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佈欄:2017十一月,雨木廣播電台錄製中,歡迎收聽有聲文章。|站長的話:寫下我看見的東西可以悄悄提醒我是誰,如果還能幫你找到你自己,那就更好了。
2016-09-10

【觀後感】青木原樹海 the Sea of Trees 2015

他的人生走入絕境,意圖自我了斷


the Sea of Trees,青木原樹海,追憶の森


電影


這是一部探討生命的劇情片,描述一名美國男子,他的人生走入絕境,意圖自我了斷,他履行對妻子的承諾──如果時候到了,選一個非凡的地方告別世界。於是,他前往日本,富士山西側名為青木原的森林區,嘗試放空自己,準備離開這個世界,撞見一位日本人,也有相同的執念,卻改變心意,像個走失的遊客在森林裡找出口。男子願意先擱置「任務」,幫助日本人求生,也聆聽他的心情分享,因此,男子漸漸重新思考,自己該不該離開世界?

douban-logo imdb-logo 

the Sea of Trees,青木原樹海,追憶の森

'the Sea of Trees'由Gus Van Sant擔任導演,Matthew McConaughey, Naomi Watts渡邊謙領銜主演。在2015坎城影展獲得壓倒性的負面評價,「影片成功觸怒了每一個人!」然而,箇中玄機耐人尋味。

the Sea of Trees,青木原樹海,追憶の森

「居然會拍這樣而已!居然膽敢參展!居然是他的!」絕大多數的負評內容都是基於Gus Van Sant名導演光環,以致於'the Sea of Trees'這樣的電影作品「太不及格」。

負評來自於某種高標準,無可厚非,就像吃完一桌酒席,知不知道那是出自於國宴主廚之手,甚至有沒有吃過國宴?總是會有不同的想法。評論界一致嚴厲看待,倒也是難得的現象。那些說法都是具體的,電影的確沒有那麼棒,可是也沒有那麼糟。生命、情感、人生觀…等等,大戲常見的一筆一劃,這部片都有著墨,也許它不夠真摯,但也不是虛情,雨木認為,本片還是值得觀賞。


雨木隨筆


青木原(あおきがはら)


位於日本富士山西側的一片區域,面積數千公頃,有森林,有湖泊,也有火山地區的岩石結構,它叫作青木原(あおきがはら),縱然多年來以自殺聖地聞名世界,然而這麼廣大的地帶,原始森林和遊憩區妥善區隔,前往遊玩享受森林浴仍是安全的。退一步說,願意選在這樣幽靜的地方告別世界,當事人本身還是有所自主安排,淡化冤屈和淒厲,算是某種善終。

the Sea of Trees,青木原樹海,追憶の森

青木原一大片的森林海,電影裡蠻常出現的姿態,大都伴隨某種神祕的、靈異的色彩。這次在'the Sea of Trees'是比較感性的,沒有47個浪人,只有2個打算自我了斷的男子,分享彼此的人生感觸,如果讀者們看過電影,應該不算是2個人,對吧?所以,青木原這次是一種襯托,例如電影裡提到的民間傳說「花開在靈魂經過之處」,凶險之地要開出這樣的花,恐怕也不容易。倘若果真如此,這樣的電影要被評論罵翻了我想。

有話想說不好說


電影裡的夜晚,男子和日本人都聽到森林傳來輕柔但是匪夷所思的吶喊聲,男子勇敢的懷疑,是否為某種穿林搖葉之聲?日本人告訴他,那是靈魂的聲音。我回想,那片樹林經年累月聚集了許多有話想說的靈魂,縱使出現於夜晚、陌生,甚至氣溫較低的環境,不算是那麼恐怖的恐怖。

為了讓太太不要受困於該不該答謝,他總是等到茶葉不滿溢,也不見底,才會偷偷塡裝,他笑稱那是夫妻間的小遊戲。

它不恐怖,而是恐怕,因為人生在世,有口難言恐怕最能引發感觸。沒有開竅之前,沒什麼好說,一旦有所感悟,遲早有所感悟,想表達的慾望,現代人稱作找出口,很多時候以為入口門檻高,其實出口才是難尋。又免不了遇到《釵頭鳳》的情境,欲籤心事,獨倚斜欄,難難難。出口找不到,出口塞住了。若是博弈性情中人,沒有出口就自己闖一個,不吐不快,一吐為快,也會遭遇南風打了還是難。自己表達了好快活,人家卻活不了,整個局面還是一個難。既然有些話不好說,索性用做的?

the Sea of Trees,青木原樹海,追憶の森

片中那位美國男子,提到太太喜歡的茶葉,還有那茶葉罐子,為了讓太太不要受困於該不該答謝,他總是等到茶葉不滿溢,也不見底,才會偷偷塡裝,他笑稱那是夫妻間的小遊戲,相處有些小遊戲心照不宣,有些小噩夢也是心照不宣,甜蜜由此而來,辜負,也由此而來。林子裡的靈魂,都有故事,電影也就百餘分鐘,沒辦法逐一娓娓道來,唯獨那代表性的吶喊,教我覺得化作靈魂仍執意呼呼出聲,就是在乎,甜蜜來自在乎,辜負也來自在乎,卻是說不完也聽不清了。

自我了斷


前往青木原自我了斷的人,他們會看見許多勸退告示牌,和電影裡的一模一樣,具體佇立在林間步道最顯眼的地方,而且不只一處,相隔一段距離又可以看見牌子,步伐間距彷彿經過精密計算,又而且牌子上寫的內容,字字珠璣,不卑不亢,很有態度。

青木原

這些都是關於我們時常聽聞的「自殺不能解決問題」,有意思的是,選擇自我了斷一途,不見得是為了解決問題;更有意思的是,死意堅定之人,難道一句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就能使他改觀?也許真的有那麼一句話,就是這一句聽起來不太像。對我來說,自殺是一個不幸的念頭和一個果斷的行為,決定於七十五分之一秒鐘,呈現於千萬種方式。人遭遇不幸,聽了幾句話並不容易因此改變處境;人難得果斷,聽了幾句話也不容易因此改變判斷。這麼說來,就此放生?不對,就此放死嗎?也難說。

情況難以捉摸,旁人能做的是陪伴、對話,嘗試拖延,只要成功拖延,人就可能另起他念,要說令人想通了,後悔了,都是燦爛的後話,事實上,我們永遠沒法先知道自己說了什麼適得其反,掃地還開電扇,惡化當事人的處境,同樣的,我們也很難先知道說了什麼能夠產生溫暖,消除當事人輕生的念頭,只能憑著自己相信的美好去做,很「自以為是」,可是沒辦法,這種生死關頭最需要的就是自以為是。

the Sea of Trees,青木原樹海,追憶の森

'the Sea of Trees'裡面拖住男主角「再想想」,用的方法是某種超自然邂逅,包含了上一段的細節,或許不是那麼劇力萬鈞,但也不失為一種人生體會。如同我一開頭提及,或許它不夠真摯,但也不是虛情,或許人生痛苦得要命,但也不是只有痛苦,還有許多美好的事物,前提是活著才能體會。我一連下了三個「或許…但也…」就是我最想寫下來的內容,人生和這部電影一樣,好不好看,端看怎麼看。(0910.2016)

還有哪些劇情類觀後感?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雨木散文故事編撰,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撰寫小說/精選翻譯電影預告
持續在做,希望帶給你藝文的東西。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