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佈欄:2017七月,熱天午後的冰咖啡,一轉眼就不見了|博客來電影優惠訂票站長的話:我想寫下我看見的東西,裡面有什麼樣的藝術感,那可以悄悄提醒我是誰,如果還能幫你找到你自己,那就更好了。
2016-08-29

【散文:繼承信】

一秒鐘,再怎麼光怪陸離的事情,每個人都有那麼一秒鐘,內心映演著一齣森羅萬象皆可能之超現實小劇場…



自從那件事情之後,我沒有和阿丙見面已經有四年了,但是我們保持電話聯繫,大都是他說我聽,其餘的我不敢多問,包括那封信的後來,我也不敢問。阿丙離開公司,也離開了某種生活,某種被社群網站、行動通訊應用程式包覆的生活。他要回去叔叔的自助餐店幫忙,這些近況緩和了我對阿丙的牽掛,他的生活有新的嘗試和變化總是好的,但我除了牽掛之外,也很八卦,我更想知道那封信的後來,阿丙沒有再提過,一提傷神,再提傷心,也許他覺得過去就該過去,也許吧?

午後三點,窗外透進來的光突然變弱,像是某種可變電阻的旋鈕裝置,不知道誰的指尖輕撥,整個世界就突然變暗。其實,也沒有那麼突然,梅雨季的午後都是這樣的,只是我不能預先知道幾點幾分會下雨。雖然查一查氣象資訊就知道了,但是生活已經夠多黑色幽默,不需要再多一則,什麼意思?當它顯示降雨機率為50%,下雨還是不?依然只有天曉得。

一段時間沒有阿丙的消息,打給他還是不打給他?又是一個天曉得。以往的經驗,阿丙和我各有生活,有生活就會有事,有事就該關心,但我們習慣讓事情發展一陣再關心,像電影裡說的,讓子彈飛一會兒。然而,這一次子彈不知道飛去哪了,無消無息的時間比較久,阿丙離開公司去幫他叔叔,已經是七個月前的事情了,因此我才會猶豫自己的習慣,既然已經是習慣,怎麼還會猶豫?這種感覺是矛盾的。鈴鈴鈴鈴鈴!話機似乎讀了我的心,傳來阿丙的聲音,說是順道過來坐坐,我覺得正巧,便等他過來。

雨木散文故事

一大片烏雲的來勢洶洶,偏偏雨就是不來,沒有烈陽,也沒變得涼爽,那一種低壓籠罩好不舒服,不舒服又要等待,的確無聊賴。我在這種時段等阿丙過來,要做什麼都還太早,要做什麼也都太遲。牆上的時鐘,整個人像是卡在秒與秒之間的刻度裡,動彈不得的時候最適合用來胡思亂想…的確,阿丙和我的聯繫週期,間隔時間差不多就會發生,許多事情也有這樣直覺式的規律性,覺得它會發生,它遲早會發生,既然是阿丙帶給我的人生體驗,那就把它命名為「丙非定律」,定律是有但書的,如果急著確定遲早發生,到底是遲還是早,那是一點線索也沒有,總之,時候到了就會發生。不過,這「丙非」也有許多例外,橫財不算、愛情不符,擁有美好的人生?我想想,只要認真工作,快樂生活,遲早可以擁有美好的人生?…好像也說不通。這麼說來,並沒有那麼多事情符合「丙非定律」。我只能說,等人的時候還是放空自己的心,最好不要想事情,不然只會一堆煩惱找上門。嗶嗶!電鈴響了,阿丙找上門來,他應該不會是煩惱吧?

兩杯冰鎮的紅茶,玻璃杯佈滿濕潤的水珠,阿丙的手指像雨刷,在他拿起杯子的時候把水珠刷到杯墊上,也滴了一小滴在他大腿上,然後咕咕乾了整杯,他有健康牙齒,鋼鐵胃腸,他是那種不管多麼冰的東西都可以喝一大口的人,我不可以那樣喝東西,其實我很久以前是可以的,我們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做許多事情都是可以的,不是嗎?我看著阿丙乾了整杯冷飲,於是他被傳染了,玻璃杯的水珠都跑到阿丙的額頭、頸子,而且每一根頭髮都變得比較粗,趁著他去洗臉,我給他再添一杯冰紅茶,等他回來說故事。

阿丙曾經告訴過我,他想要開一間二手傢俱的小舖,除了翻修翻新的再生品,也包含他親手木工的傢俱,那是他喜歡做的事情,那是他的夢。至於能不能因此賺到大錢,他覺得日子過得去就可以了。阿丙現在告訴我,他以為自助餐店的新生活是某種階段性的義舉,一方面幫忙親戚,另一方面存一些築夢基金。固然做吃的一行辛苦,只要別發生大錯,總是可以存到錢。事實上,阿丙叔叔的自助餐店是繼承叔公的生意,生意經營得不好也不壞,像是還算留心保養的中古速可達,上山下海沒辦法,平日代步沒問題,性能也就差強人意,所以,錢是有存到,偏偏沒存在阿丙的口袋裡,只怪他叔叔的老毛病,累績有感的盈餘就拿去麻將掉了,不時還向阿丙伸手,這該怎麼辦?阿丙離他的夢想依然有一大段距離,難道上天暗示他潛龍勿用,或許他繼承了叔叔的自助餐店,等到他當家做主,新創產業之自助餐兼二手傢俱小舖,內用五十個便當就送純手工木質精美小折凳?坦白說…誰也不知道目前該怎麼辦,事情不時出現變化,變化和阿丙想像的不一樣,那就是生活,一個出人意表的婊子,並且讓人離不開她。我相信阿丙會有辦法的,縱然這一次聽起來他一點辦法也沒有,但我還是相信他會有辦法的。當他一說…果然我的直覺正確…他說他可以等,等著某一個遠房親戚往生,親筆囑咐留給他一大筆田產遺產各種產,等到繼承的那一天就行了。我是主治大夫,此刻無病可醫,面前這位老兄仍保持幽默感,基本上也不算有什麼令人擔心的大病。

「不過話說回來,我還真的收到一封關於繼承的電子郵件。」阿丙拿出他的手機,他想要找出那封郵件給我看。一封密密麻麻長篇信,而且全是英文,「你什麼時候懂英文了?」我以認識幾十年的口氣問阿丙,他說:「是不太懂啊,看完內容之後更不懂,反正你先看吧。」那封信來自某個使用男子名的…人吧?透過社群網站得知阿丙的信箱,並且寄來那份訊息。不僅是密密麻麻的英文信,而且佈滿金融名詞,可是仔細閱讀,文法口語,甚至有幾處小錯誤,不像母語是英文的人寫的,到底是誰?我決計讀完它。

寄件者的屬名使用拼音Jia-Chen CHAN,姑且稱之陳家成,任職匯豐銀行某間看不懂名稱的分行的海外投資課長,陳某人告訴阿丙,目前經辦一筆被遺棄的款項,原本由一位叫作Victor Bean的貴賓簽署的七年期理財專案,金額3,500,000美金,已經進行三年,這三年平均年化收益率達到29%,讀到此處,我已經被那個不可思議的年化收益率所震攝,因為它不是不可能,而是如果它是可能,那位陳家成實在是業內中的業內內,高手中的高高手,有這樣斐然的投資績效,他還需要上班嗎?而且這封信和阿丙有什麼關係?我想我必須繼續讀下去。

「…實不相瞞,這些都是保密性資料,我不能也不該告訴你,但是,發生了一件事,所以我寫這封信給你。

「三週前,Victor Bean失去聯繫,直到新聞證實,他在英國愛丁堡郊區的一樁交通意外事故身亡,以至於委託本行的專案不得繼續進行,我在銀行業服務二十多年,依照程序該款項須由委託人的遺囑,或遵照其法定繼承人的聲請內容辦理後續事宜,然而,兩者都不存在,Victor Bean遺留的資產,將在三個月內納入公庫。

「3,500,000美金,只要一位法定繼承人的身分,這筆數目就可以成為你我看得見摸得到的真金白銀,情況並不多見,它幾乎是一生一次的機會,我正在準備已故客戶Victor Bean的法律文件,並且採取六四分帳,與你聯繫之前,我已經準備許多的資料,六成比例合情合理。款項將會經由合法管道匯入你所在的國家的銀行帳戶。在此必須強調,如果你沒有任何參與意願,請務必刪除這封信,並且忘記我所說的一切,不要因此毀了我的工作,我是有家室的人,嘗試把握一生一次的機會改善我家人們的生活。如果你願意參與,請回覆我,我會寄給你進一步的資料以完成轉帳。

「考慮期間,你可以參照我的人事資料,撥打電話給我,或是預約面談,你可以談所有你想要談的事情,但是,只要提及任何有關這封信的內容,我不會回答,而且我會當作不認識你。

「靜候你的回覆。 -Mr. Jia-Chen Chan」

一秒鐘,再怎麼光怪陸離的事情,每個人都有那麼一秒鐘,內心映演著一齣森羅萬象皆可能之超現實小劇場,聲音來自於7種慾望、7種心態,或是7項原罪?讓人就是有那麼一秒鐘願意相信自己的想像,只不過人生這台老虎機顯示的777是不是一項幸運大獎,當下那一秒鐘是很難判斷的。

讀完郵件,我去房間拿了一條摩卡色的大浴巾披在肩上,然後回去坐在阿丙面前,右手握著他的手機,雙手交疊在腿上,微笑的看著他。阿丙困惑的說:「笑什麼笑?你在幹嘛?」的確,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幹嘛,如果李奧納多達文西在旁邊,應該可以畫出一幅男版蒙娜麗莎的微笑,然而眼前這位老朋友不是畫家,而是疑似收到詐騙郵件的潛在苦主。我晃晃手中的手機對他說:「這信你信?」阿丙說他不相信,而且他的口氣是拜託!怎麼會!怎麼可能會有人相信這種事!上一次我問他信不信太陽餅是用太陽光烘培而成,他也是這樣的口氣回答我。當我正要問阿丙這封信的後續如何,茲茲茲,我的右手突然傳來一陣酥麻,阿丙奪了手機一看,螢幕旋即朝著我,上面顯示──新郵件來自Jia Chen Chan。(0829.2016)

雨木散文故事
喜歡這篇散文的讀者,也會感興趣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雨木散文故事編撰,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
-散文、小說,計畫出版
-精選電影,原創翻譯
以上是我持續在做的事情,希望可以帶給你一些藝文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