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佈欄:2017七月,熱天午後的冰咖啡,一轉眼就不見了|博客來電影優惠訂票站長的話:我想寫下我看見的東西,裡面有什麼樣的藝術感,那可以悄悄提醒我是誰,如果還能幫你找到你自己,那就更好了。
2015-11-01

《烈日灼心》the Dead End 2015

他逐漸感受到烈日灼心,秘密難以藏匿一輩子


烈日灼心,the Dead End,太陽黑子


電影


這是一部犯罪電影,迷離撲朔,而且偶有穿插文藝感,故事描寫畏罪潛逃的男子在歲月裡開始新生活,也許如片名所示,男子過去犯的錯像是一個秘密藏在心中,太陽底下過日子,逐漸感受到「烈日灼心」,秘密無法藏匿一輩子。

douban-logo

烈日灼心,the Dead End,太陽黑子

《烈日灼心》由鄧超段奕宏領銜主演,鄧超表現尤其出色,就我所知,2015上海電影節,他是以這部電影拿下最佳男演員,的確,電影故事倚重男主角的發揮,而他也做得很好。據說,幾位大陸一線的男星相當爭取這部片的演出機會。我看完之後可以體會一二,炒作新聞的成分不是太高,因為這是一部有內涵的犯罪劇情電影,不是那麼打打殺殺、神神秘秘的故事。

改編自小說《太陽黑子》,幾位主要人物的個性立體、鮮明,彼此之間說得出口的像是合作、出生入死、並肩共事般的情感;說不出口的過去像秘密、像彼明此暗,你追我躲,懸疑帶點心眼耍心機,總的來說,是好看的犯罪片。

의뢰인,委託人
喜歡這部電影的讀者,也會感興趣


雨木隨筆


愛情哪去了?


有時候,看電影也好、聽人家說故事也好,高潮起伏曲折離奇峰迴又路轉,有某種水平之上的精采,總是不免察覺愛情佔了多少比例,而《烈日灼心》的愛情比重太輕了…我忍不住想像二十年後,若哪位後起之秀翻出這部片,進行時下所謂的「老片新拍重開機」、「改編自2015《烈日灼心》」或是稱作「新烈日灼心」諸如此類的翻拍,提高愛情的比重一定會更精采。

烈日灼心,the Dead End,太陽黑子

贖罪


男主角做了遺憾的事情,從此以後,他開始贖罪般的生活,引我深思,電影都看完了還在想──他能贖回什麼?

人做了某些事情,若其嚴重程度達到無法自我原諒的,生活似乎剩下兩天,應該說「兩種天」,一是逃避一天算一天,另一則是審判來臨的那一天。男主角描述自己一直在等那一天到來,等一個沒有日期的審判日,故事內的時間熬上七年,說白了是殘喘、賴活,甚至是怯弱,但是,我換個角度想有了不同的感觸──

「痛苦的時候會找人責怪,找不到人責怪便會責怪自己。」

翻了一個光年的聯想,來自《Downton Abbey》Maggie Smith老夫人的對白。將這個聯想放在一位罪人身上,或是《烈日灼心》的男主角身上,消極的責怪像是得過且過,逃避一天是一天;積極怎麼做?默默的、安安靜靜的補償人家,做一天是一天。人把自己搞得活受罪,人生輸得只剩下時間,男主角無奈,我看戲也替他無奈。

烈日灼心,the Dead End,太陽黑子

無奈不會讓人死了心,仍是可以產生深刻的啟發。許多人在歲月裡體會出自己以往不知道的,但是我認為歲月沒有讓人知道任何事,而是,跟著歲月走下去,自然會有別的事情發生,發生的事情讓人體會以往不知道的──原來犯下大錯。

那樣的體會,已經不再是幾條法律可以判決,幾顆良心可以譴責,我看著電影看著男主角的彌補行為,等同是讓自己過得很難受,也看見他等待某一天正義揭發自己的過錯,他說那一天叫作──鞋掉下來。他被逮捕的時候,我認為他贖回了心中一口氣的所有權,並且自主的、釋重負的吐了出去、還了出去,所以,電影的尾段看得痛快。

烈日灼心,the Dead End,太陽黑子

好壞都做


人看人,有時候這行為像扮神,怎麼樣看作其他人是好人、是壞人,主觀的使用道德,客觀的便請出法律,這麼回事也許再走一千年也是如此,但是,退一步說,不為非也不做歹,我們向善向上,接下來如何?老天最喜歡抓我們鬆懈的時候,狠狠的開玩笑,不吸菸者往生於肺癌,差不多就這種玩笑。

先天的東西境界太高,性本善或惡,恐怕子字輩的才能指點方向;後天的行為則容易說,純粹好事或是罪大惡極,恐怕去希臘神話裡找得到,在人間,大是大非伴著三餐吃,未免也吃得太「健康」!小病小痛的疑難雜症,像是苦衷,像是神醫也說不出個子午卯酉,沒病的,最需要擔心的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烈日灼心,the Dead End,太陽黑子

寫給同為背負徬徨行囊的人生旅者,願我們都有如釋重負的一天。(1101.2015)

收藏


烈日灼心,the Dead End,太陽黑子
《烈日灼心》the Dead End 2015
前往博客來收藏電影小說(簡)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雨木散文故事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
-散文、小說,計畫出版
-精選電影,原創翻譯
以上是我持續在做的事情,希望可以帶給你一些藝文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