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佈欄:2017九月,每個人的難都不太一樣|站長的話:寫下我看見的東西可以悄悄提醒我是誰,如果還能幫你找到你自己,那就更好了。
2015-05-06

【散文】消失的戲院

路口拐了彎一看,戲院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豪華商旅…什麼情況?


消失的戲院,雨木散文故事


好像是昨天,我記得在那個空間裡,唯一發出聲音的人是講台上的老師,其他人在做什麼呢?聽課的聽課、聽歌的聽歌,抄筆記的抄筆記,看窗外的看窗外,不管是哪一種專注,都符合安靜不影響他人,也算是某種理想的課堂秩序?突然間,開始亂序。

「最後一排那位同學,上課不要聽股票。」「靠窗的同學,看一下黑板,窗外沒有未來,叩叩!這裡才有。」接著老師繼續他的課:「窗戶上的玻璃是液態,只是變化非常慢,讓人覺得它是不會動的固態,不相信的同學,現在可以測量它的厚度,上緣和下緣分別記錄起來,一百年以後再回來比對,將會發現下緣變厚了,一千年以後回來比對,要小心別弄破了!上緣可能變得和紙一樣薄。」

我的回想就像拾起一把沙,有些在掌心,有些在指縫間溜走。斷斷續續的記憶,當時到底是化學課還是哲學課,還真有些模糊,但清晰的是發生過這麼一段課堂花絮,而且一切聽聞就好像昨天才發生的一樣。

***

昨天晚上,我跟大嬸打算去看場電影,左手邊高架的捷運軌道,右手邊紅紅綠綠的商店,沒錯這就是我腦海裡市中心的樣子,往前再走幾步路右轉就是戲院,不知道是不是晚上的關係,通常說不知道是不是這般那樣如此的關係,應該就是因為這個關係,我的視野能見度變低,大嬸就更不用說了,無論白天黑夜,她的人生擁有喜怒哀樂已經足夠,何需再多一樣方向感。路口拐了彎一看,戲院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豪華商旅,什麼情況?

坦白說,戲院的消失某種程度上已經讓人感受到戲劇化,電影沒看成倒也無妨,只不過對那間戲院有記憶情感,所以興致受了打擊,好在陌生的商旅旁邊有間一樣陌生的小館香氣四溢,也許是一個翻轉落寞的契機,大嬸就更不用說了,她已經站在門口翻閱菜單,並且回頭看著我,那表情複雜得很簡單:看什麼電影?該吃點東西了不是嗎?

沒有精神食糧,茶餐廳提供的美味,倒也確實平衡了飢餓感,不過戲院改建的情感打擊依舊存在,我忍不住說了一些過去、之前…等等開頭的句子,向大嬸描述那份情感的來龍去脈,當然,世界上最危險的行為之一,就是對一個女人訴說自己過去的情感,因此我也說了當年老師講述液態玻璃窗的那一套,借喻消失的戲院嗟嘆歲月的變化,大嬸有兩個胃,一個裝主餐,一個裝甜點,很幸運的是那天多出第三個,裝了我這套回憶大餐,她吃得飽飽飽,我也就不那麼落寞了。

都說,飯後三百步,不用走藥鋪,我倆因為沒有看電影,空出來的時間足夠三百步。商店還是商店,商旅還是商旅,對我而言,街景熟悉的還是熟悉,陌生的也會慢慢熟悉,生活不就是這麼回事嘛,卻是下一路口拐彎,我倆赫然驚見一座大戲院。
什麼嗟嘆歲月啦、什麼液態玻璃窗啦、消失的戲院情感啦,根本是我自己晚上看錯路,提早一個路口拐彎,那座戲院依然好端端在它原來的位置帶給人們歡樂,大嬸更不用說了,她已經站在票窗前,並且回頭看著我,我也無須繼續活在回憶裡了。(0506.2015)

還有哪些散文?



雨木短文有聲文章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雨木散文故事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
-散文、小說,計畫出版
-精選電影,原創翻譯
以上是我持續在做的事情,希望可以帶給你一些藝文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