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木散文故事 - 觀後感: 'the Dyatlov Pass Incident' 詭山 2013
2016-12-07

觀後感: 'the Dyatlov Pass Incident' 詭山 2013

神祕禁地,他們一探究竟

詭山,Devil's Pass,迪亞特洛夫事件,the Dyatlov Pass Incident


電影


這是真實事件衍生而成的驚悚片,描述早在1959年蘇聯烏拉爾山區,9名成員的登山小隊不幸遭遇山難,無人目擊,無人生還,離奇死因眾說紛紜,該事件在歷史上以登山小隊長的名字記載:迪亞特洛夫事件( Гибель тургруппы Дятлова)。數十年後的現在,5名大學生組成登山隊,成員們的動機包含熱衷歷史考據、登山健將勇於超越顛峰,也有「因為某某去所以就要一起去」。他們決定一同前往烏拉爾山區探險,高海拔、暴風雪,嚴重衝擊他們的登山進度,就在他們打算放棄之際,他們發現不可思議的祕密,但似乎沒有辦法告訴任何人。恐怖預告

'the Dyatlov Pass Incident'(又名'Devil's pass')由Renny Harlin執導,故事的來歷曲折,1959年真實存在的山難事件,登山隊員死因成謎,以至於數十年來有官方調查說法、民間流傳、科學的、超自然的,甚至陰謀論,種種說法綜合而成電影故事。整部片包含懸疑、驚悚、恐怖的情節,尤其尾段非常戲劇化的安排讓人大呼不可思議。

雨木隨筆


'the Dyatlov Pass Incident'雖然不是直接描述迪亞特洛夫山難事件,但是相關性很高,當年悲劇發生所在地,那一段山路偏遠到沒有名字,後來便以登山小隊長的姓氏命名那段山路。而這部電影是真實事件衍生而成的故事,特別給我一種感觸。

迪亞特洛夫山難事件

小時候在電視上看過寰宇搜奇之類的節目,有許多記錄畫面,以及沈穩的旁白,如果放在現在的九點檔、十點檔,恐怕播著播著就下檔。不過,凡看過便留下痕跡,兒時記憶,前任身影,但凡驚心,都不是那麼說忘記就會忘記。

我看過的節目內容,例如百慕達三角洲、德國幽靈飛船、費城實驗,還有這裡的迪亞特洛夫山難事件,印象猶新。現在回想起來,這樁山難悲劇所引發的各種揣測,較為具體的理由是神祕通道,人稱蟲洞,愛麗絲稱兔子洞,哆啦A夢稱異次元任意門,大概就是那個意思,與其說Dyatlov和他的隊員罹難了,不如說他們「不知道走到哪裡回不來了」更為貼切。

消失,這類故事特別匪夷所思。

通道一說指向人為因素,特定人士暗中研發,進行試驗,在上世紀40至60年代,軍備競爭、太空計畫,同時存在許多鴨子划水的東西,也因為不存在任何直接證據,皆屬傳聞,所以也有陰謀論的色彩。例如迪亞特洛夫山難事件,是立場關係,若要雙關的說是力場關係也行,他們挑戰大自然,而且沒有募款登山費用,立場相當純粹,但換個角度看,他們進入神祕的重力場,登山登到不該登的地方,發現不該發現的東西──軍事基地。

有人認為那基地是蘇聯的設施,也有人相信那是德軍的設施,然而老話依然,沒有直接證據,這裡姑且稱之祕密基地。

話說,德軍輸了二次世界大戰,並不甘願放棄整個世界,依然暗中研發新科技,物理的、生化的,還有很多太新穎講不出名稱的,同時進行。上世紀40至60年代,地球上空還沒有那麼多人造衛星監控,地表上的人們也還在拿著米其林地圖認路,想要做點事情而不被發現,比起現在容易許多。其中,神祕通道便是重點研發項目,而且不只蘇與德,美國也是如此。

費城實驗

傳聞的費城實驗,1943年,美國海軍驅逐艦為了達到匿蹤航行,進行傳送實驗。用現代科技的觀念來看,雷達發射電磁波,收到的回波用來測量東西的遠近大小。巨大的東西接觸面積較大,接觸的電磁波也較多,如果它可以「吃掉」絕大部分的電磁波,僅反射少許回波,雷達螢幕便會顯示小東西,欺騙雷達,達到匿蹤效果。

雷達原理宛如人生際遇,這樣講太晦澀,需要進一步說明。

假設阿丙和我都在廠房裡,老闆對著廠房裡的所有人訓話,發射電磁波,而大家都不吭聲,沒有回波,像是全吃掉了,老闆在那邊鳥瞰著整間廠房內一個個的渺小,真實的渺小,是我們的真實;錯覺的渺小,是我們匿蹤。不管哪一種,老闆覺得我們果然都是尋常的尺寸,但是,如果阿丙回話,老闆說一句,阿丙就回一句,老闆譙一句,阿丙就嗆回去,那麼阿丙的存在感就會變得強烈,老闆的雷達也會顯示有一不尋常尺寸的東西存在。

我一直以這個比喻來記住雷達的原理,也還算好記。

回到費城實驗,雷達那一套太麻煩了,直接兩地傳送,徹底匿蹤,豈不乾脆?於是連人帶船一併傳送,據說,參與實驗的官士兵,強迫光榮退役,他們的身體在傳送過程中重新組合,有的人在小酒吧多喝幾杯,吐露真言,「身體雖然跟以前一樣,但有些無法形容的不舒服。」難道傳送過後,體內微量元素失衡,起了不可逆轉的負面影響?

實驗成功之前,孽出各式各樣的死生

這種量子物理的傳送方式,好萊塢以此為題材的電影多如繁星,20世紀福斯影業出品的'the Fly',科學家透過裝置把傳送自己,血肉之軀進入時空扭曲,俗稱穿越,光聽就覺得大膽,萬一過程中有一隻蒼蠅飛進去怎辦,不就正是變蠅人的電影情節?打趣的說,有些實驗,要試了才知道,但想到不是看電影,而是確有其事,特別感到恐怖,那時候的蘇聯烏拉爾山區的傳聞就是例子。

烏拉爾山的軍事祕密基地,是蘇聯還是德國實在撲朔迷離,承辦人員需要試驗品測試通道,傳送物品不能算成功,順利傳送人才算成功。對象可能是衰老的戰俘、偏遠山區的居民,或者,走錯路的登山客?那種研發狂熱至胡作非為的地步,在實驗成功之前,孽出各式各樣的死生,死的是冤魂,生的不如死,是怪物,變成相當駭人聽聞的傳說,也是'Devil's Pass'這部電影的內容。

浮沉巨流河

我們回顧數十年前的事情,縱然人稱傳聞,難以合理說明的傳聞,日本人稱怪談,相當傳神的名詞。但是,以現代人的角度回看那些傳聞怪談,倒也不盡然光怪陸離,許多屬於眾與寡之間的資訊不對稱。

人類認識科技的節奏,在歲月這條巨流之河,大都保持某種時而載浮時而載沉的節奏流動著、循環著。

順風順浪的年代也有,就是所謂蓬勃發展的年代,例如手機,它曾經跟磚塊一樣大,不成熟但前所未有,而現在走到連新功能都讓人覺得不稀奇,太成熟的習以為常。中間那段過程,每有新款產品帶著新功能問世,確實改變了我們的生活方式,是蓬勃發展的時期。

這種循環節奏,手機只是巨流上的小餅乾盒,回想歷史上人類研究原子能,是武器、是發電、還是其他用途?或者本片穿梭時空的科學裝置,就像開啟潘朵拉的盒子,放出一些整齊的東西改善我們,同時也放出一些動盪的東西毀滅我們。

這部片裡面的基地軍官,他應該知道正在研究的東西將對人類生活造成革命性的影響,如果可以的話,我特別想要問他原因,那些東西他不碰就會死,他碰了也只是晚點死,是因為軍令如山?還是好奇未知?又或是巨流之河?那種載浮載沈的節奏說不定沒有具體的原因,也許我們人類就是這樣。(1207.2016)

有聲讀本



Background music: Cool Vibes Kevin MacLeod (incompetech.com)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By Attribution 3.0 License 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3.0/


劇照

詭山,Devil's Pass,迪亞特洛夫事件,the Dyatlov Pass Incident
詭山,Devil's Pass,迪亞特洛夫事件,the Dyatlov Pass Incident
詭山,Devil's Pass,迪亞特洛夫事件,the Dyatlov Pass Incident
詭山,Devil's Pass,迪亞特洛夫事件,the Dyatlov Pass Incident
詭山,Devil's Pass,迪亞特洛夫事件,the Dyatlov Pass Incident

還有哪些驚悚類觀後感?


電影資訊、線上看

'詭山'在豆瓣'詭山'影音隨看'the Dyatlov Pass Incident' on IMDb

收藏

'the Dyatlov Pass Incident' 詭山 2013
前往博客來收藏DVD 電影原著(英)

創用 CC 授權條款


1 則留言:

你想到什麼呢?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持續在做,希望帶給你藝文的東西。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