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佈欄:2017七月,熱天午後的冰咖啡,一轉眼就不見了|博客來電影優惠訂票站長的話:我想寫下我看見的東西,裡面有什麼樣的藝術感,那可以悄悄提醒我是誰,如果還能幫你找到你自己,那就更好了。
2016-10-24

《猿人行動》Anthropoid 2016

1942的布拉格,沒有春天


Anthropoid,猿人行動,類人猿行動


電影


Anthropoid,猿人行動,類人猿行動

這是一部歷史事件改編的劇情片,描述二次大戰期間,捷克斯洛伐克受到盟軍遺棄和德軍侵略,內外夾擊之後被納粹黨統治,轉而在英國倫敦成立流亡政府。1942年,捷克斯洛伐克流亡政府指派訓練有素的傘兵,空降至他們原有的國土,組織一起名為猿人行動的暗殺計畫,目標鎖定時任德軍國家安全部部長,納粹軍階第三大人物Reinhard Heydrich。同年5月,決心復國的勇士們執行任務,他們知道無論行動成敗,都必須將生死置之度外。

douban-logo imdb-logo   

Anthropoid,猿人行動,類人猿行動

'Anthropoid'由Cillian Murphy, Jamie Dornan領銜主演,英國導演Sean Ellis執導而且參與編劇。故事萃取真實歷史事件當中最具商業元素的題材拍成本片,也就是劇中人物如何密謀暗殺行動,以及行動之後的頑強抵抗納粹瘋狂式的查辦。雨木特別感到意外,以Sean Ellis過去的作品,也許在這裡鋪陳較多文戲?其實不然,本片的武戲較多,暗殺過程,死守教堂,幾段動作戲緊張刺激,它是一部陽剛的二戰電影。

沙漠女王電影海報
喜歡這部電影的讀者,也會感興趣


雨木隨筆


'Anthropoid'來自於真實歷史事件,也是典型「不成功便成仁」的故事。大小銀幕那麼多英雄飛天遁地,偶爾看一看烈士的故事也不錯。

歐式花園大廈


名為猿人行動(Operation Anthropoid)的暗殺任務,歷史上的前因與後果在電影裡有大概提一下,至於為什麼捷克人會爆發1942年的暗殺行動,往前4年「他們」簽訂的慕尼黑協議是導火線。

那時納粹把奧地利納入德國版圖,併吞大計接下來鎖定捷克斯洛伐克,先由邊界地帶開始產生糾紛,我打一比方,歐式華廈,也可以說是高級公寓。

大廈其中兩住戶比鄰而居,強住戶意圖佔領走廊,鞋櫃、傘桶、雨衣、單車…等等生活用品相繼堆放超越走廊中線,弱住戶進出不便,也許鞋櫃推一推,傘桶挪一挪,若恰巧心情不好,用手推之變成用腳挪之,給強住戶當場目擊,「幹嘛亂動我東西啊!」「怎麼把我傘桶弄倒了咧!」因而產生糾紛,納粹和捷克斯洛伐克的邊界問題就像這樣,可想而知,存在所謂住戶管理委員會主任委員的角色將出面調停。

Anthropoid,猿人行動,類人猿行動

英法,英法深怕那邊界地區出現糾紛,因為一次大戰英法幫了捷克斯洛伐克復國,來日德國萬一攻打捷克斯洛伐克,英法必須參戰,像極了管委會主委「罩」了弱住戶,還答應人家爾後再被超界就會來助陣,英法非常關心那邊界地區的糾紛,不過關心沒太大效果,管委會辦公室離太遠,沒法天天跑上來關心住戶糾紛,此時,納粹這樣的強住戶,發動好幾個師超界,勢態近乎直接把冰箱、浴缸搬出來堵住弱住戶的門口,「走廊我這半是我的,你那半也是我的,並且限期考慮,你家也是我的!」

世界上,恐怕沒有管委會遇過這樣的住戶。

捷克斯洛伐克那樣弱住戶一開門就撞見冰箱,連浴缸這種在走廊上並不尋常的東西也出現了,內心焦急,而英法更著急,和納粹約在慕尼黑開會,開某種「歐式華廈住戶臨時會」之類的會議,期盼能夠藉由交換意見避免更麻煩的事情發生。納粹希特勒找他義大利的盟友墨索里尼,強住戶招了他樓下的好友一起與會,英法這邊跟弱住戶說他們代表就好,捷克斯洛伐克你別來開會,免得自己失控,人家抓狂,弱住戶很是納悶,那些說詞聽起來像買單,卻也像埋單,「他們開會討論我家是誰的,而且我還不能去,旁聽都不行。」後來,弱住戶的擔心還是發生了。

Anthropoid,猿人行動,類人猿行動

英法德義簽訂協議,「走廊全歸強住戶所有,擋死出口沒關係,弱住戶你就忍忍,想出門吃飯變通一下,從窗戶爬牆出去也行,往正面想,說不定過一陣子就復原了;況且,納粹說只要走廊,沒有要霸占你家,我們就這樣決議了。」協議云云盡是姑息之論、綏靖之調,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棄車保帥的棄保。這種協議,那弱住戶捷克斯洛伐克當然不肯接受,英法像賭聖似的大喊各位觀眾,什麼意思?就是攤牌撂話,「如果弱住戶不接受協議,管委會算是已經『幫忙』調停,以後再有糾紛就不管了。」軟硬兼施迫使弱住戶不得不妥協。這結果回顧歷史,它就是1938年,慕尼黑協議,捷克斯洛伐克同意割讓蘇台德地區(Sudetenland)給納粹德軍。

割讓自己的一部分,還以為可以換取平靜的日子,未料幾個月之後,納粹全面壓境,徹底佔領捷克斯洛伐克。

亡國的捷克斯洛伐克成為納粹重要的兵工廠,只是奴役統治之下,產能不太漂亮,而精英分子在英國倫敦建立捷克斯洛伐克的流亡政府,'Anthropoid'的故事就是後來他們為了驅逐納粹,光復國土,密謀暗殺納粹第三大巨頭Reinhard Heydrich。

歷史前因恃強凌弱,外加遭到同盟國領袖姑息主義,讓人感到悲催。電影結局對於猿人行動歷史上的後果附上重點摘要,如小說形式裡所謂的尾聲,也就是我們看完某一故事,最後的最後有那麼一小篇幅說著「他們的後來」。這裡就不說了,總之,下場慘不忍睹。

未曾真正消逝


'Cowards die many times before their death, the viliants never taste death but once.'怯弱的人在大限之前已經死過很多次,英勇的人則只會死一次。

本片出現這段話,除了莎士比亞的文筆,也呼應劇中人物視死如歸的情操。這裡是古典的說法,怯弱的人自私自利,背信忘義,精神上他們像是死了很多次,變成'walking dead',變走肉了。不過,我們是現代人,面對古典的說法,多少存在進一步的看法。

Anthropoid,猿人行動,類人猿行動

古典的東西如怯弱和英勇屬於純粹描述,相對的,好人內心也有一些邪念,或是盜亦有道,這在古典裡面是不太容易聽聞。而現代人的生活比起古代可說是一代比一代複雜,就上面提到的那句話,它強調英勇之人擁有堅毅、貫徹的精神,不會出爾反爾,變來變去,然而,把它放在現代生活來看,英勇之人和怯弱之人是一樣的,精神上都死過很多次,我會說那是成長的蛻變。

每一次我們發現事情和我們以為的不一樣,卻又想要把事情做完,甚至做好,我們需要改變自己的想法、態度,精神上就像是死了一次,每次的死都有割愛和存菁,準確的說,不只是改變,而是蛻變,蝴蝶不需要哭泣死去的毛蟲,毛蟲活在蝴蝶裡,未曾真正消逝。(1024.2016)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雨木散文故事編撰,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
-散文、小說,計畫出版
-精選電影,原創翻譯
以上是我持續在做的事情,希望可以帶給你一些藝文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