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佈欄:2017七月,熱天午後的冰咖啡,一轉眼就不見了|博客來電影優惠訂票站長的話:我想寫下我看見的東西,裡面有什麼樣的藝術感,那可以悄悄提醒我是誰,如果還能幫你找到你自己,那就更好了。
2016-04-05

【散文:某一刻開始】

某一刻開始,我們都不再只是為自己而活著


某一刻開始,雨木散文故事


一個人的生日是一個人來到這個世界上的日期,很久很久以前,紀錄並不完善,有些人替孩子報戶口的時候才開始回想一個準確的月和一個可能的日。若是香火鼎盛的家族,孩子們一併登記,恐怕只有年份可信,表單上其他的時間單位,填上幾個大概或許應該的數字,一個人的一生也就這麼開始。很久很久之後,物換星移時代進步,除了每個人都有一份詳實的出生證明書之外,數位攝影裝置也是人手一台,因此,一個人出生的日期,年月日錄影存證,甚至精確至分秒,換句話說,人不再懵懂,清楚知道自己從哪一刻開始活在這個世界上。

有一天我對著蛋糕許下第三個願望,但是腦子裡一片空白,一片空白之外是一大片空白。時間好像停擺了,然後又漸漸的浮出畫面,而且是緩慢的走馬燈畫面,我看見自己,原來是站著面對蛋糕,後來是坐著面對蛋糕,眼前的蠟燭越來越多支,然後變成一個符號;周圍的歌聲越來越微弱,甚至偶爾還會沒有聲音,固然一切很安靜,可是又像過站不停的火車在我面前輾壓,我不知道自己該許下什麼樣的願望,但是我記得從那一刻開始,從某一個生日開始,我不再只是為自己而活著,雖然面對自己專屬的願望,浮光掠影也全是自己的過往,但是心裡真正思量的人事物已經不再只有自己,也許,這就是我的第三個願望遲遲疑疑、猶猶豫豫的原因。

在一棟空間寬敞,裝潢雅致的房子裡,微弱的燈光勾勒屋內格局,也因為它們的微弱,告訴我一天到了終,那是電影裡的時間,我看著女主角從她的房間走出來,她的先生開口對她說了一個問句,卻是再一次肯定的告訴我夜幕已經低垂,她先生說:「這個時間還要去哪裡?」接著我意外,替女主角感到意外,因為我以為她會選擇忽略那個充滿身分與威嚇的問句,並且將眼角的淚痕留給她先生在好一段距離之外自行觀察,然後她安靜的離開那棟也許太寬敞、太雅致的房子。但這是我的劇本,並不是電影的劇本,女主角選擇回答好幾句話,解釋為什麼夜深外出,也許我明白,那是她最後的勇敢。她到底說了什麼?

我們知道自己的出生,在歲月裡積累自己的出身,無論接受不接受,它都在發生。我們還會遇到哀樂喜怒、離合悲歡,並且從中體會不再只是為自己而活著。那一刻開始,生活中的一切都和以前不一樣,都不一樣了。我以為那是成為某種肩膀,其實它不完全如此。在眾人眼裡,它的確是責任感,可是請把燈光調弱,像神一樣閉上眾人的眼睛,獨自面對自己,像是私密的裸睡毫無拘束,知道不再只是為自己而活著的那一刻開始,這種體會形成一座截斷所有的隨心所欲,四面高牆的城牢。逃不了討厭,也討厭逃不了。

電影繼續播映,不管我們討厭還是喜歡的情節,它就像日子一樣從來沒停過。女主角告訴她的先生,她必須去見一個人,請埋怨、責怪、甚至憤怒都可以,她必須在深夜出門見一個人,她不能沒有那個人。我知道女主角的痛苦,更明白她先生的憤怒,很幸運我只是一個坐在旁邊看故事的人,但我不是每一次都這麼幸運,也許,我們都不是。當我們不幸運的時候,許多人都會跳出來告訴我們該怎麼辦,其實,只有我們自己知道什麼辦法都不是辦法。

如果一個人說了話,說出他的想法,他的想法像是無法忽略的噪音,並且傷害了我的感覺、感情、感知,造成數也數不清的感慨、感觸、感嘆。他可以如此大膽,做到令人如此有感,他知道他的生日,準確至分秒,往後的日子,他也知道從某一刻開始不再只是為自己而活著,他什麼都知道!還敢說出肺腑而不是謊言,雖然我無法立刻,但是我願意相信他是勇敢的,也許他本來就是一部動人的電影,而我帶著淚水散場也可以。

獻給每一個勇敢表達自己的靈魂(0405.2016)

虛榮,雨木散文故事
喜歡這篇散文的讀者,也會感興趣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雨木散文故事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
-散文、小說,計畫出版
-精選電影,原創翻譯
以上是我持續在做的事情,希望可以帶給你一些藝文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