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佈欄:2017十一月,雨木廣播電台錄製中,歡迎收聽有聲文章。|站長的話:寫下我看見的東西可以悄悄提醒我是誰,如果還能幫你找到你自己,那就更好了。
2015-04-13

《江南1970》藍色魔鬼的憂傷-音樂篇

《江南1970》강남1970 2015
它是一種特殊的愁

강남1970,江南1970

某些語文用來寫故事的時候,文法中有表示情境的時態,讓人清楚明白故事特定的時空情境。電影異曲同工,透過人物、情節、畫面、音樂…等等達到相同的目的。《江南1970》的音樂部分,主題曲和配樂幫助我們融入故事的情境。


雨木隨筆


有一場戲:雨夜裡的巷口,男主角打著一把傘,他做了很多朝向不歸路的事情,導致離家近卻不敢回家的心情。雨滴在高速攝影與燈光效果下,他像是站在線條裡,背景縈繞著民謠旋律,Freddie Aguilar 的歌曲'Anak',也是本片主題曲,浪子、雨夜、吉他聲,散發一種愁只有浪子知道、只會發生在雨夜、只有弦樂可以表現,都在那段戲裡。

강남1970,江南1970

Freddie Aguilar的'Anak',用心靈唱出父母對孩子的感情,除了原版菲律賓語之外,他也曾改編演唱英文版本'Child'。華語地區譚詠麟粵語版<孩兒>鍾鎮濤的中文版<你的影子>以及江蕙與陳子鴻的台語男女對唱版<愛著啊>…等等都是來自相同的原曲改編,這就是為什麼旋律如此耳熟。觀賞本片的時候,不妨留意這首歌曲,值得品味。

換個角度看,這首歌放在《江南1970》作主題曲,我感受到另一層意境:愁。

將孩子帶到世上之前,所經歷過的辛酸是孩子無法想像,也不必知道。父母盡其所能將孩子養育成人,有一天成年的孩子開始走自己的路,發現父母也許不盡完美、甚至做過難以彌補,也很難奢望孩子能明白的憾事,有可能成為解不開的誤會,有可能因此疏離對立,當然也有可能造化不同,孩子用自己的人生體會化解那些誤會,不管怎麼樣,至少,看在父母眼裡孩子不再是個小孩,而是成人模樣,也算是一種階段責任已了的欣慰。

강남1970,江南1970

一邊觀賞電影,耳邊響起這首歌曲,強化上述的的想法,也抱持著這個想法繼續觀賞本片,漸漸感受出電影故事裡的愁,順著故事發展帶來的加成效果:亂世之下的棋子,片尾望著光亮的世界卻爬不出黑暗隧道的畫面,整部電影這股藍色魔鬼的憂傷,全部都在音樂和故事內表露無遺。

강남1970,江南1970


這股憂傷也得到配樂的呼應,其中三首曲子是相對明顯的主導旋律(Leitmotif),典型曲目都有收錄在電影原聲帶當中:江南1970(강남 1970)彩虹(무지개)告別(작별)
主導旋律的特色就是重複相同的一段旋律,重複之中加入些許變化,但是仍舊保持主要的旋律,這三首曲子便是典型例子,電影配樂很常見因為它們「很管用」,看的時候幫助進入情境,看過之後哼哼唱唱容易回想起情境,這些吉他聲表現著各自對應情節的情境,像是苦中作樂、今非昔比以及孤身難敵大環境,諸如此類的哀愁的色彩,所以我描述「藍色魔鬼的憂傷」,原因在此。

강남1970,江南1970

《江南1970》的憂傷有一半透過音樂營造而成,至於另一半是什麼?我描述於故事篇,希望能藉此帶給大家對於這部黑幫電影的另一種觀點分享。

喜歡這部電影的讀者,也會感興趣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雨木散文故事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撰寫小說/精選翻譯電影預告
持續在做,希望帶給你藝文的東西。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