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05

《鳥鳴》Birdsong 2012

戰爭愛情故事,Sebastian Faulks原著


Birdsong-BBC-鳥鳴


電視劇



Birdsong-BBC-鳥鳴


這是一個戰爭愛情故事,描述20世紀初,世界打成一團,在北法戰區,英軍和德軍對峙地道戰,以曲折的地下通道深入敵陣,埋設炸藥奇襲,而地面上砲火不斷,士兵們天天目睹臨床人體解剖。有一位英國年輕尉官負責帶領地道兵執行任務,他行事鐵面無私,又有戰爭奇運,士兵們覺得他是不貼心的護身符。可是無論別人怎麼看,他只希望戰爭盡早結束返回英國。因為,在那片土地上,曾經有過一段令他柔腸寸斷的愛情回憶。


douban-logo imdb-logo


Birdsong-BBC-鳥鳴


'Birdsong'改編自英國名家Sebastian Faulks的同名小說(查看原文小說),由BBC製播165分鐘的迷你電視劇,Eddie Redmayne, Clémence Poésy領銜主演。這段戰爭愛情故事曾經多次改編成戲劇,戰火蔓延,年輕靈魂的同袍友誼、銘心愛情,描繪得真摯動人,而BBC這個版本是原著作者親自編劇,兩位主演出色詮釋人物在戰爭中、在愛情裡的徬徨,好看!柔情預告


戰爭與和平-war and peace-bbc
喜歡這部電影的讀者,也會感興趣




雨木隨筆



沉澱了好一陣子才敢著手撰寫感觸,原因幾乎已經寫在上一段裡,動人的故事非常多,但是能夠兼顧友誼與愛情的並不多,在'Birdsong'裡面的友誼與愛情都讓我感動落淚,讓我哭就有什麼大不了嗎?說不定有。


'Birdsong'的友情



男主角帶領的地道兵,多半是軍服破舊,滿身汙泥,但有一位身形高大,目光有神,只要分配任務,第一個就會想到他,姑且稱他老兵。那位老兵在一次值夜更睡著了,而且還被男主角抓到。老兵明白軍令如山,看著鐵面無私的男主角就像望著喜馬拉雅山,他在壕溝裡的軍官休息室等候發落,嘗試描述他收到一封有淚痕的家書,孩子罹患白喉,妻子慌亂,他才恍惚值更。另一位軍官在旁圓場,兵貴精悍,如此認真嚴肅的好手固然違紀,只盼男主角能法外開恩。男主角一句「全員性命因他曝險」阻斷所有求情。然後,他靈巧的手指拿起桌上的紙牌切了兩下。


「你賭博嗎?」男主角說。
「長官,對不起,我不信運氣。」地道老兵回答。
「你來點一張紙牌。」
地道老兵遲疑,他一點也不知道眼前怎麼回事,但是他的表情和挖地道的時候一樣認真嚴肅。
「算了吧,你也無權槍斃他。」另一位軍官看不下了。
「點一張。」男主角下命令。
地道老兵不再遲疑,直接點了牌墩最上面的一張牌。而男主角沿著桌面護住那張牌,包在自己的手掌心裡不讓任何人看見。他自己看了牌,搶在揭曉之前說:「看來上天此刻眷顧你。」地道老兵保持立正,男主角翻開那張牌,是黑桃Ace,告訴地道老兵:「Ace,象徵力量與穩定。」頓了一下又繼續說:「沒別的事了。」地道老兵在這一刻才喘了一口大氣。


那段戲為什麼我一直記得?因為感觸這種東西總是和際遇有關。


Birdsong-BBC-鳥鳴


當我有了自己的房間,換過很多張桌子,抽屜裡一直都有撲克牌,老朋友出國時問我,帶菸和剛好看到還算有紀念意義的撲克牌之外,應該沒別的了吧?


撲克牌無疑的可以當作賭具、魔術道具,也可以依照某些排列方式指點所謂的迷津。有人認為怎麼看都脫不了運氣和迷信,我當然也承認這些事實,只是我在撲克牌裡一直存在某種難以描述的感觸,尤其自己練習了幾個撲克牌小魔術,自娛也娛一下周圍的人,我的感觸因此變得具體,玩撲克牌魔術不只是表演神奇,更是藉由紙牌傳達準備好的東西,「我有一樣東西準備好了,但是我不想要直接讓你知道。」後來不知道過了多少年,我觀賞王家衛導演的《2046》,裡面出現了呼應。如果你恰巧有印象,周慕雲在越南遇見一位也叫作蘇麗珍的女孩子(鞏俐),那女子始終帶著黑手套,而且牌技精湛,就在周慕雲想要挽住一個記憶裡曾經失去的人,他問黑手套願不願意跟他一起走,人家沒有答覆他,而是攤了一副牌,「我們抽牌比大,你大,我就跟你走。」,我還記得當時看到那一段算是看明白了,和老千玩比大小,還需要揭曉?電影對白也很貼切「她用了一個很婉轉的方式拒絕我」,最後周慕雲是一個人離開。


Birdsong-BBC-鳥鳴


宜曲不宜直,帝王統御之術如此,人與人相處也是如此,也許通往練達的路上,曲出一大堆曲解,只要有所相信,何必在意那些有緣無份。


兜了地球好幾圈總算要回來'Birdsong',男主角和地道老兵有軍階之分,身分立場之別,那墩動過手腳的撲克牌就算老兵不點第一張,無論點哪一張,男主角都有說詞可以放過他,是一過橋,講究彼此都是明白人才能過的橋。


Birdsong-BBC-鳥鳴


後來,男主角與地道兵們同進同出,不幸中彈命危,地道老兵率先搶救,甚至軍醫已經放棄治療男主角,老兵在橫屍遍野的廢墟之中把男主角從鬼門關抱回來。


'Birdsong'的愛情



Birdsong-BBC-鳥鳴


大戰爆發之前,在北法亞眠市,伊莎蓓爾身穿長版印花洋裝,金髮盤頭,側邊帶點不整齊的綁法。她在黯淡的婚姻裡擺渡她的青春,直到她與史蒂文墜入情網,甚至願意拋夫別子,離開寒冷的亞眠市,前往溫暖的聖雷米開始全新的生活。


Birdsong-BBC-鳥鳴


伊莎蓓爾想要孩子,雖然她知道史蒂文有不同的想法,但她未曾因此沉默。史蒂文用紙牌作答,揭示美夢終將成真,只是必須特別節制美酒、蛋糕以及種種慾望,盡他所能保持伊莎蓓爾活在笑容裡,也保住他自己悲傷的想法。


Birdsong-BBC-鳥鳴


一天,伊莎蓓爾的親姊姊來探望她,加上男主角,三人在客廳讀一封家書。


「親愛的母親,我的身體很好,但是我們很想妳。沒有妳,生活都不一樣了…」伊莎蓓爾繼續讀信:「希望妳趕快回家。」
「別太折磨自己,寫信難免那樣寫。」史蒂文說。
「寫信難免?」伊莎蓓爾相當不以為然,頓了一下才朝著她姊姊說:「看來史蒂文不瞭解什麼是家庭,也不瞭解家人的重要性。因為,他沒有家人。」
「他其實也沒有把這東西拿出來講。」姊姊試著緩和。
「他不要小孩。」伊莎蓓爾說。
史蒂文深吸一口氣,他知道該怎麼面對,他只是不想傷感情。
「他就是不願意養育孩子。」
「我不想把孩子帶到這個世界…」
「怎樣?」
「帶到這個世界,但不能保證他們安全,不能保證長久守護他們。」
「不是每個人都會變成孤兒。」


伊莎蓓爾最後那句話凝結了一切,隔天,她離家出走,離開與史蒂文的生活。史蒂文完全想不通為什麼人就這樣消失了,憤怒使他痛苦,痛苦令他加倍憤怒,內心亂成一團,而外面的世界砲聲隆隆,開始打成一團。


那段戲給我很深的感觸,吵架的戲往往給我特別深的印象。這樣說吧,日常生活的吵架,內容大多乏善可陳,但戲劇裡的吵架,某種程度屬於「花錢去看人家吵架」,吵得應該比較有內容?


一連串的話語排山倒海而來,如果還能招架,刪掉氣話,好像會浮出真正的原因。說不定伊莎蓓爾懷著苦衷離家,可是感情,有幾個人能夠一邊用心又一邊釐清?史蒂文不能,我們也不能。


Birdsong-BBC-鳥鳴


感情關係裡的心結,我們很難直接由對方身上獲得解套。有朝一日我們會在毫不相干的第三方時空裡打開心結,這幾乎可以看作肯定句,心結也可能像繩結一樣,被歲月拉扯成細小可忽略的結,但是,那一天還沒來臨之前,心結只會讓情緒很難受,日子也很難過。


那段期間,療癒情傷的聖品,有的人說新感情是特效藥,有的人說找點事情來忙,云云爾爾都富有智慧,也都意味著注意力移轉。男主角很不幸,但也幸運,他接著遇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那是殘酷的歷史,非常不幸,可是他投身軍旅,帶情傷上陣,戰爭絕對可以移轉他的注意,讓他忙得要命。


這只是我以為,故事情節比我想像的精彩。


史蒂文如何能夠在戰爭裡找到希望?當他抱著被炸爛的士兵,他嘴巴雖然大喊嗎啡,但也安慰士兵多想想自己最心愛的女孩子,想想曾經的美好時光。當他自己性命垂危,他同樣呢喃著:「我曾經深愛過一個女人,她也是愛我的。」心結情傷固然痛苦,為什麼感情沒了?到底為什麼就那樣沒了!什麼為什麼,後來能否知道為什麼,他不管,他只想把自己寄託在曾有的美好。這一刻是唯一的一刻,任性偏執可以如此動人。
'Birdsong'BBC版的結局非常淒美,留給讀者們細心品味。


Birdsong-BBC-鳥鳴


雨木後話



戰爭是少數人的慾望埋葬所有人的希望,我生在和平年代,每次接觸戰爭愛情故事,人物瀕臨死亡,又絕處逢生,讓我莫名的入戲。也許現實之外,我們都需要某些寄託情感的地方,越是淒美,越見希望。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雨木散文故事編撰,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想到什麼?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
-散文、小說,計畫出版
-精選電影,原創翻譯
以上是我持續在做的事情,希望可以帶給你一些藝文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