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佈欄:2017七月,熱天午後的冰咖啡,一轉眼就不見了|博客來電影優惠訂票站長的話:我想寫下我看見的東西,裡面有什麼樣的藝術感,那可以悄悄提醒我是誰,如果還能幫你找到你自己,那就更好了。
2016-09-20

【殘篇:第一場雪】

他是恆溫動物,無論環境怎麼變化,他維持著適當的體溫、維持著他的喜怒哀樂,那是他的本能反應,也像是他想要的樣子。



PAC-MAN是一個遊戲,它也叫作小精靈、吃豆人,一個小黃圓在迷宮裡來來回回吃點點,隨著時間出現五顏六色的鬼,吃完全部的點點就算勝利,被鬼碰到就算失敗,單純而且經典的電玩遊戲。有時候,阿丙覺得自己就是PAC-MAN。

動線呈現棋盤格狀,阿丙在一排排的商品貨架來來又回回,他不需要躲避鬼的追殺,也沒有所謂把每一件商品都吃進他的推車內就可以獲得勝利,大賣場就變成阿丙的!倒是他的內心很希望世界上真的有這樣的大賣場,就算被必須被鬼追也沒關係。突然出現一道閃光,雖然大賣場的光線充足,但是這道閃光仍是吸引了阿丙和周圍民眾的注意,彼此開始東張西望,誰拍照?拍照誰?沒有人找出閃光的來源,閃光也沒有再出現過。

阿丙繼續他的採買,買什麼?本期特惠商品目錄列出的超特價就是阿丙的生活必需品,他按圖索驥,在一排排的貨架之中找尋目錄上的特價品,也許真正的迷宮不是大賣場的排列動線,而是生活。

回家的路上天空開始轉陰,一種雨下不下來的低壓籠罩阿丙,但是沒有影響他的心情,反正就快到家,他覺得就算下起雨應該還來得及收衣服。不一會兒時間,兩隻手提著兩大袋的生活必需品平安到家,阿丙站在落地窗的這一邊沒有手可以開門,另一邊他的汪星人已經準備好迎接他,也許不只是迎接主人,更是主人手中的食物,汪星人的尾巴搖得像是神仙手裡的拂塵,把茶几上的信件傳單面紙盒掃得天下大亂。阿丙用腳撩開落地窗,汪星人也用腳擁抱阿丙,突然,又出現一道閃光,汪星人立刻變成烏龜伏在地上,接著傳來一長聲純天然的超重低音,聲音還沒結束,汪星人已經烏龜爬進椅子底下躲起來。「只是打雷啦,不用害怕。」阿丙回頭看了一眼窗外,的確是打雷,而且是今年的第一聲雷,春天…開始了?

「…戀人沒有受傷,只是沒有成雙…」流行歌帶著哀愁的旋律,淒美的歌詞,窗外繼續傳來雷聲,但不是石破驚天的霹靂,始終保持低沈混厚聲聲慢,第一聲雷慢慢消失,阿丙的內心漸漸傳來另一個聲音,像是有人在吶喊。

***

七年前的北方,離家很遠的地方,阿丙遇過一場雪,看著它飄在窗外,看著它落在掌心,眼前熟悉的街道景物披著一抹白。他是恆溫動物,無論環境怎麼變化,他維持著適當的體溫、維持著他的喜怒哀樂,那是他的本能反應,也像是他想要的樣子。下雪的低溫,他的一切反應因此變得遲緩,說話比較少、走路比較慢,甚至慾望也比較沈澱,雪給予阿丙一股安靜穩定的力量,而且是前所未有的感受。家鄉不曾下雪,阿丙也未曾見過雪景,阿丙眼前的紛飛,不僅是那一年的,也是他人生的第一場雪。

第一場雪

第一場雪總是飄得純淨細緻,捎來消息──冬天了,當地人告訴阿丙,第一場雪是受歡迎的,造一個可愛的雪人,來一回刺激的雪球大戰,或者,讓自己喘口氣,享受團聚的溫馨時刻;第一場雪讓人暫且忘卻感冒,雪花在臉上、在掌心,在融逝之前,哪怕是一眨眼的時間,也足夠讓我們回想一年來的滴滴點點。阿丙聽著當地人的描述如此這般那樣的情境,他想要融入,但是,他只能想像。

一切的美麗對阿丙來說都是陌生的,陌生的一切也讓阿丙不自覺的感到美麗,陌生的一切當然包括她,她的金髮、她的水藍色眼睛,還有她時而獨立時而依偎時而生氣說著阿丙一個字都聽不懂的外語。阿丙為了她而放低比較、放低現實,唯獨放不低感情。她說她們家在北極有一大片稻田,小時候不小心在田裡摔了一跤頭髮就變成褐色了。她還說她喜歡打開冰箱吹冷氣,冰冰涼涼的很舒服,因為太常這樣做,眼睛不小心就變成水藍色了。她還說了很多陌生的美麗,無論她說什麼阿丙都相信。但是,阿丙有一件事不知道該怎麼相信,那就是她不願意說的一件事。

玫瑰花、生日禮物,雙手提著兩大袋幸福的可能,阿丙一路走回家,左手那一袋換到右手,右手的那一袋又換到左手,從手尖到頸肩都已經沒有知覺,但是一點也不要緊,如果雕像有喜怒哀樂,阿丙是雕像界最開心的王,至少那一刻是。

眼看就快要到家,忽然下起大雨,雖然沒有降溫阿丙的幸福感,但確實把阿丙淋得很慘。前面轉個彎就到家了,阿丙才要加快腳步,一道閃光頓住他,接著天空的某處傳來一長聲純天然的超重低音,阿丙不以為意,朝著幸福的方向繼續前進,雷聲像是頒獎前鼓舞期待感的配樂,不僅如此,也是那一年的第一聲雷,阿丙也因此從內心到頸肩到指尖都恢復了知覺,他感受到春天來了。雨勢越來越大,袋子探出頭的玫瑰花被打落了幾片花瓣,阿丙用跑的、用游的,只要可以到家,什麼都無法阻擋他。

窗外滂沱大雨,並且持續傳來雷聲,依然保持低沈混厚聲聲慢,卻是阿丙眼前看見的一切,像是天被撕裂的霹靂。家裡所有可以摔碎的東西都被摔得粉碎,杯子碎片、碗盤碎片,還有阿丙根本就不知道原來家裡有那些東西的碎片,遍地佈滿支離破碎,視線由近而遠,一條訓練特種部隊的天堂之路,誰也不知道是否通往天堂之門,阿丙在房門前放下兩大袋幸福的可能,玫瑰花落了一辦,被地上不知名的碎片劃成兩半。阿丙推開房門,房間沒有人,沒有她,只有床邊一封信。(0920.2016)

喜歡這篇短文的讀者,也會感興趣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雨木散文故事編撰,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
-散文、小說,計畫出版
-精選電影,原創翻譯
以上是我持續在做的事情,希望可以帶給你一些藝文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