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佈欄:2017十一月,雨木廣播電台錄製中,歡迎收聽有聲文章。|站長的話:寫下我看見的東西可以悄悄提醒我是誰,如果還能幫你找到你自己,那就更好了。
2016-08-01

【散文】白旗-下

阿丙跟我說,不用學英文了,隨著時間,英文程度自己會提升,然後放了一首歌給我聽。我才想起來這不是很久以前了嗎?


白旗下,white flag 2,雨木散文故事


13年後,阿丙對我提起那件事,我幾乎完全忘記那件事,也忘記我從來就不知道的那首歌,可是,幾乎完全忘記,其實就是沒忘記,我想起13年前那個頭上長角的阿丙,眼前把事情說成英文能力提升的鬼話,似乎他的心情和當初很不一樣?而且,他總算告訴我是哪一首歌。

「這是值得慶祝的一天。」阿丙神秘兮兮地說。我們路過彩券行,阿丙替自己的未來買一張希望,接著走到我們小時候玩耍,而且還沒被拆掉的小公園,尋了一處樹蔭下的塑木行人椅,我還記得像是昨天,鐵椅子的鏽蝕在他腿上劃了一道鮮紅,現在似乎安全多了,阿丙也這麼覺得,於是拿出手機,播放那首歌曲。

'I will go down with this ship,
And I won't put my hands up and surrender
There will be no white flag above my door
I'm in love and always will be...'

再一次我又大驚大怪,這首歌我知道,它是英國創作型歌手Dido的金曲,名為'White Flag',我一邊聽阿丙說他的那套不用學英文了,一邊追朔自己的記憶,追朔阿丙當年把這首歌聽成什麼意思,但是,商行的彩票,我的記憶力,不是一直買就會中,不是一直想就會想起來,索性聽他說吧。

「你知道我是外遇了,但是對她來說並不是,她就一個人,所以我們之間都是我找她,她不可以聯繫我,這個你不是寫故事的嗎?你們很懂那些情況的,自己想像。然後有一次,現在想起來也是最後一次見她,她說身體不太舒服,也沒說怎樣的不舒服,我就跟她約了去看醫生,可是,老婆跟我說小丙突然高燒,弄半天也沒退,我先趕回家,然後和老婆一起帶小丙去馬偕。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怪怪的,所以出門的時候我哄一哄,老婆相信我自己帶小丙去看醫生就可以了,而且小丙其實也沒有很燒,你知道,女人急起來就是…」

「嗯,你說你老婆,『女人』是無辜的。後來呢?」

「好啦,後來真的在馬偕就遇到她,還是她先過來認我的,她看起來沒有生氣,但是我牽著小丙,沒辦法跟她講話,我跟你說,小孩在千萬不能講話,你以為小孩聽不懂,沒錯,他們是聽不懂,但是他們會記得,你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們會突然講出來,很恐怖的,你有小孩就知道了。」

「你又知道我沒有小孩?」
「少無聊了你。

「那是她第一次看見我帶著小孩,不過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沒騙她,她知道我有家庭,她就是第一次親眼看見。之後有接我電話,她說一說頓了,頓了又說,我覺得有點哽咽。」

「她沒有哽咽。哽咽總在掛上電話,懂嗎?」
「你又知道了?那是你的劇本。

「不過…也許是你講的那樣,我是沒有聽出來她哽咽,她只是說她愛我,看見我帶著小孩去看醫生,她沒有看過那一面的我,覺得自己愛得很值得,卻又說就到這裡吧,我不是很確定她在講什麼,但我覺得不太對,她蠻堅定的,可是對我來說有點突然,我就問她怎麼了,然後電話懸在那邊,她沒掛斷,就是不說話…咦?」

「怎樣?」
「你不是很愛插嘴嗎?這邊怎麼不講?」
「這邊不能插嘴。你繼續。」

「喔,那時候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她跟我說不用抱歉,她明白,可是其他的都不說。我有問:『妳是不是受不了?』,我也有問:『妳是不是有喜歡別人?』我想到什麼就問什麼,她一樣是整個靜音,那種感覺很糟糕。」

「你才糟糕。」
「靠!那你說是怎樣?」
「我不說,我在等歌。」

「那首歌,啊對,我問半天之後,她說出那首歌送給我,她說如果想起她的時候可以聽那首歌,後來沒有再見面,也沒有再接我電話。歌聽一聽也就不聽了,你知道我英文不行,那時候拿著一首歌的歌詞去問別人又很奇怪,我只好自己查。歌詞是唱There will be no white flag above my door. I'm in love and always will be.我覺得跟我想的差不多,所以聽一聽就算了,反正,就回去原來的生活。」

「那現在又是為什麼?」

「因為我發現我搞反了,當時我以為那是唱『門前不會有白旗,我戀愛了,我永遠都戀愛著。』我就想她應該是喜歡別人了,也畢竟我們那時候的關係,彼此都有壓力,她又蠻有個性的,不太想要『投降』,如果遇到更合適的,喜歡上別人也很正常,我只是有點生氣她到最後都不願意說。

「都那麼久了,開車的時候廣播放的,我聽一聽就覺得好像不對欸,應該是某種成全,她不想說自己投降認輸了什麼,但是她知道怎麼回事,而那句也不應該是我以為的『我戀愛了,永遠都戀愛著。』而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講?比較像是『我感受到自己在愛裡面,我永遠都可以這樣感受到。』倒不是真的喜歡上別人,想一想她當時真的…真的很替我想。」

「…天啊。」
「你幹嘛?」
「我快哭了。」
「太誇張了吧。」

當我得知那一首歌是'White Flag',看著阿丙在自己的歲月裡,沒有「她」的日子裡,明白了一些,或遲或早,像是他注定要明白的東西。只不過,是遲是早,都不容易。(0801.2016)

還有哪些散文?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雨木散文故事編撰,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撰寫小說/精選翻譯電影預告
持續在做,希望帶給你藝文的東西。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