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佈欄:2017九月,每個人的難都不太一樣|站長的話:寫下我看見的東西可以悄悄提醒我是誰,如果還能幫你找到你自己,那就更好了。
2016-04-17

【短篇】未婚的重量

電影裡說靈魂若有重量約是21公克,她覺得未婚若也有重量,至少百萬公斤


雨木散文故事,未婚的重量


「女性30歲以上未婚是國安問題。」淑芳聽到這番話的時候只覺得30歲以上仍未婚對周圍的人來說是某種問題,於是她想想,這樣也算問題?

某日,淑芳和她的堂姐一起吃飯,感覺就像昨天她才羨慕堂姐新剪的髮型,一晃眼人家已經是個捲起袖子督促孩子吃飯的媽:「你是大葛格了,吃飯吃快一點,不要玩食物!」很媽媽的一段話,卻是堂姐的口中說出,一時讓淑芳無法相信那是真的,而且,一瞥堂姐的背影,整捆烏黑的稻草被鯊魚夾咬住,夾頭斷了一小片,天啊!這樣的小物都是用到不見了,怎會是用到壞掉了!堂姐似乎很久沒有做頭髮,很久沒有逛街,留著一頭犧牲奉獻的自然髮型,夾著一隻活了千年的鯊魚。不管怎麼樣,堂姐的髮質依然很好,不過,淑芳一瞥的時間太久而被發現了,堂姐說:「妳在看我頭髮?不要看啦都沒時間整理,分岔好多,而且──葛格!東西不要用手抓。」的確,堂姐真的很忙,忙到一句話都來不及說完。

淑芳看著侄兒,侄兒看著他的碗,手心朝上握著湯匙,推倒碗裡的食物小丘。堂姐的督促起了效果,她轉過來告訴淑芳:「我們這個還算叫得動…」如此這般那樣的媽媽經,淑芳覺得堂姐雖然少了自己的時間,但是過得很幸福。突然了分神,那一句句的管小孩吃飯,使淑芳想到自己所在的社會裡,似乎也有一個聲音督促著她:「已經過了30,有些東西妳不能不知道。」…什麼東西她不能不知道?堂姐不知道淑芳想到什麼想得走神,淑芳只慶幸她的堂姊當時沒有隨口劈來一句:「妳什麼時候要結婚?」不然淑芳應該會立刻尖叫。淑芳想的不是不結婚,而是每次想到這件事情就會影響心情,電影裡說靈魂若有重量約是21公克,她覺得未婚若也有重量,至少百萬公斤。

什麼樣的百萬公斤?它們是來自外界和內心的壓力,其中一個外來的壓力是淑芳的老爸,對女兒很貼心卻又著急著抱孫子的老爸。淑芳知道老爸知道不能給她結婚的壓力,老爸不知道淑芳知道他抱孫子的想法,以至於淑芳和老爸的互動關係就像這些句子一樣複雜。

想起日劇《結婚不結婚》其中一個單元故事,單身等同不孝順嗎?淑芳最不願意做的事情就是讓老爸感到女兒不孝順,可是在這個社會環境下,如果淑芳能對老爸解釋單身與不孝之間的差異,電視上恐怕也不會有人說30歲以上未婚是國安問題了。

同樣的,在工作環境裡,志雄跟淑芳差不多時間進公司,三年前志雄結婚,人家總是認為已婚的男職員比較有肩膀,志雄本來就做得不錯,現在有婚姻加持,每天上班都很愉快。那麼女孩子呢?未婚的女職員得先看看她幾歲仍未婚,超過30似乎比較有「問題」。這種目光壓力,讓淑芳狂想時光倒流回到第一天上班,雖然資淺很辛苦,卻沒有任何眼光認為她有「問題」,要說淑芳對號入座嗎?她總不能一輩子站著上班吧!

最難描述的是內在的壓力:淑芳不排斥婚姻,可是期待戀愛,她單單寫下這個念頭,寫在只有她自己能夠閱讀的日記本就已經相當有壓力。淑芳不願意在步入婚姻之前,內心只有過相敬如賓的前任,山寨版的戀愛記憶。淑芳為了期盼而等待,並不是年輕的妄想,而是看起來很堅持,卻隨時都有可能因為年紀而妥協的期待,至少,目前她還不想妥協,因為哪怕是一天也好,有那麼一瞬間讓她感受到戀愛的滋味,也許隔天開始她就願意結婚。

打從知道不能只為自己而活著的那一天起,種種壓力使得淑芳不用去找它們,它們自動出現壓著她的肩頸,還有她的心。沈重之外,還讓她成為國安問題。其實淑芳只是期待戀愛,在工作場所,她可以承受那些婚不婚的目光,在家裡,她也會顧慮老爸的感受,而且淑芳羨慕她的堂姐,不只是犧牲奉獻的自然髮型,還有天倫時光,唯一淑芳不會也無法做到的就是回到30歲之前。如果淑芳未婚的狀態是某種「問題」,請別把她抓起來,至少,讓她有過一段銘心的戀愛,再用婚姻把她抓起來吧。(0417.2016)

還有哪些短篇?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雨木散文故事編撰,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
-散文、小說,計畫出版
-精選電影,原創翻譯
以上是我持續在做的事情,希望可以帶給你一些藝文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