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木散文故事
2016-12-23

以前好像

阿丙不想多花時間考慮,冰箱裡就要過期的吐司拿出來放去冷凍庫,一天就這樣開始。
以前好像,雨木散文故事

有一天阿丙睡過頭,只剩九分鐘可以準備,早餐來不及了,化妝來不及了,上班也快要來不及了,但是該做的不能算了,首先,考慮應該不用考慮的事,今天不去上班,半分鐘過了,全妝恐怕時間不夠,半分鐘又過了,阿丙不想再多花時間考慮這些,冰箱裡就要過期的吐司拿出來放去冷凍庫,路上經過早餐店抓個三明治就好,鮪魚口味吧,一天就這樣開始。

出門差點踩到狗大便,萬一陷入泥沼,阿丙那雙百合白圓頭平底鞋就毀了,家裡附近的巷子,以前好像沒有這麼多狗大便,以前好像也沒有標語寫著遛狗上狗鍊,隨手清狗便,現代生活增加的東西,好像什麼也沒改變。擠上通勤列車,阿丙的運氣還不錯,也許剛才劫後餘生必有後福,車廂內仍有空位,真的空位,其他有特殊顏色、特別標示的座位,即便沒有人坐,對阿丙來說都不是空位。座位對面有人表演特技,是可愛的女學生,她的同學在旁邊一直說好厲害,因為女學生用手機完妝,臉上除了韓系妝容,還有一種表情叫作小菜一碟。阿丙想起以前好像聽長輩說過不能這樣,在外面化妝成何體統,久而久之習慣完妝再出門,如果晚生十年,也許不一樣吧,突然肚子餓叫很大聲,真是不好意思,手裡的三明治,以前好像比較大,大到擔心吃不完,大到擔心吃太飽,上午想睡覺,如今三明治變了,擔心也變了,恐怕吃不飽導致整個上午心情不好。我聽到這裡想插嘴,可是阿丙還沒講完。
打開電子郵件信箱,阿丙尋找同事回覆的電子郵件,殘留回信回信再回信,阿丙必須捲動捲動再捲動,有圖窮見匕首的不安預兆,結果回覆的內容有回等於沒回,恐怕又是一個互相耽誤的上午。兩年內已經遇過三位新進,個個都是珍珠娃娃,阿丙回想自己以前好像還算跟得上,轉眼變成開始盯人家有沒有跟上。我聽到口都渴了,拿起桌上的綠茶,不對,於是手伸長一點,拿起阿丙的綠茶給她潤喉,她不喝。
跟你收375元哦,這樣是355元哦,跟你收365元哦,阿丙說看到綠茶就想到飲料店,她聽到很多哦哦哦,店員對同一個人說的,原來,那位顧客買了八杯口味冰塊甜度都不一樣的飲料,而且沒有一杯是他自己要喝的。點單、看手機、改單、看手機、再改單、又看手機。櫃檯前一排隊伍,那位顧客的對話群組裡似乎也有一排隊伍。現場其他排隊的人,白眼的白眼,黑臉的黑臉,那位顧客繼續黏著他的手機,提著他的任務離開之後,排隊恢復魚貫前進,輪到阿丙,永遠只喝無糖綠茶,不過,她的永遠還不至於讓店員記住她,她和其他顧客一樣得到一張收據一個哦,不一樣的是她隨身攜帶環保杯,便宜五塊錢。阿丙覺得以前好像沒有這麼多哦哦哦的語助詞,已經不太像親切感,而是流行感,「環保杯無糖綠,吸管在旁邊自取哦。」的確,新的東西不斷冒出來,讓阿丙來不及回想。

阿丙總算口渴了,喝吧,我們都是乾枯的靈魂,我相信還有更多更多的以前好像,就在未知的前方。(2016-12-23)


還有哪些散文?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沒有留言:

留言欄

你想到什麼呢?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本名黃霈杰,祖籍福建閩清,1980年生於台灣台北,持續航行,寫下他所看見的世界。 寫書:我的心願寫故事,故事充實人生,我就這樣相信著,也一直朝這個方向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