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木散文故事
2017-05-21

70屆坎城影展

介紹評審團、競賽長片,以及獲獎名單(2017-05-17~2017-05-28)
70th Cannes Festival,70屆坎城影展,康城,戛纳

寫在前面

各大國際影展,我最關注坎城,所謂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大影展片單裡要找好故事一定找得到,但是,創意、深度、藝術感,乃至於票房靈藥,坎城影展競賽片最有意思,同時搭成一座橋連接兩個世界,於是關注坎城影展慢慢變成我的年度嗜好,回想這個嗜好從什麼時候開始,想不起來,就像做夢一樣沒有開端,直到我開始在網站上寫東西,也想搭橋,盡我所能傳遞給讀者有意思的內容,以下針對「評審團」、「競賽長片」,介紹70屆坎城影展。

評審團

入列坎城影展評審團,是榮譽,也是一份不輕鬆的工作,評審團成員組合有幾個特點,世界各地優秀的影視工作者,尤其,最近兩三年內有作品獲獎肯定的焦點影人,也會列入幾位法國籍影視工作者,如同主辦國種子成員。十天左右的時間,看片看片再看片,討論,也可以說辯論,投票表決獎落誰家,評審團包含主席一定是奇數,只有在票數相同時,評審團主席才會加入投票。
說完了正式說法,開幕前最後一刻追加電影,閉幕時出現並列獲獎、特別獎,甚至新創獎項都不必感到意外,換句話說,理論上要有規則,實際上可以微調,我個人覺得這是典型的法式作風,坎城影展的彈性空間就跟蔚藍海岸一樣遼闊。評審團影片

第70屆的評審團包含九位國際電影人,由電影導演Pedro Almodóvar擔任主席,他的作品如La Mala Educación(壞教慾)、Volver(玩美女人)曾經參加坎城影展,包括上一屆參賽的'Julieta'(沈默茱麗葉) 也是他的電影。他的影像色彩繽紛,而他本人在這屆出席各項記者會時的穿搭配色也很吸睛。電影導演Maren Ade,她的'Toni Erdmann'(顛父人生)去年參展,不僅評論界肯定,世界各地上映後觀眾反映熱烈,包括我自己也被這部片父女關係的情節打動,情感相當真誠。藝術工作者Agnès Jaoui,為什麼稱她藝術工作者?每一位評審不都是藝術工作者?因為Jaoui做音樂、劇場、電影,也擔任演出、演唱,她可以說是全方位投入藝術工作。她的電影劇本'Comme Une Image'曾經獲得坎城影展最佳劇本獎。電影導演Park Chan-Wook,坎城影展參展熟面孔之一,別說上一屆他的作品'the Handmaiden'(下女的誘惑)參賽,早在2002年'Old Boy'(原罪犯)就已經讓全世界知道他的名字。電影導演Paolo Sorrentino,老經驗的電影工作者,也是坎城影展參展熟面孔之一,他目前八部電影就有七部入圍過坎城影展,'Il Divo'(大牌明星)、'La grande bellezza'(絕美之城)、'Youth'(年輕氣盛)都是例子,也都在台灣上映過,他的構圖風格,選用的背景音樂,你只要看過他一部作品,你就會印象深刻:「原來就是他啊!」。電影作曲家Gabriel Yared,提到他就想到'the English Patient'(英倫情人),如果你喜歡Anthony Minghella電影裡的配樂,那你已經很熟悉他的曲風。此外,上一屆Xavier Dolan參加坎城影的作品'Juste la Fin du Monde'也是由他配樂。此外還有電影演員Jessica ChanstainWill Smith范冰冰,國際明星擔任評審團成員。


競賽長片

Les Fantômes d'Ismaël,私念,當舊愛回來過,伊斯梅爾的幽魂

2017年坎城影展開幕片是Arnold Desplechin的電影'Les fantômes d'Ismaël',開幕片供各界人士觀摩而非參加競賽。片子描述一名男子名叫Ismaël,他的妻子離家出走,一走就消失21年,他嘗試相信妻子已經遠去,也有自己的新生活,卻在21年後,他的妻子回家了。
'Les fantômes'意思是幽魂魅影,而且是複數型態,難道這是一部鬼片?就預告片來看,它可能是指一種象徵,人事物都有可能,讓男主角伊斯麥魂牽夢縈。而且Desplechin過去的作品大都擅長描述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尤其經由歲月醱酵,它是蠻有份量的開幕片。
附帶一提,他所描寫的人物的名字,似乎有其偏好,'Ismaël'這個男子名曾多次出現在他的電影裡。

競賽長片一共有19部電影參賽,雨木挑選特別感興趣的7部電影介紹如下:

l'amant double,François Ozon

François Ozon的電影'L'amant Double',懸疑驚悚,描述一名女子愛上她的心理醫師,醫師卻有所保留,隱瞞重大秘密。
Ozon營造的懸疑氣氛屬於「猜不透對方在想什麼」,尤其情愛關係裡更容易出現這種懸疑,倒不是故佈疑陣為了驚嚇觀眾,這部片的故事題材就是他擅長的題材。

wonderstruck,Todd Haynes

Todd Haynes的電影'Wonderstruck',奇幻,改編自Bryan Seiznick的圖文書<奇光下的祕密>,兩位互不相識的平凡孩子,懷著心情故事分別來到紐約的博物館,時間卻相差五十年。
要說時光回朔50年,Haynes恐怕是當代最擅長描繪舊時光的導演,我相信你仍記得他的上一部作品'Carol',而這一次不只寫實,還有奇幻元素,兩個孩子、兩個故事、兩段時光,甚至可以說兩個紐約,很有意思。

nelyubov,loveless,faute d'amour,Andrey Zvyagintsev
評審團獎

Andrey Zvyagintsev的電影'Нелюбовь',婚姻家庭,一對夫妻受夠他們的婚姻,連他們的青少年兒子都不在乎了,開始另闢新生活,而他們的兒子在這個時候失蹤。
生活的難處,看Zvyagintsev的電影特別有感,他過去的《纏繞之蛇》就是一例。這次'Nelyubov'(Loveless)給我們情感與現實之間的拉鋸。

happy end,Michael Haneke

Michael Haneke的電影'Happy End',家庭,他們安居在北法的濱海城市Calais,生活比不上富裕,卻也不至於貧窮,他們是一個中產階級家庭,而他們對此感到茫然。
坦白說,我比你更想多瞭解劇情梗概,目前只公開了這些訊息,包括電影片花,的確是在講一個家庭的日常生活,爸媽孩子之間的互動、情感,我相信你還記得Haneke的'Amour'(愛‧慕),或許'Caché'(隱藏攝影機)也記得?他片子的情感與人生體會是相當厚實的。

光,河瀨直美

河瀨直美的電影《》,愛情,一名從事口述影像的女子和一名快要失明的男子之間的愛情故事。
想要瞭解這部片的故事大綱,還得先從「口述影像」開始,口述影像(audio description)是一專有名詞,此項專業人士輔助視障者聽東西,舉凡風景、展覽、電影…等等,透過他們的言語描述,降低視障者接收社會文化時所遭遇的阻礙。
當我看見片名「光」,有感覺我們人類能不能看見東西,先決於光,當然這裡不說「閉上雙眼就能看見世界」,那是比較意識形態的東西,這裡就科學來說,有光才能成像,才看得見。一個女人的職業是描述光,另一個男人是快要失去光,你覺得他們的相遇像不像「拼圖的缺口和所缺的那塊拼圖」?河瀨導演的作品。

the square
金棕櫚獎

Ruben Östlund的電影'the Square',醒世劇情片,描述一名博物館策展人,從事裝置藝術展覽規劃,透過展覽傳達人道、利他…等等良善價值觀,他的工作如此,然而,他內心不相信這些理念。
'the Square'是指電影裡博物館前廣場,想必這片廣場與劇情密切相關。此外,題材有諷刺當代社會的味道,Östlund在2014年的'Tourist'(婚姻風暴),「旅遊遇到意外,求生只顧自己」的故事,醒世力道之強,今年這部也很有看頭。

okja,玉子,BONG Joon Ho

BONG Joon-Ho的電影'Okja',冒險,山林裡的小女孩有一頭巨獸陪伴她長大,是她寵物,也是她的好朋友,而巨獸被某個國際大公司偷走,小女孩決定冒險,她要把好朋友救回家。
'Okja'是片名,也是那頭巨獸的名字,這部片是這一屆所有競賽長片,動作場面最浩大的電影。搶救大型動物,老影迷或許會聯想到'Free Willy'(威鯨闖天關),例子很多,這裡的確有相似的感動,不過,奉俊昊導演不只給觀眾大場面,還有什麼?說不定包含返樸歸真?文明生活的代價?找回曾有的美好?值得期待。


2017坎城影展競賽長片獲獎名單

(導演-國別-片名)

開幕片
Arnold Desplechin(法國)Les fantômes d'Ismaël(觀摩非競賽)

Ruben Östlund(瑞典)the Square
金棕櫚獎

Robin Campillo(摩洛哥)120 Battements par Minute
大獎

Sofia COPPOLA(美國)the Beguiled
最佳導演獎

Yorgos Lanthimos(希臘)the Killing of A Sacred Deer
最佳劇本獎(並列)

Lynne Ramsay(蘇格蘭)You Were Never Really Here
最佳劇本獎(並列)
 最佳男演員獎 - Joaquin Phoenix

Andrey Zvyagintsev(俄羅斯)Нелюбовь
 評審團獎

Fatih Akin(土耳其)Aus dem Nichts
 最佳女演員獎 - Diane Kruger

Noah Baumbach(美國)the Meyerowitz Stories
BONG Joon-Ho(韓國)Okja
Jacques Doillon(法國)Rodin
Michael Haneke(德國)Happy End
Todd Haynes(美國)Wonderstruck
Michel Hazanavicius(法國)Le Redoutable
HONG Sang-soo(韓國)Geu-Hu
Naomi Kawase(日本) 光
Sergei Loznitsa(烏克蘭)A Gentle Creature
Kornél Mundruczó(匈牙利)Jupiter's Moon
François Ozon(法國)L'amant Double
Benny Safdie, Josh Safdie(美國)Good Time

頒獎說明會

瀏覽更詳盡的資訊?
70屆坎城影展官方網站

Netflix出品電影引發評審團爭議

2017年5月17日在坎城影展評審團記者會上,主席Pedro Almodóvar面對記者提問:「本屆金棕櫚獎得獎電影,主席是否接受它是一部不會在院線公映的電影?」他向各國媒體表示:「數位串流平台是一個新的觀賞方式,不過,這個新型態不能代替傳統,不能取代在電影院觀賞電影。我不認為我們會把金棕櫚頒給一部不會在院線放映的影片。

而評審團成員之一的Will Smith則提出不同看法:「我們家三個小孩,每個禮拜去戲院看兩場電影,也會在家收看Netflix。那並不會影響他們不去戲院,相反的,Netflix可以提供給大家戲院看不到的電影,與世界接軌,進一步認識世界上更多電影。

我個人很慶幸身為一個小老百姓,欣賞坎城影展多年,有機會趕上如此具有深度的爭議。因為,我在這裡看見本質與務實的對話。

電影對人類社會的影響,不僅是「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如果只有這樣,前六大藝術裡的戲劇已經做到。電影,必須以大銀幕、封閉空間、特定時長,引發觀眾的專注,甚至入戲,進而在心中產生年以上為單位的悸動,所謂的一輩子都記得那部片。即便聲光效果的娛樂片,戲院的硬體設備,無論巨幅銀幕、環繞系統音響,產生的震撼效果,也非一般家庭劇院可以輕易取代。這些在在都是電影獨一無二的藝術地位。因此,我自己是學影視製作出身,主席Almodóvar所發表的看法,捍衛電影的核心價值,也就是「電影如果不能在戲院公映,從問世就只在小銀幕上,那還能稱之為『電影』嗎?」這觀點由一個電影競賽主席的身分說出,相當明確。

Smith提出的看法,他說他代表一個非裔美國人的觀點,我認為他更是代表著務實,電影可以在戲院看,也可以在客廳看,終將回歸人在看,如果我能在家觀賞戲院看不到的電影,有何不可?如果有我喜歡的院線片,依然會前往戲院觀賞,兩者並不牴觸。隨著網路科技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看電影不再只限於固定場所,影像也不再只能來自於大小銀幕,各式尺寸的行動裝置都可以觀賞。沒有排入院線公映的電影,不會比較少人看,那仍然是公開放映。

他們的意見交流,立刻讓我想到一件事,一件你我親身感受的事,「離職,可不可以用發訊息的方式告知主管?」離職、請假,或者我們說「有事情要報告」,發訊息可不可以?甚至,應該或不應該?

有時候,我們遇見深度交流,遇見黃金時刻,稍微靜心觀察不同意見交叉出的點,它就是只有一點,「面對時代變遷,人願意接受的程度是多少?」有的人想要從中留住那些不變的東西,那是美好的,是精神,也有人願意適應變化,那是靈活的,是務實。如果我們真的活在開放社會,兩方的看法不應該達成共識,而是呈現動態的不平衡。換句話說,Almodóvar and Smith都提出了立場穩固的看法,而這屆坎城影展的得獎名單終將揭曉,往後幾屆呢?那不應該因為曾經這樣定,所以往後也跟著這樣定,而是該有變化,如同生命。(0521.2017)

本文提到的電影的觀後感

hелюбовь,loveless,nelyubov,當愛不見了,無愛可訴,愛已逝Нелюбовь 愛已逝 2017
孩子不見了 很多東西也都不見了
you were never really here,昨日死,你從未在此,獨行煞星,失控救援You Were Never Really Here 昨日死 2017
睜開眼睛 看見全新的一天
Les Fantômes d'Ismaël,私念,當舊愛回來過,伊斯梅爾的幽魂Les Fantômes d'Ismaël 私念 2017
La vie est imparfaite.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沒有留言:

留言欄

你想到什麼呢?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本名黃霈杰,祖籍福建閩清,1980年生於台灣台北,持續航行,寫下他所看見的世界。 寫書:我的心願寫故事,故事充實人生,我就這樣相信著,也一直朝這個方向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