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13

《樹大招風》Trivisa 2016

純港好料

樹大招風,Trivisa


電影


douban-logo myVideo-logo imdb-logo

這是一部香港警匪片,描述上世紀90年代,季正雄、葉國歡、卓子強三名男子各自犯案,擄人勒贖、強盜殺人…等等震驚香港社會的重大刑案,並且逍遙法外。季正雄生性多疑,每次犯案使用不同的名字,犯罪同謀也不同人;葉國歡潛逃內地,改以走私貨謀取暴利;卓子強行事高調,綁架富商兒子勒贖得逞,多次公開挑釁香港皇家警察辦事無能。時間接近97回歸,江湖謠傳回歸之後就沒飯吃了,治安動盪加劇,「三大賊王」也擺脫不了社會的變遷,其中卓子強放出消息,意圖與季、葉聯手,在回歸之前玩一票大案。江湖味預告

樹大招風,Trivisa

《樹大招風》由林家棟、任賢齊、陳小春領銜主演,許學文、歐文傑、黃偉傑聯合執導,三位故事人物來自香港90年代的真實罪犯,戲劇化他們可能聯手犯案,是有意思的改編。

故事交錯描述三位人物的際遇,其中任賢齊飾演的葉國歡,這一條故事線提及走私貨運往內地販售獲取暴利,申請營利事業許可證(企業法人營業執照),描繪較多97回歸之前香港與內地之間的「經商文化」,最有戲劇張力。整部片純港好料,看得過癮。


烈日灼心,the Dead End
喜歡這部電影的讀者,也會感興趣




雨木隨筆


貪嗔癡


《樹大招風》的外文片名'Trivisa',應該說它是梵文的拼音片名,指的是「貪、嗔、癡」三個不善的來源,讓我想起我的人生截至目前為止,曾經有一段最慵懶的時光,每天唯一的煩惱是該吃什麼。那時我躺在沙發亂轉電視頻道,轉到佛教節目正在闡述煩惱,你覺得當時的我能聽明白多少?非常之少,但我留存模糊印象。

人生有數種苦痛,「生、老、病、死、憂、愁、悲、惱」,這些較為單一性,還有一些綜合性的叫作「怨憎會、愛離別、求不得」,它們雖然會讓人煩惱,但不是煩惱的根源。佛陀表示,煩惱有三大根源「貪、嗔、癡」,它們是毒,《樹大招風》的梵文拼音片名,trivisa指的就是這三毒。

樹大招風,Trivisa

小典故除了《樹大招風》的Trivisa,還讓我想到也是香港電影《無間道》的無間輪迴,《殺破狼》的七殺、破軍、貪狼,紫微斗數裡的三顆凶星,《一念無明》的無明,我相信還有很多例子,這些所謂的用典,香港電影頗有一套。

回到本片,貪嗔癡是否意味著三位主要人物有其對應?在我看來,季正雄偏貪,葉國歡屬嗔,卓子強是癡,然而順著劇情發展,或是對照原型人物在歷史上的犯行,極端偏鋒之勢,似乎也無所謂區分誰是哪類,三毒都有佔比。時代變遷,人也跟著變化,近代人的內心世界遠比古早人複雜多了。

談事情帶花瓶


葉國歡的段子,也就是出現任賢齊的那條故事線,人物做漂白化的走私生意,每次向主管機關談事情,例如申請營業執照、疏通關務,人物都會帶著花瓶去酒樓商議,這裡可不是物化女性,而是真花瓶,難道花瓶是賄款的容器?

樹大招風,Trivisa

那幾段戲我覺得特別有意思,起初我看不明白,以為是某種規矩,就像我第一次進機房看見奶油椰子口味的乖乖,綠色包裝未拆封的零食,前輩沒有多解釋,只說不要動它,我便守規矩。人世間諸如此類的規矩數也數不盡,說也說不清,有的有緣能明白,有的也就自由心證,所謂的「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做,不要不懂規矩」。好在電影裡談事情帶花瓶反覆出現兩三次,看懂了,

字面上可以取其諧音,花瓶花瓶,花錢擺平,花瓶放在桌上,謙卑描述所求何事,於是,花瓶該值多少錢,請權力人士定價。相反的,假如某個人有事相求,沒帶花瓶,不管他說得聲淚俱下,事情也辦不了,原因無他,不懂規矩。

上述段子實屬犯罪行為,但也看得出討生活大家都不容易,罪犯表面風光,很多東西還是得照規矩來。打趣的說,這有這的規矩,那有那的規矩,華人世界規矩一大堆,如果我不懂規矩,人家還會說「不懂規矩,那就照規矩走」。規矩二字,果然是中華文化博大精深之代表性字眼。

流行歌


《樹大招風》帶給我90年代的感動,雖然我在台灣長大,但是90年代的香港警匪片、流行歌曲,甚至歷史事件,再再都是所有華人共同的回憶,所以,一部片可以喚起我記憶中這麼多東西,而且它又是好看的片子,的確過癮。

記憶是破碎的,當我想起某一碎片,就會想把它拼出一個形狀。

樹大招風,Trivisa

首先,我看見黃光亮,他只在開頭登場,但是我一看見他,就想起他有演過84年《省港旗兵》,那是一部電影的名字,也是一個有時代感的人稱代名詞,意思是在內地過日子過得非常困苦的人,跑到香港大幹一票,變成極端孤注一擲的狂徒。而《樹大招風》的故事也有旗兵這樣的狂徒,我開始進入某種看電影的回憶,也進入《樹大招風》的情節。

陳小春在片中唱歌,「戀一生,差一些,不可一起。只一心,等一天,日月如飛,卻等不到你。願忘記,又想起你。」除了陳小春唱藝依然有魅力,那金曲我一聽大驚!幾乎不管電影在演什麼,立刻跟著唱,因為那是張學友的<怎麼捨得你>,如果我的記憶可靠,那首就是1997年的歌曲。電影不只畫面上四個數字告訴我時間是何時,歌曲直接帶我回到1997。

這有什麼大不了,不過就是一首歌曲?的確,東西是小,可是東西和人的記憶綁在一起,可就大大的不同。

樹大招風,Trivisa

片尾曲也是金曲,由黃霑先生填詞,高少華演唱的廣東版<讓一切隨風>,片尾播放這首歌,歌詞意境雋永,映著《樹大招風》帶給我的時代感,雖然比起香港朋友,我從片中得到的感動似乎不是那麼直接來自劇情,但是我感謝香港電影工作者的努力,《樹大招風》很棒。(0413.2017)


讓一切隨風
作曲:大野克夫
填詞:黃霑

風中風中,心裡冷風,吹失了夢。
事未過去,就已失蹤,此刻有種種心痛。
心中心中,一切似空,天黑天光都似夢。
迷迷惘惘,聚滿心中,追蹤一片冷的風。

各種空虛冷冷冷,
吹起吹起風裡夢。
過去的心,火般灼熱,
今天已變了冰凍。
記憶中,突然又痛,
只因空虛再作弄。
你似北風,吹走我夢,
就讓一切隨風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雨木散文故事編撰,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
-散文、小說,計畫出版
-精選電影,原創翻譯
以上是我持續在做的事情,希望可以帶給你一些藝文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