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佈欄:2017九月,每個人的難都不太一樣|站長的話:寫下我看見的東西可以悄悄提醒我是誰,如果還能幫你找到你自己,那就更好了。
2016-08-06

【觀察:第二作者】

翻譯《屍速列車》的時候有一段小花絮,帶給我很大的意義。特別感謝한반지 영화 예고편 포스터


寫在前面


【雨木H頻道】選的片子都有它精彩的地方,可能是娛樂、啟發,或是兩者兼顧,甚至片子不太好看,但是預告片做得很棒,也是OK的。這也說不上什麼分析判斷,就是經驗吧。

train-to-Busan

進入翻譯的階段,片子是哪個語系是個頭痛的問題,例如這片《부산행》,很明顯它是說韓文的,我只好求救한반지 영화 예고편 포스터,他跟我一樣在Y台經營非官方的電影預告片頻道,當然嘛,他的是做韓語字幕,我的是做繁中,就是他的規模比我的大很多啦。很意外的「同行」,我們在身處兩地,卻遇到相同的現象,有些觀眾「想要觀賞外國電影真正在講什麼」,所以很意外的「同行」就是指我們遇到相同的現象,也有相近的理念,能力所及帶給影迷純粹的翻譯字幕。這部活屍片的預告,也透過他的技術支援,我才能順利完成繁中字幕。

我決定不了翻譯片名,但是我嘗試做到最貼近故事原意的翻譯字幕。

如果覺得搞這麼麻煩幹嘛?官方也有得看不是嗎?當然OK,我舉一個例子,不用深層探討什麼人生的題材,就舉這部娛樂感十足的活屍片《屍速列車》,它有魔鬼藏在細節裡,就是奧妙的意思啦。

預告片一開始有一個女人的聲音在跟男主角講電話,她是男主角的誰,我們不知道,但是聽下去也許就有線索,他們是這樣說的:

女:「素恩說她明天回家,就算是她自己一個人也要回家。」
男:「小孩自己一個人可以去哪裡啦。」

你讀出線索了嗎?這是夫妻的對話,他們處在工作與家庭兩地往返的狀態,加上一點點人生經驗的揣測,先生比較在乎工作。而這兩句對話,在預告片開頭只有短短幾秒鐘,塞這麼多字進來是無法觀賞的,所以必須精簡扼要,尤其妻子的不安,先生的不耐,我特別在乎口吻一定要翻譯到位,接下來片子帶到幾位重要的旅客,象徵各自有各自的平凡人生,然後遇到非比尋常的災難。讀者們再回去觀賞預告片,就很清楚我舉的例子啦。


第二作者


不管怎麼翻譯,都會牽涉到所謂的「第二作者」,這是無可避免的。如'La migliore offerta'提到的概念,任何仿製畫當中的一筆一觸,都包含了某種揣摩式的再創作我在翻譯預告片的時候,將第二作者以一種「尺度」規範起來,也可以說是理念,這是很重要的。

東西視為商品,好比說電影,翻譯的片名就有諸多考量,但是萬變不離其宗,怎樣可以在短時間內記住,怎樣可以吸引人消費,那就怎樣做吧。

the-best-offer-poster

可是,我納悶,普遍看見的作法,一副似乎電影原產國就沒把電影看作商品?例如上面提到的片子,無論是韓國電影부산행、義大利電影La migliore offerta,他們是電影原產國,也會在乎能不能賺到錢,他們身為第一作者,片子叫作「釜山列車」、「最佳出價」,不盡然只是純粹創作,都有考慮市場反應。然而,東西到了我的家鄉,就變成「屍速列車」、「寂寞拍賣師」,這種第二作者過於旺盛的再創作,果真如我們常被灌輸的觀念,符合本地文化,比較容易被記住,接受度較高?

換句話說,想要賺到錢的第一作者都已經定名,那些決定中譯片名的第二作者們,採用的方式有比較高明嗎?

進口人家的東西,飛機大砲,冰箱洗衣機,然後「改良」它們,回頭看看,我們做了不少這樣的事情,但這些都是看得見摸得著的物品,改良之後更適用於我們的生活,有它的必要。

而電影是文化,是所謂的軟實力,在譯名、內容對白上也玩改良,那麼多年來,以為觀眾不太在意嗎?說不定還真的不太在意吧,我不知道,也說不定已經存在很多人是在意的。每個受眾組合裡自有它的比例分配,只不過我觀察,在乎信、達、雅的翻譯方式,這樣的觀眾比例人數提升了,很可能與外語能力的進步,教育程度提升,高度相關,換句話說,大家見多識廣了,想要的東西會有所不同。

第二作者的尺度,以我的信念在【雨木H頻道】繼續拿捏合度,始終強調,這是孰輕孰重,而不是誰對誰錯,市場主流的作法有沒有比較高明,比較能賺到錢?他們自己也在看吧。

另一方面,當我是第一作者的時候,散文、難產但是持續努力撰寫的小說,揮灑空間就變得寬闊。觀察那些風格的第二作者,若是真的有那麼多創意點子,為什麼不自己寫故事呢?除了翻譯,也一起動筆寫故事嘛,就是生計或許辛苦啦,啊哈哈哈哈哈哈!沒辦法,我們都需要一些idealist。(0806.2016)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雨木散文故事編撰,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
-散文、小說,計畫出版
-精選電影,原創翻譯
以上是我持續在做的事情,希望可以帶給你一些藝文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