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佈欄:2017九月,每個人的難都不太一樣|站長的話:寫下我看見的東西可以悄悄提醒我是誰,如果還能幫你找到你自己,那就更好了。
2016-05-06

《蘇博拉》Suburra 2015

一樁命案撕毀街頭、政界和教廷檯面下的約定,血色將至…


suburra,蘇博拉


電影


suburra,蘇博拉

這是一部帶有政治色彩的犯罪驚悚電影,由義大利電影公司01 Distribution製作,描述羅馬郊區的土地開發案,為了落實建設全新賭城的願景,刀口舔血的街頭幫派分子,西裝筆挺的國會議員,還有神的僕人,所有的關係人鎖定開發案中龐大的商機,穿梭在法律與江湖規矩之間,未料一樁命案撕毀街頭、政界和教廷檯面下的約定,血色將至…

douban-logo imdb-logo

suburra,蘇博拉

'Suburra'在2015的義大利電影市場獲得亮眼的票房成績,也引起美國片商注意,將電影故事改編為電視劇版本,預計2017在Netflix數位串流平台推出。

江南1970,강남1970
喜歡這部電影的讀者,也會感興趣


雨木隨筆


Suburra


古羅馬時代,Suburra曾是著名的紅燈區,而且高層人士經常在此密談,聲色交歡,利益交換。以這個區域名作為這部電影的片名,等於是一種暗示──盤根錯節的利害關係。

suburra,蘇博拉

大象放進冰箱


盤根錯節的利害關係聽起來很複雜,電影描述將特定區域開發為賭城,活化那塊土地,雨木聯想到一則笑話,如何把長頸鹿放進冰箱?只要打開冰箱,把長頸鹿放進去,然後關上冰箱門。那麼,又如何把大象放進冰箱?我們先打開冰箱,把長頸鹿拿出來,再放進大象,然後關上冰箱門就完成了。它是一則笑話,但是換一個角度,它也有另一種啟發。

suburra,蘇博拉

土地開發、整理客廳,或是把這個抽屜和那個抽屜的東西對調,無論事情大小,事情總是單純的,和大象放進冰箱一樣單純,但是為什麼我們覺得事情複雜?因為凡事超過一個人以上,事情便不再單純,牽涉越多人,也就越複雜。土地開發聽起來是一件龐大的案子,一個人無法完成,它需要一群人才可以完成,就如'Suburra'的故事,國會裡推動法案,街頭上負責執行,每一個人做好他們該做的,事情不就完成了?偏偏我們所在的世界,大家最不能、也最不願意的就是「做好該做的」,什麼叫作該做的?張三覺得他不該做這個,李四也覺得他不該做這個,張三覺得李四應該做那個,李四又覺得張三才應該做那個,轉了一大圈還是停在原地,換句話說,要讓一群人齊心協力往同一個目標前進,必須找出每個人心中想的,而不是嘴上說的,有人說那會是某種共同的信念凝聚一群人,也有人說那是共同的利益。

suburra,蘇博拉

做好那些該做的


'Suburra'的土地開發案牽涉幫派份子、國會議員、神的僕人,那麼一大群人,信念是建設羅馬市,利益自然不在話下,畢竟沒有一方是善男信女做慈善,湯煮好了大家都會分到一杯羹。有了信念也好利益也好,大家做好自己該做的,情況看起來就是如此。說來說去有回到大家做好自己該做的,這就是上一段提到的核心問題──每個人最不能、也最不願意的就是做好該做的。

suburra,蘇博拉

片中幫派份子寄望開發案可以翻轉自己顛沛流離、刀口舔血的生活,很多故事裡常看見的幹一票遠走高飛;國會議員如果順利推動法案、落實開發建設,名利雙收光彩的延續政治生命;神的僕人也就是教廷人士,他們想要高枕無憂,找聽話的去做事,不聽話也沒關係,廢掉再立,始終是權力遊戲的幕後高層。

這些是每一方自認為該做的,當然也有他們認為不該做的,幫派份子遇到勢力衝突,連命都快沒了要怎麼幹一票遠走高飛,生死關頭再怎麼樣也不該丟了小命;國會議員不想弄髒自己的西裝,打打殺殺的東西怎麼會是自己該做的,於是又回到最高層的教廷人士,樞機主教的華麗袍子,不可能出現在議會,也不可能出現在街頭,那些不聽話事情辦不好的通通換掉。

suburra,蘇博拉

牽涉許多人的事情,總有人會被犧牲,而且殊不知自己會被犧牲。我們也可以在出色的韓國電影《江南1970》看見相同的情節,甚至在我們真實的社會裡看見。不管喜歡與否,它一直都在發生。

p.s.義大利電影的劇照總是很有質感。

收藏


suburra,蘇博拉
《蘇博拉》Suburra 2015
前往博客來收藏電影小說(英)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雨木散文故事編撰,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
-散文、小說,計畫出版
-精選電影,原創翻譯
以上是我持續在做的事情,希望可以帶給你一些藝文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