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佈欄:2017十一月,雨木廣播電台錄製中,歡迎收聽有聲文章。|站長的話:寫下我看見的東西可以悄悄提醒我是誰,如果還能幫你找到你自己,那就更好了。
2014-03-26

【觀察:漫畫了一地】

早些年看得東西只記得看過,遲些年看得東西忘記自己曾經看過,卻記得感受過


我這代人,或多或少可以說得上是看漫畫長大的。自識得漫畫以來,就用漫畫這個詞對應著記住了,但是對我來說,如果一餐吃三碗白飯叫作多,我看過的漫畫大概等於兩塊壽司,看得少還要談什麼漫畫?想像力嘛!F.F. Coppola 也沒混過黑道不是嗎?


透過某些關於漫畫的同義詞,我嘗試體會不同世代與文化的人如何相同的東西。比方說我外婆不這麼講,她稱作「故事書」,也老提醒我寫完功課才能看故事書;馬龍白蘭度在教父裡面也有提到漫畫,他用得詞是 funny book,雖著墨不深,倒也多得知一個同義詞。


從漫畫裡我確實有閱讀到故事,享受到,所以這些關係詞我到現在仍記著。成年之後看得漫畫比起以往更少,如果公車三十分鐘一班車算是班次少,我成年之後看過的漫畫差不多像是一天只有一班車。但是,早些年看得東西也就只記得看過,遲些年看得東西很容易忘記自己曾經看過,卻是深深記得感受過。我想,除了單純的記性退化之外,也算是被歲月燻染的多愁善感。


柴門文與弘兼憲史的作品相對於其他人的作品來說,對我產生比較大的影響。柴門小姐的東西我想另外找篇幅來抒發,生怕寫著寫著忘記自己曾經看過柴門文的東京愛情故事,反而全寫到抒情上,回過頭來發現這些感觸不就是來自東京愛情故事嗎?就像對人吹噓自己的生活經驗,卻被識破同連續劇情節一般。


這回只寫弘兼憲史的島耕作,當作未來的備忘。
課長島耕作」是一部由弘兼憲史所創作的日本漫畫,主要描述團塊世代的人在職場與人生當中奮鬥,團塊世代是個日本詞,老外說 baby boomers,也就是二戰之後嬰兒潮所誕生的一代人。以島耕作這個角色為主人公來發展,傳記性質的故事。


我總認為,人看故事有感觸,不全然因為故事本身好,而是自己的人生有過或是正值故事所描述的情境,而好的故事便是從不低估這種微妙巧合的概率


島耕作有一段情節予我深刻的感觸,他希望自己可以在四十歲以前,在公司裡找到值得追隨的人物,當時公司有一場人事風暴,自然是派系張牙舞爪的氣象。島耕作只是個基層職員,面對招牌羅列的武林,不願意捲入甚至被歸類成任何一種顏色,勢單力薄的他,識得一位沒有派系的主管,行事風格頗受島耕作敬重,他心中開始考慮或許值得追隨的人物正出現在眼前。風暴最終過去,人事命令揭曉,贏與輸,笑與哭,看來對島耕作與那位主管都沒有直接的關係,島耕作成功地保護自己無派無系白淨的面孔,卻很是覺悟,曾經天真的徬徨:在團體裡面不加入任何小團體,在他人眼裡,也成了一種顏色。


***


他站在原地,感受著生活自四面襲來的殺氣,正面迎來的,擦身而過的,弱中透強之勁,不寒而慄之息。三尖兩刃出了鞘,人看似攻卻是防,只見他在周身一步之內,用劍鋒畫了一個圓,做好準備與生活搏殺。一腳踏著馬登子,說是上馬還是下馬?他在地上畫這個圈,是修為還是自限,無人知曉。




劍客在地上畫的圓,像是信念與夢想,又似枷鎖與圈套。有位驗光師說過,配鏡度數不能配太足,因為這世界看得太清晰容易頭暈。我適度地與世界保持一個圓圈的距離,一趟人生又有幾人能全身而退。生活只會不斷地挑戰自己的信念與挑釁自己的夢想,我只能顫抖地護好一個圓圈,我想,就像汪峰所唱的歌一樣:像我們這樣的人,生來徬徨。


喜歡這篇觀察的讀者,也許會感興趣另一篇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雨木散文故事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撰寫小說/精選翻譯電影預告
持續在做,希望帶給你藝文的東西。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