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佈欄:2017七月,熱天午後的冰咖啡,一轉眼就不見了|博客來電影優惠訂票站長的話:我想寫下我看見的東西,裡面有什麼樣的藝術感,那可以悄悄提醒我是誰,如果還能幫你找到你自己,那就更好了。
2015-08-28

【散文:外國人】

「到底在說什麼,你是外國人啊!?」


外國人,雨木散文故事


通天巴別塔,使得眾神見識到人類是什麼,以及人類的力量又是什麼,於是,人們有了不同的語言,無論低語或是高唱,彼此都隔著一層紗,不再容易交換意見。

巴別塔的說法,對我而言也就一座高塔,別無其他,但是聯想是有的,想起外國人,看見他們說話,卻聽不懂他們說什麼,若要形成對話,不是我們學習他們的語言,就是他們學習我們的,學語言是不輕鬆的事情,尤其我們內心還有一絲重視對話的期盼,而不是單方面的表達,學語言的確不輕鬆。

然而,相同語言也存在外國人,算是某種我們從小聽到大的譬喻?「你到底在說什麼,你是外國人啊。」兩端說著相同的語言,每個發音每個字,一清二楚,串聯成一個句子一段話,七葷八素,也許,眾神曾經留下的法力,區隔的不單是語言,而是觀念?

人們不同的觀念和空氣一樣,看不見的,自然像風,感受它掠過我們的臉頰;承受壓力的時候,感受它呼了我們一耳光,無論輕或重,它依然是看不見的,我們只會感受到柔,感到痛。

有時候我們見到外國人,成雙成對在經濟學裡的供給與需求跳華爾滋,他們都說會跳,就像他們說著相同的語言,而且沒人說謊。
舞池響著三拍子,內心卻打著自己的拍子,踏亂了舞步互相踩腳,誰搶拍、誰落拍,誰對誰錯誰誰誰,亂來亂往亂亂亂。我們在旁明白一切,這個人給的不是那個人要的,那個人說的不是這個人想聽的,都會給也都會要,但是不對位,都成了外國人。笑之過早,因為我們不見得總是那麼幸運,當個旁觀者,見人出洋相。

有時候我們自己被當作外國人,迷路的、心急如焚的、算了不說的,都被當作外國人看待,幸運的時候,像阿里巴巴說對了通關密語開了門,暢通一段對話,但是何須得意?都說是幸運了;倒楣的時候,只有三次輸入密碼的機會,第四次就是沒完沒了的麻煩,誰教我們的忘性總是比記性強?但是何須埋怨,都說是倒楣了。一堆都說,都說得糊塗了,不得意又不埋怨,人生還是人生嗎?

為了觀念而溝通,成功或失敗,我不想得意或埋怨,什麼值得我得意?狗狗好可愛,餵牠吃蘋果,牠滿足笑了,讓我好得意,我從來不是愛狗人士,卻得意這種事,被看作是凌駕的權力滿足,真噁心,我說,那是單純的感動,別人信不信,我管得著嗎?什麼又讓我選擇埋怨?只有我自己,自己的選擇還想嫁禍其他,何必!可以得意但是不要得意,可以埋怨但是不要埋怨,橫眉冷對千夫指,千夫指歸指還是得向千夫討飯吃,你聽出來了?像不像外國人?(0828.2015)

喜歡這篇散文的讀者,也會感興趣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雨木散文故事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
-散文、小說,計畫出版
-精選電影,原創翻譯
以上是我持續在做的事情,希望可以帶給你一些藝文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