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佈欄:2017七月,熱天午後的冰咖啡,一轉眼就不見了|博客來電影優惠訂票站長的話:我想寫下我看見的東西,裡面有什麼樣的藝術感,那可以悄悄提醒我是誰,如果還能幫你找到你自己,那就更好了。
2016-08-01

【散文:白旗-上】

阿丙跟我說,不用學英文了,隨著時間,英文程度自己會提升,然後放了一首歌給我聽。我才想起來這不是很久以前了嗎?



抽屜很裡面很裡面的東西,裡面到了幾乎忘記有這麼一件東西存在,它是阿丙的婚外戀。那一段外出牽過的手、吻過的人、發生的事,只是用鉛筆寫在心裡,如果他想拿橡皮擦,也沒有人看得出痕跡。結束之後,他是幸運的,也是沮喪的,平安回到原本的生活,唯一不同的是多了只有他自己知道的難過。


阿丙依然上班、接小孩、過日子,看起來什麼都沒發生過。開車還好,就是講話的時候,講一講容易發呆,而他本身就具備憨龜龜的保護色,因此,不細看倒也看不出來他有心事,尖銳的說,不容易察覺這個人才結束了一段婚外情。直到他告訴我,那些內容像是阿公的回憶,不是那麼完整,也不想那麼完整,最要緊的是他只會想他想講的。換句話說,當我知道的時候,電影已經散場。只不過,聽他描述,我懷疑似乎那段情還沒有散戲。


白旗whiteflag


漢堡王店內除了阿丙和我,還有陌生的動物在那邊做著他們該做的事情,像是速食店的固定班底。我不趕時間,就是覺得不太自在,空調太冷、聲音太吵,還有面前一動也不動的阿丙,桌上的卡布奇諾聖代上的尖尖,我看著它彎曲,看著它滴了一滴下來,阿丙總算吐了幾個字:「好像有點吵?沒差,熱鬧比較好,熱鬧比較看不出來。」他繼續說,人家比他勇敢,手起刀落斬亂麻,而且用一首歌當作「分手歌」送給阿丙,如果想知道心情,如果還會想知道?心情都在歌裡面;那首歌也是不必還君的明珠,沒有絲連,沒有懸念,給了就是給了。我大驚大怪的問他:「這些都是人家跟你講的?你是遇到什麼人啊!」阿丙並不覺得特別,他只想知道歌在唱什麼,人家到底想傳達什麼,他全副精神貫注在沒有道理的愛情深巷,企圖找到通往大街的出口。可是阿丙呀,為什麼你想在漢堡王裡面點滷肉飯呢?你自己知道結果會怎樣嗎?


我一直記得這件事情,阿丙認為就知道,都說千金難買早知道,驀然回首就知道,他就是知道一切如他所料,果然人家另結新歡,果然人家移情別戀,他說歌裡唱的就是那個意思,化在音樂的旋律裡勸退他,別了他。卻是阿丙橫著說豎著說,就是不跟我說是哪首歌。他開始列單子,自己這樣,人家卻那樣,自己還沒有,人家卻已經,逐一細數,像是一張採買清單,上面寫的全是倒店貨。帶著理智的不爽,聽起來好彆扭,況且,阿丙這樣冷靜的生著氣,聽他說話就像吹「冷氣」,這種冷氣吹久了不太舒服,我決定冒險把它關掉:「究竟是哪一首歌?可以跟我說嗎?」然而,我像個小孩似的,找不到冷氣遙控器,也搆不著冷氣開關,只能任由阿丙繼續。


友情讓我願意繼續聽,不過除了已經聽到的故事之外,也沒有再聽到其他的內容。我心想,定情贈鑽戒,分手送情歌,都是重量級的心意,也許阿丙當時有怨,什麼心意都會深化他的恨意,都說需要時間,也許繼續走一段歲月,也許阿丙會有不一樣的感受?也許往後的歲月裡,也許已經沒有也許,那麼多的不確定,我又何苦在別人的人生故事裡徘徊?也許是我的宿命吧,噢!又一個也許。(接下篇)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雨木散文故事編撰,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
-散文、小說,計畫出版
-精選電影,原創翻譯
以上是我持續在做的事情,希望可以帶給你一些藝文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