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木散文故事 - 觀後感: 'the Bag Man' 血殺客 2014
2015-03-23

觀後感: 'the Bag Man' 血殺客 2014

一個包包很有事

the bag man,血殺客,包裹男人


電影


這是懸疑故事,大頭目派給主角簡單任務:將一個旅行袋送往指定的汽車旅館,等待接應領取報酬,不可以打開檢查,當然,也不可以遺失。整個故事發生在夜晚,有人干擾主角等待接應、有人覬覦這個神祕的旅行袋,主角努力保住這個代表鉅額賞金的袋子,但一切不太順利。

'the Bag Man'一部小成本的犯罪電影,John CusackRebecca Da Costa領銜主演,海報上還有一張熟面孔,他做什麼?有時候「老臉」戲份不用多,該出現的時候好好發揮一番即可。Robert DeNiro這次表現稱職,他又講了他的招牌句子:You don't talk to me, I talk to you. 還是由他來講這句話最有味道。預告片

雨木隨筆


懸疑故事發生在夜晚,也發生在一個充滿黑色幽默的情境裡,我容易被這樣的情境吸引,因為這裡不太需要邏輯。故事的動機與目的很簡單,動機是需要錢,目的就是拿到錢,等人、交貨、拿錢,所以,黑色幽默的情境成了一種提味,通常是一樣東西去提味全部東西,就像作菜的起鍋醋,這邊是相反的,增加我繼續一探究竟的意願。

黑色幽默

什麼東西營造堆積本片黑色幽默的情境?我認為是人物對話,依稀記得主角被兩位夜巡員警盤問:

「你說你們大吵,老婆刺傷你的左手,你便離家出走,左手還在出血,開大老遠的車到這裡。」

如果你還記得這個段子,可能知道我想描述什麼。世界有上百種語言,但是警察的口氣只有一種。巡佐這句話沒有反詰語氣,說得平鋪直述就像是把對方告訴他的資訊再說一遍。主角是健全人,但是我相信聽障者都可以聽得出來人家懷疑自己。於是主角這麼回答:

「那是因為你不知道我老婆是什麼樣的人。」

電影故事的環境裡每個尋常人物都帶點不尋常的內外在,當然這樣比較懸疑嘛!除了員警之外,好比說汽車旅館有一位櫃台的經理值夜是尋常的,但他是一位疑心碎念的身障人士,這就是尋常中帶點不尋常的所在。人物不太需要格外鮮明或是深入的「靈魂」,大家各自有身分即可,誰是殺手、誰是警察、誰是美女、誰是怪咖,放在黑色幽默的悶燒鍋,產生情境的香氣。

此外,本片還有一種對話是我難以言喻的類別,好比說看著別人的孩子淘氣,我感受到可愛,看著自己的孩子淘氣,我很頭痛。也許這類對白的趣味感,來自我只是個單純觀眾,當我親自面對的時候,恐怕會變成抓狂小事,小事抓狂。有一段主角登記房間之後需要打電話,但是房間裡的電話不通,他去找值夜經理:

「我需要打電話,可是房間裡的電話不通。」
「電話不通是因為沒有被開通。」
「…那能不能請你開通它?」

雖然這兩位人物沒有打算這對話裡展現任何趣味感,但是這種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的反應,人家說電話不通,便回答人家電話為什麼不通就好啦!有的人故意這樣,有的人天生就是這樣,我感到很有趣,也許是因為生活中很容易遇到這樣的對話情境。

電視電影(TV Movie)

這部電影有過公映,但對我來說它是電視電影,這個詞原本有它的歷史背景,上世紀50年代左右電影市場衰退期間,電影公司或是電視台本身製作低成本的電影在電視上播放,省去院線公映的成本,發展至今依然存在。而在我眼中,有些電影不是預算規模的關係,它們不具備電影感(cinematic),應該說它們也不需要電影感,但是依然擁有某種電影故事的情境,可能是懸疑,可能是戲劇效果讓人願意持續一探究竟,這樣的片子對我來說很適合在電視上觀賞,本片符合這樣的調調,所以我說它是我心中的TV movie,由DVD或是電影台欣賞一番,蠻不錯的。(2015-03-23)

有聲文章



劇照

the bag man,血殺客,包裹男人
the bag man,血殺客,包裹男人
the bag man,血殺客,包裹男人
the bag man,血殺客,包裹男人
the bag man,血殺客,包裹男人

還有哪些犯罪類觀後感?


電影資訊、線上看

'血殺客'在豆瓣'血殺客'影音隨看
the Bag Man (2014) on IMDb

收藏

'the Bag Man' 血殺客 2014
前往博客來收藏DVD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沒有留言:

留言欄

你想到什麼呢?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本名黃霈杰,祖籍福建閩清,1980年生於台灣台北,持續航行,寫下他所看見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