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木散文故事
2017-03-05

觀後感: 'Birdsong' 鳥鳴 2012

戰爭愛情故事 Sebastian Faulks原著
Birdsong,BBC,鳥鳴

電視劇


這是一個戰爭愛情故事,描述20世紀初,世界打成一團。在北法戰區,英軍和德軍對峙地道戰,以曲折的地下通道深入敵陣,埋設炸藥奇襲,而地面上砲火不斷,士兵們天天目睹臨床人體解剖。有位英國年輕尉官負責帶領地道兵執行任務,他行事鐵面無私,又有戰爭奇運,士兵們覺得他是不貼心的護身符。可是無論別人怎麼看,他只希望戰爭盡早結束返回英國。因為,在那片土地上,曾經有過一段令他柔腸寸斷的愛情回憶。

'Birdsong'改編自英國名家Sebastian Faulks的同名小說(查看原文小說),由BBC製播165分鐘的迷你電視劇,Eddie Redmayne, Clémence Poésy領銜主演。這段戰爭愛情故事曾經多次改編成戲劇,戰火蔓延,年輕靈魂的同袍友誼、銘心愛情,描繪得真摯動人,而BBC這個版本是原著作者親自編劇,兩位主演出色詮釋人物在戰爭中、在愛情裡的徬徨,好看!柔情預告


雨木隨筆


沈澱了好一陣子才敢著手撰寫感觸,原因幾乎已經寫在上一段裡,動人的故事非常多,但是能夠兼顧友誼與愛情的並不多,在'Birdsong'裡面的友誼與愛情都讓我感動落淚,讓我哭就有什麼大不了嗎?說不定有。

'Birdsong'的友情

男主角帶領的地道兵,多半是軍服破舊,滿身汙泥,但有一位身形高大,目光有神,只要分配任務,第一個就會想到他,姑且稱他老兵。那位老兵在一次值夜更睡著了,而且還被男主角抓到。老兵明白軍令如山,看著鐵面無私的男主角就像望著喜馬拉雅山,他在壕溝裡的軍官休息室等候發落,嘗試描述他收到一封有淚痕的家書,孩子罹患白喉,妻子慌亂,他才恍惚值更。另一位軍官在旁圓場,兵貴精悍,如此認真嚴肅的好手固然違紀,只盼男主角能法外開恩。男主角一句「全員性命因他曝險」阻斷所有求情。然後,他靈巧的手指拿起桌上的紙牌切了兩下。

「你賭博嗎?」男主角說。
「長官,對不起,我不信運氣。」地道老兵回答。
「你來點一張紙牌。」
地道老兵遲疑,他一點也不知道眼前怎麼回事,但是他的表情和挖地道的時候一樣認真嚴肅。
「算了吧,你也無權槍斃他。」另一位軍官看不下了。
「點一張。」男主角下命令。
地道老兵不再遲疑,直接點了牌墩最上面的一張牌。而男主角沿著桌面護住那張牌,包在自己的手掌心裡不讓任何人看見。他自己看了牌,搶在揭曉之前說:「看來上天此刻眷顧你。」地道老兵保持立正,男主角翻開那張牌,是黑桃Ace,告訴地道老兵:「Ace,象徵力量與穩定。」頓了一下又繼續說:「沒別的事了。」地道老兵在這一刻才喘了一口大氣。

那段戲為什麼我一直記得?因為感觸這種東西總是和際遇有關。

當我有了自己的房間,換過很多張桌子,抽屜裡一直都有撲克牌,老朋友出國時問我,帶菸和剛好看到還算有紀念意義的撲克牌之外,應該沒別的了吧?

撲克牌無疑的可以當作賭具、魔術道具,也可以依照某些排列方式指點所謂的迷津。有人認為怎麼看都脫不了運氣和迷信,我當然也承認這些事實,只是我在撲克牌裡一直存在某種難以描述的感觸,尤其自己練習了幾個撲克牌小魔術,自娛也娛一下周圍的人,我的感觸因此變得具體,玩撲克牌魔術不只是表演神奇,更是藉由紙牌傳達準備好的東西,「我有一樣東西準備好了,但是我不想要直接讓你知道。」後來不知道過了多少年,我觀賞王家衛導演的《2046》,裡面出現了呼應。如果你恰巧有印象,周慕雲在越南遇見一位也叫作蘇麗珍的女孩子(鞏俐),那女子始終帶著黑手套,而且牌技精湛,就在周慕雲想要挽住一個記憶裡曾經失去的人,他問黑手套願不願意跟他一起走,人家沒有答覆他,而是攤了一副牌,「我們抽牌比大,你大,我就跟你走。」,我還記得當時看到那一段算是看明白了,和老千玩比大小,還需要揭曉?電影對白也很貼切「她用了一個很婉轉的方式拒絕我」,最後周慕雲是一個人離開。

宜曲不宜直,帝王統御之術如此,人與人相處也是如此,也許通往練達的路上,曲出一大堆曲解,只要有所相信,何必在意那些有緣無份。

兜了地球好幾圈總算要回來'Birdsong',男主角和地道老兵有軍階之分,身分立場之別,那墩動過手腳的撲克牌就算老兵不點第一張,無論點哪一張,男主角都有說詞可以放過他,是一過橋,講究彼此都是明白人才能過的橋。

後來,男主角與地道兵們同進同出,不幸中彈命危,地道老兵率先搶救,甚至軍醫已經放棄治療男主角,老兵在橫屍遍野的廢墟之中把男主角從鬼門關抱回來。

'Birdsong'的愛情

大戰爆發之前,在北法亞眠市,伊莎蓓爾身穿長版印花洋裝,金髮盤頭,側邊帶點不整齊的綁法。她在黯淡的婚姻裡擺渡她的青春,直到她與史蒂文墜入情網,甚至願意拋夫別子,離開寒冷的亞眠市,前往溫暖的聖雷米開始全新的生活。

伊莎蓓爾想要孩子,雖然她知道史蒂文有不同的想法,但她未曾因此沈默。史蒂文用紙牌作答,揭示美夢終將成真,只是必須特別節制美酒、蛋糕以及種種慾望,盡他所能保持伊莎蓓爾活在笑容裡,也保住他自己悲傷的想法。

一天,伊莎蓓爾的親姊姊來探望她,加上男主角,三人在客廳讀一封家書。

「親愛的母親,我的身體很好,但是我們很想妳。沒有妳,生活都不一樣了…」伊莎蓓爾繼續讀信:「希望妳趕快回家。」
「別太折磨自己,寫信難免那樣寫。」史蒂文說。
「寫信難免?」伊莎蓓爾相當不以為然,頓了一下才朝著她姊姊說:「看來史蒂文不瞭解什麼是家庭,也不瞭解家人的重要性。因為,他沒有家人。」
「他其實也沒有把這東西拿出來講。」姊姊試著緩和。
「他不要小孩。」伊莎蓓爾說。
史蒂文深吸一口氣,他知道該怎麼面對,他只是不想傷感情。
「他就是不願意養育孩子。」
「我不想把孩子帶到這個世界…」
「怎樣?」
「帶到這個世界,但不能保證他們安全,不能保證長久守護他們。」
「不是每個人都會變成孤兒。」

伊莎蓓爾最後那句話凝結了一切,隔天,她離家出走,離開與史蒂文的生活。史蒂文完全想不通為什麼人就這樣消失了,憤怒使他痛苦,痛苦令他加倍憤怒,內心亂成一團,而外面的世界砲聲隆隆,開始打成一團。

那段戲給我很深的感觸,吵架的戲往往給我特別深的印象。這樣說吧,日常生活的吵架,內容大多乏善可陳,但戲劇裡的吵架,某種程度屬於「花錢去看人家吵架」,吵得應該比較有內容?

一連串的話語排山倒海而來,如果還能招架,刪掉氣話,好像會浮出真正的原因。說不定伊莎蓓爾懷著苦衷離家,可是感情,有幾個人能夠一邊用心又一邊釐清?史蒂文不能,我們也不能。

感情關係裡的心結,我們很難直接由對方身上獲得解套。有朝一日我們會在毫不相干的第三方時空裡打開心結,這幾乎可以看作肯定句,心結也可能像繩結一樣,被歲月拉扯成細小可忽略的結,但是,那一天還沒來臨之前,心結只會讓情緒很難受,日子也很難過。

那段期間,療癒情傷的聖品,有的人說新感情是特效藥,有的人說找點事情來忙,云云爾爾都富有智慧,也都意味著注意力移轉。男主角很不幸,但也幸運,他接著遇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那是殘酷的歷史,非常不幸,可是他投身軍旅,帶情傷上陣,戰爭絕對可以移轉他的注意,讓他忙得要命。

這只是我以為,故事情節比我想像的精彩。

史蒂文如何能夠在戰爭裡找到希望?當他抱著被炸爛的士兵,他嘴巴雖然大喊嗎啡,但也安慰士兵多想想自己最心愛的女孩子,想想曾經的美好時光。當他自己性命垂危,他同樣呢喃著:「我曾經深愛過一個女人,她也是愛我的。」心結情傷固然痛苦,為什麼感情沒了?到底為什麼就那樣沒了!什麼為什麼,後來能否知道為什麼,他不管,他只想把自己寄託在曾有的美好。這一刻是唯一的一刻,任性偏執可以如此動人。
'Birdsong'BBC版的結局非常淒美,留給讀者們細心品味。

後話

戰爭是少數人的慾望埋葬所有人的希望,我生在和平年代,每次接觸戰爭愛情故事,人物瀕臨死亡,又絕處逢生,讓我莫名的入戲。也許現實之外,我們都需要某些寄託情感的地方,越是淒美,越見希望。(2017-03-05)


劇照

Birdsong,BBC,鳥鳴
Birdsong,BBC,鳥鳴
Birdsong,BBC,鳥鳴
Birdsong,BBC,鳥鳴
Birdsong,BBC,鳥鳴
Birdsong,BBC,鳥鳴
Birdsong,BBC,鳥鳴
Birdsong,BBC,鳥鳴
Birdsong,BBC,鳥鳴
Birdsong,BBC,鳥鳴

還有哪些愛情類觀後感?

trois souvenirs de ma jeunesse,my golden days,那些年狂熱戀情,青春的三段回憶Trois Souvenirs de Ma Jeunesse 那些年狂熱戀情 2015
往事有點潮濕
Brooklyn,愛在他鄉,布魯克林之戀Brooklyn 愛在他鄉 2015
成長中忘不了的愛過
La Corrispondenza,愛情天文學La Corrispondenza 愛情天文學 2016
他們的祕密戀情
所有 愛情類 觀後感

電視劇資訊

'鳥鳴'在豆瓣'Birdsong' on BBC one
Birdsong (2012) on IMDb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沒有留言:

留言欄

你想到什麼呢?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本名黃霈杰,祖籍福建閩清,1980年生於台灣台北,持續航行,寫下他所看見的世界。 寫書:我的心願寫故事,故事充實人生,我就這樣相信著,也一直朝這個方向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