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佈欄:2017九月,每個人的難都不太一樣|站長的話:寫下我看見的東西可以悄悄提醒我是誰,如果還能幫你找到你自己,那就更好了。
2013-03-30

【觀察:小荷才露尖尖角】

人的雙眼是無與倫比的鏡頭,多年後我發現這句話藏著不少但書…


宋朝有位楊萬里寫著;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最近看到好多事情就像是池塘裡的荷花甫出嫩芽,只是納悶自己眼睛看去了哪裡?早些年學攝影的時候,老師跟我說人類的雙眼是無與倫比的鏡頭,多年之後我發現這句話藏著不少但書。


學生時代會跑去塔城街吃牛肉麵,還有很多袋裝的新鮮果汁攤在旁,現在回想起來,牛肉麵的牛肉複雜來源便宜到不敢去深究吃下肚的到底是不是牛肉?而果汁應該是貨真價實,時光荏苒,牛肉麵與果汁已不復見的小區,有了 C1 與 D1 的代號,取而代之的是近七百億的開發案──台北雙子星。


那一天平凡得如每一天,打開電視主播嘰嘰喳喳地播報當天的新聞焦點,我又一次聽到台北雙子星這個關鍵字,將順利由第一順位的公司得標,我的電腦顯示競標第二順位的公司股價旋即打到跌停板,沒一會兒時間,旱地拔蔥三個百分點,主播旋即傳來,第一順位公司疑似沒有在時限內匯標金,又更正有關當局確實收到標金,股價立刻往下灌殺,再過了幾分鐘,天堂之門伸出雙手,幾千張的單猛往上拉,電視傳來標金收到但是金額不對,銀行也不對,準備開記者會宣布第一順位的公司很可能失去資格,才說完,第二順位公司的股價只差兩個 tick 漲停。半個小時內 14% 的震盪我想任何當沖客未必都會跟進,但可以肯定都有察覺到盤中宣布重大消息可以宣布得如此撲朔迷離,而且這一次連媒體也被牽著走,應該不只詭異兩個字可以形容,差不多兩週之後,市議員涉嫌收賄案見報了。


***

對每個人來說,可以遇到朋友當中有軍事迷的機率我認為是很難得的。很幸運地我遇過一位,他知道我喜歡看電影,推薦我看 Tom Clancy 小說改編的電影,小說家我哪懂哪位是哪位,不如直接了當告訴我看哪一部,他說;「只要是 Clancy,每一部都推薦。」或許出自一個中學生的口中,如此聚力萬鈞地背書也讓人不得不信他三分,回頭一查,其實我還真的看過一些:《獵殺紅色十月》、《赤色風暴》、《愛國者遊戲》、《迫切的危機》、《恐懼的總和》,只是我不知道故事原自於同一個小說家,當我能記住他的名字之後,搬大銀幕的作品卻少了,失之東隅,收之桑榆,我當時記住了另一個小說家的名字:John Grisham,《殺戮時刻》、《黑色豪門企業》、《絕對機密》、《終極證人》。後來我對電影的接觸比較深入,固定看同一個導演的作品,但是對洋人名的記憶力依然薄弱,風格很投緣的名字自然記得住,其他的就靠點緣分。




在電視上又看了一遍《Die Hard with A Vengence》,上網查了一下導演是 John McTienan,「對耶!John McTienan」,怎麼日子以來把這人忘了?原來,被一件長達十年的訴訟案纏身,關於 Anthony Pellicano,一位私家偵探竊聽很多大明星有關,最後宣告得吃牢飯。每一段時光好萊塢總會出幾個格外得寵的導演,失寵了之後幾乎就人間蒸發一般,不過失寵必然存在原因,某些見得了光,某些則不。


***


不知到哪一年,但我很確定成功登陸台灣的八卦周刊,創刊號封面是佼寶戀。黎智英的報紙由其他兩大報系預言,將無法在台灣立足,卻是往後年年拿下發行量第一;梭哈般進軍電視界,背著虧損走得很苦,這種時候對的事很難繼續做,上市公司畢竟需要對股東交代,主審、邊審、甚至球員都不完全是自己人的局面,嚷著拋售與撤退,起初是部分賣出,接著乾脆全都變現算了,只是買家牛鬼蛇神太多,紛紛擾擾好一陣子,最後是平面都留著,說一句:現在不買,以後永遠不賣。


人看錯了難免避開直言自己看錯,買貴了就放著看,賣錯了就圓一個反悔的理由,當然,如果能反悔的話。可我總覺得黎智英不是這樣的人,我不知道他看見什麼東西使他看起來反悔,但是我猜他一定發現了某些他之前沒看見的東西…


好比說,小荷的尖角。



喜歡雜談的讀者,也許會感興趣另一篇
>>>【觀察:宮鎖巨門】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雨木散文故事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
-散文、小說,計畫出版
-精選電影,原創翻譯
以上是我持續在做的事情,希望可以帶給你一些藝文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