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佈欄:2017七月,熱天午後的冰咖啡,一轉眼就不見了|博客來電影優惠訂票站長的話:我想寫下我看見的東西,裡面有什麼樣的藝術感,那可以悄悄提醒我是誰,如果還能幫你找到你自己,那就更好了。
2016-10-03

【雨木隨筆集】(一)

歡後感精華錄:看看光影,想想自己


雨木散文故事精華錄


賭徒(the Gambler)觀後感節錄-甘我屁事

主角的老表親的一番言論,因為角色的江湖味較濃,口氣也不盡然像個親戚,他的「f*ck you 理論」雖然粗鄙、雖然過於美國資本主義色彩,但依然值得玩味,我們東方人還是內斂些,所以我將 f 字眼改為「干我屁事」,並且嘗試以我的口吻來轉述那段道理:「許多人努力追求的,如果擁有一筆正財也好、橫財也罷(定義因人而異),買棟房子,弄輛車子,剩下的錢拿給銀行吸血,殘渣般的存款利息去抵繳文明社會裡的開銷,生活基本上進入財務不敗的境界,老闆的臉色干我屁事、加班對健康的影響干我屁事、當前是牛市或熊市又干我屁事,活想要的生活,正是許多人追求的理想境界」

- 選自雨木觀後感《賭徒》the Gambler

纏繞之蛇(Левиафан)觀後感節錄-眾與寡

律師與 K 的妻子是一段好戲,那是一種寂寞碰撞的婚外情。律師的精神寄託於正義和律法,他很厲害,「幾乎」扳倒市政府,可是他沒有,而且他很寂寞,找不到一種正道與世俗之間的平衡使得他感到精神扭曲。我也常有相同的扭曲:事情有一個「理」而運作事情有一「套」,這個理和那一套往往無法直接「兜起來」,說白了便是想做事就難做人,若顧好做人,事情成效便會打點折。有的人選擇宗教信仰來穩定這種精神不平衡感,可是律師沒有宗教信仰,就像伏爾泰在光明時代所說:「軟弱的人相信宗教,堅強的人相信自己。」這話在我聽來不是為了二分大眾,只不過伏爾泰當時必須用這種口吻,因為這句話,我觀賞律師的遭遇,替他感到寂寞,因為相信自己的人,面對世俗,難免多幾分寂寞…

- 選自雨木觀後感《纏繞之蛇》Левиафан

血殺客(the Bag Man)觀後感節錄-你不認識我太太

什麼東西營造堆積本片黑色幽默的情境?我認為是人物對話,依稀記得主角被兩位夜巡員警盤問:「你說你們大吵,老婆刺傷你的左手,你便離家出走,左手還在出血,開大老遠的車到這裡。」如果你還記得這個段子,可能知道我想描述什麼。世界有上百種語言,但是警察的口氣只有一種。巡佐這句話沒有反詰語氣,說得平鋪直述就像是把對方告訴他的資訊再說一遍。主角是健全人,但是我相信聽障者都可以聽得出來人家懷疑自己。於是主角這麼回答:「那是因為你不知道我老婆是什麼樣的人。」

- 選自雨木觀後感《血殺客》the Bag Man

暴力年代(A Most Violent Year)觀後感節錄-生意江湖

男主角從事黑色的原油生意,幾年來的堅持,其實生意已經漂白。為什麼主角堅持繼續漂白自己的事業?因為他是黑幫女婿,容我打個比方:黑幫女婿的身分就像他事業的鍋蓋,這鍋生米可以煮成熟飯必須仰賴鍋蓋,但是飯好了不掀蓋的話是無法送到人的口中。掀開鍋蓋的方法有很多,如果選擇離婚,恐怕連鍋帶蓋全部被收走了。我們從現實經驗、其他故事或是想像力的輔助不難明白,一個有能力的無名小卒,藉由一股外力改變他的社會經濟地位,這股外力可以是一份運氣、一桶資金或是一樁聯姻,一旦選擇借助這種外力並且成功轉型,也等於選擇讓這股外力和自己形影不離,你知道我知道男主角也知道,所以把生意合法化,才像是生意人的本色。

- 選自雨木觀後感《暴力年代》A Most Violent Year


江南1970(강남1970)觀後感節錄-像是一顆棋

劇中的黑幫份子被政府高層,一層又一層下達土地收購的命令,那是一大幅願景,層層之間產生利益衝突,有的合縱連橫,有的弱肉強食,也因為從辦公室到街頭,一層又一層向下執行,街頭的人一方面奉命一方面生存而拼搏砍殺,功能上像是一小塊拼圖,看不見辦公室所謂的一大幅願景,遑論分食一塊肉,有湯喝便足夠了。而拼圖一片一片完成出願景,這些人也就不再被需要。一片拼圖、一枚棋子依然風光,像西洋棋的兵卒走到底可以搖身一變,繼續縱橫棋盤,但是,當不再被需要的時候,棋子始終只是棋子,黑的始終就是黑的,怎抗衡下棋的手。這樣的棋子也像是藍色魔鬼的憂傷,人生節奏不管是輕快或是徐緩,聽起來都是憂傷的。

- 選自雨木觀後感《江南1970》강남1970

驚世劫作(The Forger)觀後感節錄-最後一票

行為上隱約的情感,以及所謂事過境遷的遺憾,有意無意之間,流露於一個人的歌聲中、文章內,而在本片故事,主角將它顯現在繪畫中,而且,畫得很棒,有模有樣,幾可亂真,使得看戲的我,和劇中的兒子擁有相同天真的疑惑:「爸,你那麼會畫畫,怎麼現在惹得一身麻煩?」有時候,過來人從未跨過什麼,只是經過而已。若有人輕輕的、天真的問起些什麼,實在容易語塞。這時候劇中阿公角色的人生觀很有幫助,他說道:「人生苦短,讓它繽紛,如此也就足夠了。」這話既不是享樂主義者,也不是合理化他們的犯罪,那是什麼呢?與其活在後悔裡,頻頻回頭,不如坦然面對所謂的最後一票,雖說狂徒內心是沒有最後一票的,但是我相信某些進取且有所不為的狂徒是有的。
- 選自雨木觀後感《驚世劫作》The Forger

愛在法國巧遇時(Une Rencontre)觀後感節錄-勇敢愛

積極的生活態度有風險?消極的生活態度才安全?我想,沒有哪一種比較好,也無所謂適合自己的就是好,只說找出「適合自己」種種如此這般那樣,實在太狡滑了!處在平凡生活的每一個人,朝朝暮暮、斷斷續續、風風雨雨、來來去去,不輸任何一本精彩小說中的人物,面對愛情也一樣,比起明智,勇敢才像活著。

- 選自雨木觀後感《愛在法國巧遇時》Une Rencontre


(1003.2016)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雨木散文故事編撰,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
-散文、小說,計畫出版
-精選電影,原創翻譯
以上是我持續在做的事情,希望可以帶給你一些藝文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