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佈欄:2017九月,每個人的難都不太一樣|站長的話:寫下我看見的東西可以悄悄提醒我是誰,如果還能幫你找到你自己,那就更好了。
2013-02-27

【觀察:TARANTINO】

《決殺令》Django Unchained
特別的故事…


回憶就像是四千片、一萬片的大型拼圖,下決心要拼湊完全也不是太困難,就是費時傷神,所以我的回憶總是破碎。不過,零散的一片片拼圖塊拿起來近看,總會有那一兩片是人臉或是屋簷,認得格外清楚。


「好像快廿個年頭吧?」我喃喃自語著。時空條件允許的情況下,我會全程觀賞奧斯卡頒獎典禮,早些年圖得是揭曉,甚至去印證自己對電影的眼光;後些年自己懂點外文,試著聽聽老外主持節目的幽默感,偷學一招半式來豐富自己的人生;近幾年的話,初衷倒也沒太大改變,不過比較側重在看一場大秀,秀紅毯上的爭奇鬥豔:what are you dressing? I am dressing in PRADA. What are you wearing? It’s TIFFANY! 一張張笑到乾枯的美麗臉龐,鎂光燈成了最佳元氣補給飲料,另外,舞台上的載歌載舞,免費欣賞歌舞劇、演唱會以及脫口秀,娛樂嘛!






1994那回奧斯卡,算是我回憶拼圖塊裡認得清楚的一片。阿甘正傳拿了好多獎,台北報紙的電影版,阿甘正傳的小金人數目都快要跟戲院上映家數一樣多。不過,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那一屆最佳原創劇本由《黑色追緝令》(Pulp fiction)拿下,我非常替昆汀塔倫提諾歡呼,而他發表得獎感言的模樣,人清瘦,興奮地不斷搖晃,感謝詞並不多,旁邊還有一位編劇夥伴,話也不多。坦白說,我當時完全看不明白《黑色追緝令》是怎麼回事的一個故事,純粹身為一個青少年看到暴力覺得酷,覺得酷就期待它獲獎,獲獎我就開心,的確,當時的心理是如此純粹,直到後來學了一堆所謂的理論、製作、分析……等等,赫然發現黑色追緝令似乎不只酷而已,得獎實至名歸。


今年2013這屆,塔倫提諾的原創劇本再一次獲獎!《決殺令》(Django Unchained)是我非常佩服的故事,有的電影意識型態像高梁酒,有的電影貼近商業市場像是單薄的啤酒,《決殺令》是十八年的威士忌剛剛好。隔了近廿年,我又一次在電視機前面大叫歡呼,塔倫提諾在螢光幕上的模樣,與電視機彼端的我,當然都跟廿年前不盡相同,他的傲氣降溫,殺氣轉為內斂;下巴也不見了,中年發福,但是,撰寫好故事的才華,就像彗星兜了一圈宇宙,又回來地球,我總認為大多數的人生有一次機會亮過已經足夠,塔倫提諾的亮曾經從天際邊殞落,如今能夠再亮一次,真是不簡單。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
-散文、小說,計畫出版
-精選電影,原創翻譯
以上是我持續在做的事情,希望可以帶給你一些藝文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