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佈欄:2017七月,熱天午後的冰咖啡,一轉眼就不見了|博客來電影優惠訂票站長的話:我想寫下我看見的東西,裡面有什麼樣的藝術感,那可以悄悄提醒我是誰,如果還能幫你找到你自己,那就更好了。
2013-08-08

【觀察:水的味道】

同與不同的人們,透過人世間的關係綑綁在一起,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便出現了。有多輕?輕如水的味道。


1988年有一部名為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的電影,我一直以來反覆思索何謂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想了好幾年,想到幾乎忘記,自然沒有得到答案,至少沒有一個令我自己滿意的答案。


偶然地看了《Pacific Rim》、《Byzantium》兩部電影,突然間我想把《L'Insoutenable Légèreté de l'être》(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翻找出來溫習,因為《Pacific Rim》我認為壞掉了,《Byzantium》又超乎我想像地好,反思之下,很可能是接連兩天看,P片具體的壞,在我的心情上凸顯了B片言過其實的好,我想這對習慣大量吸收的人來說蠻常發生,B片的劇情驅使我去找尋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也就是從吸血鬼身上反觀人類所謂的不可承受之輕,翻出來一看果然這些年沒白活,有了答案。




思想上的刺激很大,Philip KAUFMAN的電影比較偏重情愛上的描寫,把不可承受之輕在小說或是文學上的哲味拿掉不少,但不影響我探索多年以來的懸念:什麼是不可承受之輕,答案就是水的味道。


許多人深信水喝起來是沒有味道的,我當然沒有要挑戰自然科學的意思,然而,某些詩情畫意的情境之下,水的味道是可以形容的。除了我們自己知道以外,很難對他人形容水到底是什麼味道,但是,我們相對容易遇上某個人與自己對於水的味道,感覺是極為相似的,好比說兩個人都認為水是沒有味道。然而,兩人固然對於水的味道看法一致,卻是一個愛喝水,另一個討厭喝水。如果把這些同與不同的人們,透過人世間的關係綑綁在一起,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便出現了,有多輕?輕如水的味道。


這是一個令我滿意的答案,再想想,知道這個有何意義?取巧地說,正是明白了不可承受之輕,某些人看似無聊至極之事,對某些人來說則是極為重要。情愛上的自由與歸屬,物質上的價格與價值,重如泰山的想法往往不比輕如鴻毛的觀念,格外左右自己,與人的關係也都從這開始複雜。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雨木散文故事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
-散文、小說,計畫出版
-精選電影,原創翻譯
以上是我持續在做的事情,希望可以帶給你一些藝文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