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木散文故事
2016-02-06

觀後感: 下町ロケット (2015) 下町火箭

盤根錯節的利益關係產生的逆境 技術本位永遠是一生執著的信念
下町火箭,下町ロケット

電影


這是一套以日本中小企業經營發展為題材的電視劇,改編自池井戶潤的同名小說。在這個版本裡一共十集,男主角和他的公司在電視劇前半是製造閥門系統,也就是火箭的關鍵零組件;後五集則是聚焦人工瓣膜,男主角跨足製造醫療器材所遭遇的衝擊。

故事的核心是研發人員應該有的良善心態,越挫越勇的試驗精神,更上一層樓的技術貢獻給社會,換句話說,再怎麼盤根錯節的利益關係產生的逆境,技術本位永遠是一生執著的信念。

阿部寬飾演男主角,在這個所有配角全力支撐主角的故事裡,他扣住故事核心並且表現出色,像是他高大的身形一樣,成為整套劇的穩固的支柱。

另外,《下町火箭》人物的演繹方式,尤其教訓的時候,出現許多吼叫式對白,聯想起銀行風雲當作背景的《半澤直樹》、中小企業的奮鬥故事《羅斯福遊戲》也有相似的表現,原來,來自於相同的幕後工作團隊。這樣的表現方法有時候覺得很吵,但是有時候很有激勵鼓舞的效果,也許這是王牌陣容之外,某種高收視的秘訣?

總的來看,這是一套有娛樂感,兼顧相關產業和其他領域的觀眾群;服部隆之譜曲,磅礡的管絃樂加持效果,它是一套看了會熱血、會想好好做點事的電視劇。

雨木隨筆


下町

這是一個日文單字,當我理解之後,第一個聯想到的是我家鄉周圍的鶯歌。以大台北地區觀察,鶯歌位在外環,由於境內富有黏土資源,發展陶瓷工藝已有百年歷史,而且工藝技術精湛,生產的陶瓷品得以世界馳名。

基於上述的概念可以貼近電視劇名下町火箭的意涵,劇中人位在相似的區域,以日本歷史來說可以追朔至江戶時代,也就是一段長時間,這個區域的中小企業從事製造工作,逐漸升級達到火箭關鍵零組件的精密程度。

下町是我們說的老街,區域裡的人事物不比大都會,或是所謂城市蛋黃區高樓林立、走在潮流尖端那樣的高度開發。老街的時間比較慢,老街人們的信念比較純粹,但是那些感覺和信念沒有與現實脫離,以至於老街總是面對殘酷的觀念要不要改變、型態要不要跟上,我想,老街最理想的樣子就和這部電視劇裡的描述一樣,他們進取,而且他們有所不為。

技術不說謊

這套劇後段的情節帶給我深層的刺激,一間工廠承接的訂單,負責人選擇先上車後補票的方式履約,也就是以他八面玲瓏的交涉手段,並且美化檢驗數據,讓次級品被認為是標準品先行交貨,同時施壓研發部門趕工製造,在他們自以為的短時間內,補上正確數據與標準品,讓一切是一切該有的樣子。

當然,在故事裡這樣的行為被正義的男主角嚴厲駁斥,技術不說謊,數據不造假,急就章的行為是禁不起任何壓力測試;紮實的高精密技術沒有捷徑,縱然失去先機,始終屹立不搖,等待時間證明這樣的堅持總有開花結果的一天。

男主角非常相信這一點,而且,編劇安排慘痛的情節打擊偷樑換柱的決策,一方面強化男主角相信的正義,另一方面也警示觀眾,投機取巧不會有好下場。然而,我們看戲會怎麼看待?

別忘了承擔

《下町火箭》有講到先上車後補票,而且他們認為那是不對的。不對嗎?我開始思考這套劇使用古典的方式刻劃人物,正邪對立,一般來說觀賞這樣的故事會有大快人心的感覺。但是,我認為還有深層意涵值得進一步體會。

做事情的時候,先遞後補是權宜,也是賭博,贏了歸功經驗,輸了則輸掉誠信。劇中人在黃金時間內出事了,所以倒回去看他是不誠信的,他的決策就像做了壞事。話說回來,如果平安無事,一切都在預料之中,後來也替換正確的數據與標準品,彷彿瞞天過海神鬼不知,這個人物依然不誠信,抉擇錯了嗎?

苦幹的人有他們必須捨棄的利益,也可以說人生經濟學的機會成本,而投機的人也有他們不可規避的風險,不然取巧必勝,又有誰會欣賞阿甘呢?與其說誰對誰錯,不如承擔自己的選擇,這是比起懷抱正義,更讓我感到勇敢的行為。(2016-02-06)
聽這篇的播客

劇照

下町火箭,下町ロケット
下町火箭,下町ロケット
下町火箭,下町ロケット
下町火箭,下町ロケット
下町火箭,下町ロケット
下町火箭,下町ロケット
下町火箭,下町ロケット
下町火箭,下町ロケット
下町火箭,下町ロケット
下町火箭,下町ロケット

還有哪些劇情類觀後感?

l'outsider,局外人,巴黎交易員,team spiritL'Outsider (2016) 局外人
都作弊了 當然要贏
新宿天鵝,新宿スワン新宿スワン (2015) 新宿天鵝
人們匯聚在此 難逃被他人利用 這就是新宿
the gambler,玩命賭徒,賭棍the Gambler (2014) 玩命賭徒
他就是愛賭
所有 劇情類 觀後感

電視劇資訊

'下町火箭'在豆瓣
下町火箭 (2015) on IMDb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沒有留言:

留言欄

你想到什麼呢?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本名黃霈杰,祖籍福建閩清,1980年生於台灣台北,持續航行,寫下他所看見的世界。 寫書:我的心願寫故事,故事充實人生,我就這樣相信著,也一直朝這個方向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