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佈欄:2017九月,每個人的難都不太一樣|站長的話:寫下我看見的東西可以悄悄提醒我是誰,如果還能幫你找到你自己,那就更好了。
2013-09-18

【觀察:全劇終】

戲劇的情節有全劇終,生活的情節也一樣?


在我可見的清晰記憶裡,雖然說清晰,肯定是片斷的,看見電視螢幕上出現「全劇終」三個字,是台視一齣叫作玫瑰人生的戲,大佐與她心愛的女人,倒臥在海灘上,音樂響起曾慶瑜的歌聲,一曲三拍子的華爾滋:「…如今隨風而逝,隨風而逝,我又何須頻頻回首。」當時的我,不知道劇情是什麼,也不知道片尾曲歌詞的意涵,更別說身旁的母親落淚為何,唯一知道的是全劇終三個字表示戲演完了。


光陰荏苒,對我自己看過的電視連續劇墜入一段追憶,發現只要開始追看的劇集,我都會看到全劇終為止,除了美國影集例外。不知道為何如此,令我完完整整看完的美國影集只有一部:《六呎風雲》(Six Feet Under),無奈電視劇實在看得不多,加上例子只有一個,或許可以算是研究人員所謂的樣品數太低,實在整理不出什麼緣由。


如今,我追看《絕命毒師》(Breaking Bad),筆下時間還剩兩周播畢,很可能是第二次讓我看到全劇終的美國影集,或許我寫著寫著,會寫出某些緣由也說不定。


延伸閱讀【絕命毒師】電視影集介紹



故事裡有幾個層面讓我陷入深層的思考:頭一個我姑且說它是莫名其妙的相對論,兩個角色啜飲小酒,聊到孰為合法,孰為非法的話題,主角拿著酒杯談到了三零年代美國的禁酒令,而今他們可以坐在後院飲酒聊天,相距數十載,一樣的行為,從非法轉變為合法,在時間的洪流中,緊迫盯人地查緝當下的非法,在主角的宏觀視野看來沒太大意思。




我沒有主角這樣的看法,探究過去現在甚至未來之間,太多東西存在相對性,容易讓人亂了套。我向自己的過去頻頻揮手,也看看自己的時代之前,世界的模樣,為了找尋一些不變的東西,很多先進都找到了,金鏞先生句子裡的俠,王家衛導演畫面中的情,他們都找到了穿越時代而不變的東西,對我來說,這種不變的東西相對有意義。


另一個啟發是一句對白:「無辜的人不會自殺。」我覺得很有意思,不想從邏輯來看待這句話,好比說自殺的人便不無辜之類的辯證,那些味太過自然科學。就我所知,世界上某些人確實不能自殺,有的因為宗教,有的因為信仰,有的因為生活,有的單純就是因為不敢。「無辜的人不能自殺」,這句話給了我思想上一記重拳,肯定是一種研判的味,簡短且強勢,反詰並且參雜許多盡在不言中的看法,尤其是對人性的看法有相當的體會。這句話也有是一種智慧,不能說存在於 A 和 A+ 之間,而是知道與熟練的差異。我想,這類的智慧很值得去追尋。


最後一個就是片名:Breaking Bad,起初這戲吸引我,是因為跟化學有點關係,化學又跟我的人生有很大的關係,在我仍處在準備考試科目的階段,化學是我最得心應手的科目,不是指化學成績最優秀,而是所有科目當中,讀化學這科對我來說最輕鬆,只不過,往後的日子裡,我也沒有走上任何與化學有關的路途,可是,生活中聽聞與化學有關的事物,很像看到路邊某台舊款的汽車,曾經在自己的換車史上留下一頁,不免多看它兩眼,當然,這兩眼也未必只跟車有關,往往又是一段回憶的墜跌。


話說回來,劇看了大半,我才對片名恍然大悟,不是意味著要破壞什麼,breaking 在這邊有一種進入、變化、過程的味道,換句話說,breaking bad 就是變壞,數十集洋洋灑灑地就是告訴我主角漸漸變壞的過程,重視過程的說故事方法很耐人尋味,生活中有許多這樣的例子:先把結局的片段告訴人家,不用擔心曝光洩底而失去好奇,引發更大的興趣,勾住了心,待完整的結局來臨時,來點意料與意外的印證。


寫到這裡,我整理思緒,看韓劇一定看到全劇終為止,港劇也是,日劇也是,台劇也是,大陸劇也是,唯獨美劇例外。或許這又是人生中另一個沒有答案的事情,我已經習慣了很多沒有答案的事情,也不差這一件。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雨木散文故事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
-散文、小說,計畫出版
-精選電影,原創翻譯
以上是我持續在做的事情,希望可以帶給你一些藝文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