劇本獎。電影導演Park Chan-Wook,坎城影展參展熟面孔之一,別說上一屆他的作品'the Handmaiden'(下女的誘惑)參賽,早在2002年'Old Boy'(原罪犯)就已經讓全世界知道他的名字。電影導演Paolo Sorrentino,老經驗的電影工作者,也是坎城影展參展熟面孔之一,他目前八部電影就有七部入圍過坎城影展,'Il Divo'(大牌明星)、'La grande bellezza'(絕美之城)、'Youth'(年輕氣盛)都是例子,也都在台灣上映過,他的構圖風格,選用的背景音樂,你只要看過他一部作品,你就會印象深刻:「原來就是他啊!」。電影作曲家Gabriel Yared,提到他就想到'the English Patient'(英倫情人),如果你喜歡Anthony Minghella電影裡的配樂,那你已經很熟悉他的曲風。此外,上一屆Xavier Dolan參加坎城影的作品'Juste la Fin du Monde'也是由他配樂。此外還有電影演員Jessica ChanstainWill Smith范冰冰,國際明星擔任評審團成員。

也許你想回顧

競賽長片


Arnold Desplechin,Les fantômes d'Ismaël

2017坎城影展開幕片是Arnold Desplechin的電影'Les fantômes d'Ismaël',開幕片供各界人士觀摩而非參加競賽。片子描述一名男子名叫Ismaël,他的妻子離家出走,一走就消失21年,他嘗試相信妻子已經遠去,也有自己的新生活,卻在21年後,他的妻子回家了。
'Les fantômes'意思是幽魂魅影,而且是複數型態,難道這是一部鬼片?就預告片來看,它可能是指一種象徵,人事物都有可能,讓男主角伊斯麥魂牽夢縈。而且Desplechin過去的作品大都擅長描述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尤其經由歲月醱酵,它是蠻有份量的開幕片。
附帶一提,他所描寫的人物的名字,似乎有其偏好,'Ismaël'這個男子名曾多次出現在他的電影裡。

競賽長片一共有19部電影參賽,雨木挑選特別感興趣的7部電影介紹如下:

l'amant double,François Ozon

François Ozon的電影'L'amant Double',懸疑驚悚,描述一名女子全心全意愛上他的心理醫師,醫師卻有所保留,隱瞞重大秘密。
Ozon營造的懸疑氣氛屬於「猜不透對方在想什麼」,尤其情愛關係裡更容易出現這種懸疑,倒不是故佈疑陣為了驚嚇觀眾,這部片的故事題材就是他擅長的題材。



wonderstruck,Todd Haynes

Todd Haynes的電影'Wonderstruck',奇幻,改編自Bryan Seiznick的圖文書《奇光下的祕密》,兩位互不相識的平凡孩子,懷著心情故事分別來到紐約的博物館,時間卻相差五十年。
要說時光回朔50年,Haynes恐怕是當代最擅長描繪舊時光的導演,我相信你仍記得他的上一部作品'Carol',而這一次不只寫實,還有奇幻元素,兩個孩子、兩個故事、兩段時光,甚至可以說兩個紐約,很有意思。



nelyubov,loveless,faute d'amour,Andrey Zvyagintsev
評審團獎

Andrey Zvyagintsev的電影'Nelyubov'(海報為參展法文版'Faute d'Amour'),婚姻家庭,一對夫妻受夠他們的婚姻,連他們的青少年兒子都不在乎了,開始另闢新生活,而他們的兒子在這個時候失蹤。
生活的難處,看Zvyagintsev的電影特別有感,他過去的《纏繞之蛇》就是一例。這次'Nelyubov'(Loveless)給我們情感與現實之間的拉鋸。



happy end,Michael Haneke

Michael Haneke的電影'Happy End',家庭,他們安居在北法的濱海城市Calais,生活比不上富裕,卻也不至於貧窮,他們是一個中產階級家庭,而他們對此感到茫然。
坦白說,我比你更想多瞭解劇情梗概,目前只公開了這些訊息,包括電影片花,的確是在講一個家庭的日常生活,爸媽孩子之間的互動、情感,我相信你還記得Haneke的'Amour'(愛‧慕),或許'Caché'(隱藏攝影機)也記得?他片子的東西是相當厚實的。



光,河瀨直美

河瀨直美的電影《》,愛情,一名從事口述影像的女子和一名快要失明的男子之間的愛情故事。
想要瞭解這部片的故事大綱,還得先從「口述影像」開始,口述影像(audio description)是一專有名詞,此項專業人士輔助視障者聽東西,舉凡風景、展覽、電影…等等,透過他們的言語描述,降低視障者接收社會文化時所遭遇的阻礙。
當我看見片名「光」,有感覺我們人類能不能看見東西,先決於光,當然這裡不說「閉上雙眼就能看見世界」,那是比較意識形態的東西,這裡就科學來說,有光才能成像,才看得見。一個女人的職業是描述光,另一個男人是快要失去光,你覺得他們的相遇像不像「拼圖的缺口和所缺的那塊拼圖」?河瀨導演的作品。



the square
金棕櫚獎

Ruben Östlund的電影'the Square',醒世劇情片,描述一名博物館策展人,從事裝置藝術展覽規劃,透過展覽傳達人道、利他…等等良善價值觀,他的工作如此,然而,他內心不相信這些理念。
'the Square'是指電影裡博物館前廣場,想必這片廣場與劇情密切相關。此外,題材有諷刺當代社會的味道,Östlund在2014年的'Tourist'(婚姻風暴),「旅遊遇到意外,求生只顧自己」的故事,醒世力道之強,今年這部也很有看頭。



okja,玉子,BONG Joon Ho

BONG Joon-Ho的電影'Okja',冒險,山林裡的小女孩有一頭巨獸陪伴她長大,是她寵物,也是她的好朋友,而巨獸被某個國際大公司偷走,小女孩決定冒險,她要把好朋友救回家。
'Okja'是片名,也是那頭巨獸的名字,這部片是這一屆所有競賽長片,動作場面最浩大的電影。搶救大型動物,老影迷或許會聯想到'Free Willy'(威鯨闖天關),例子很多,這裡的確有相似的感動,不過,奉俊昊導演不只給觀眾大場面,還有什麼?說不定包含返樸歸真?文明生活的代價?找回曾有的美好?值得期待。




2017坎城影展競賽長片獲獎名單

(導演-國別-片名)

開幕片
Arnold Desplechin(法國)Les fantômes d'Ismaël(觀摩非競賽)

Ruben Östlund(瑞典)the Square
*金棕櫚獎

Robin Campillo(摩洛哥)120 Battements par Minute
*大獎

Sofia COPPOLA(美國)the Beguiled
*最佳導演獎

Yorgos Lanthimos(希臘)the Killing of A Sacred Deer
*並列最佳劇本獎

Lynne Ramsay(蘇格蘭)You Were Never Really Here
*並列最佳劇本獎
*最佳男演員獎 - Joaquin Phoenix

Andrey Zvyagintsev(俄羅斯)Nelyubov
*評審團獎

Fatih Akin(土耳其)Aus dem Nichts
*最佳女演員獎 - Diane Kruger

Noah Baumbach(美國)the Meyerowitz Stories
BONG Joon-Ho(韓國)Okja
Jacques Doillon(法國)Rodin
Michael Haneke(德國)Happy End
Todd Haynes(美國)Wonderstruck
Michel Hazanavicius(法國)le Redoutable
HONG Sang-soo(韓國)Geu-Hu
Naomi Kawase(日本) 光
Sergei Loznitsa(烏克蘭)A Gentle Creature
Kornél Mundruczó(匈牙利)Jupiter's Moon
François Ozon(法國)L'amant Double
Benny Safdie, Josh Safdie(美國)Good Time


Netflix出品電影引發評審團爭議


2017年5月17日在坎城影展評審團記者會上,主席Pedro Almodóvar面對記者提問:「本屆金棕櫚獎得獎電影,主席是否接受它是一部不會在院線公映的電影?」他向各國媒體表示:「數位串流平台是一個新的觀賞方式,不過,這個新型態不能代替傳統,不能取代在電影院觀賞電影。我不認為我們會把金棕櫚頒給一部不會在院線放映的影片。

而評審團成員之一的Will Smith則提出不同看法:「我們家三個小孩,每個禮拜去戲院看兩場電影,也會在家收看Netflix。那並不會影響他們不去戲院,相反的,Netflix可以提供給大家戲院看不到的電影,與世界接軌,進一步認識世界上更多電影。

我個人很慶幸身為一個小老百姓,欣賞坎城影展多年,有機會趕上如此具有深度的爭議。因為,我在這裡看見本質與務實的對話。

電影對人類社會的影響,不僅是「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如果只有這樣,前六大藝術裡的戲劇已經做到。電影,必須以大銀幕、封閉空間、特定時長,引發觀眾的專注,甚至入戲,進而在心中產生年以上為單位的悸動,所謂的一輩子都記得那部片。即便聲光效果的娛樂片,戲院的硬體設備,無論巨幅銀幕、環繞系統音響,產生的震撼效果,也非一般家庭劇院可以輕易取代。這些在在都是電影獨一無二的藝術地位。因此,我自己是學影視製作出身,主席Almodóvar所發表的看法,捍衛電影的核心價值,也就是「電影如果不能在戲院公映,從問世就只在小銀幕上,那還能稱之為『電影』嗎?」這觀點由一個電影競賽主席的身分說出,相當明確。

Smith提出的看法,他說他代表一個非裔美國人的觀點,我認為他更是代表著務實,電影可以在戲院看,也可以在客廳看,終將回歸人在看,如果我能在家觀賞戲院看不到的電影,有何不可?如果有我喜歡的院線片,依然會前往戲院觀賞,兩者並不牴觸。隨著網路科技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看電影不再只限於固定場所,影像也不再只能來自於大小銀幕,各式尺寸的行動裝置都可以觀賞。沒有排入院線公映的電影,不會比較少人看,那仍然是公開放映。

他們的意見交流,立刻讓我想到一件事,一件你我親身感受的事,「離職,可不可以用發訊息的方式告知主管?」離職、請假,或者我們說「有事情要報告」,發訊息可不可以?甚至,應該或不應該?

有時候,我們遇見深度交流,遇見黃金時刻,稍微靜心觀察不同意見交叉出的點,它就是只有一點,「面對時代變遷,人願意接受的程度是多少?」有的人想要從中留住那些不變的東西,那是美好的,是精神,也有人願意適應變化,那是靈活的,是務實。如果我們真的活在開放社會,兩方的看法不應該達成共識,而是呈現動態的不平衡。換句話說,Almodóvar and Smith都提出了立場穩固的看法,而這屆坎城影展的得獎名單終將揭曉,往後幾屆呢?那不應該因為曾經這樣定,所以往後也跟著這樣定,而是該有變化,如同生命。(0521.2017)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雨木散文故事編撰,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撰寫小說/精選翻譯電影預告
持續在做,希望帶給你藝文的東西。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