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佈欄:2017九月,每個人的難都不太一樣|站長的話:寫下我看見的東西可以悄悄提醒我是誰,如果還能幫你找到你自己,那就更好了。
2016-07-08

【散文】蜘蛛網

蚊子、蛛網、牙診所,一眼看去就是奇景,或許我漏了細節,應該從頭說起


蜘蛛網,雨木散文故事


71巷是一條六米寬的單行道,兩排都是五層樓矮的老公寓,巷的一邊停滿四輪車,另一邊停放零零星星的兩輪車,偶爾出現三輪車帶著廣播:「壞銅壞鐵倘賣沒?報紙簿仔紙倘賣沒?」過去卅年來就是這樣,也許未來卅年也還是這樣,這就是71巷。

巷子裡有一間牙醫診所,如果午後前往看牙,不看牙沒關係,路過也可以,而且最好是傾盆大雨之後,可以遇見奇景,不過,人欲見奇景,多少還是講點造化,牙醫診所的「生意」很好,數十年來倒也沒聽說過有什麼人遇見奇景,也許來的時候牙痛,離開的時候心痛,看牙很貴嘛,哪還有心情找奇景。坦白說,我只是意外看見的。

診所位在71巷內某一棟老公寓的一樓,先看見庭院,本來空無一物,後來變成一座微型植物園,穿越庭院上三層階,才是診所的入口。屋簷、大門,一系統的櫻桃木仿和風建築,聽說老牙醫是留日的,或許這一眼看見的所有,都有它們的原因。

街坊遇見老牙醫忙著換盆移株,澆水施肥,直誇庭院植栽越來越茂盛,照料有佳,看牙兼賞花,真是好地方。老牙醫挺得意,但不至於驕傲,他總是謙虛的回答沒什麼大不了的,就是上了年紀比較有時間拈花惹草,街坊噗哧,起初我不明白街訪笑什麼,問他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聽了幾年,漸漸聽出所以然,和街坊一起噗哧。不過話說回來,庭院植栽固然茂盛,卻也引來一堆蚊子,也許蚊子太小隻了,街坊們看不清楚,所以不聊討厭的蚊子,只談翠綠的植栽,也算是街坊之一的蜘蛛,牠們沒有辦法忽略蚊子,尤其是午後下完一陣大雨,牠們本能般開始張羅,等待他們布好天羅地網,我說的奇景就出現了。

蚊子、蛛網、牙診所,一眼看去就是奇景,或許我漏了細節應該從頭說起。

只要蜘蛛結好網,老牙醫便會告訴他的助理不要清掉那些蛛網,因為那是純天然的強效捕蚊裝置,我覺得有道理,不過我們身在後現代,這個覺得純天然,那個認為髒死了,道理認主人,沒法強灌。有時候蜘蛛太興奮,網結得略大,進出診所挺嚇人的,和恐怖片的恐怖效果一樣,當你發現的時候並不是東西恐怖,而是它已經離你很近。正巧過路患者甲,一臉網路上不知道怎麼查到的地址電話口碑,牙醫助理最常說的第一次來嗎?第一次來先填資料的患者甲;一看就是牙痛徹他的心扉,沒有注意到診所屋簷結了偌大的蛛網,哎呀!嚇得不看了,嚷著怎麼那麼髒都不清,這間不要看了。診所的生意因此受到負面影響,但是老牙醫不以為意,堅持純天然必須存在。

退一步,我站在巷子觀賞奇景,牙診所一片翠綠之後,街坊覺得賞心悅目,但引來的蚊子,只有蜘蛛覺得滿意,牠們再也不用尋尋覓覓,只要在屋簷結好網,滿庭院的獵物自投羅網,連帶消除了庭院蚊害副作用,可是蛛網太過精巧細緻,嚇跑過路患者甲,甚至乙丙戊己羊群效應,求診的人變少,牙診所生意也就變得門可羅「蚊」,蚊子、蛛網、牙診所,在四坪大的庭院形成生態圈,誰幫了誰,誰又害了誰,都難說。當年老牙醫打趣的說拈花惹草,起初我聽不懂笑點,在歲月裡漸漸聽出所以然,如今看著這幕奇景,似乎也漸漸看出所以然。(0708.2016)

還有哪些散文?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雨木散文故事編撰,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
-散文、小說,計畫出版
-精選電影,原創翻譯
以上是我持續在做的事情,希望可以帶給你一些藝文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