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佈欄:2017十一月,雨木廣播電台錄製中,歡迎收聽有聲文章。|站長的話:寫下我看見的東西可以悄悄提醒我是誰,如果還能幫你找到你自己,那就更好了。
2013-02-28

【散文】伊朗咖啡

伊朗沒在說阿拉伯語…


伊朗咖啡,雨木散文故事


幾年前的某一天,沒來由地一個念頭湧了上來:世界上有這麼多種主義,我只知道三民主義,而且還是因為教科書的關係,這樣似乎不太對勁。

我開始上網大肆搜尋各種主義的內容,怎麼衍生又如何發展,代表人物有誰,講了啥又寫過啥,折騰老半天我仍擱淺在一知半解,而且精神疲勞,最後讀到後現代主義,印象最為深刻,它的味道很像:覺得它是什麼,它就是什麼。

這聽起來自由自在卻亂七八糟,也讓我想起一個博學的朋友,每每向他請教自己不懂的事理,他總是說那些是後現代的東西。或許他很幽默,我當時沒能體會,還是他真的參透箇中乾坤也說不定。

***

有一次午飯之後,我覺得伊朗籍友人臉色愁雲慘霧,便詢問他怎麼回事,如果是因為餐廳的菜太難吃就別去想了,他搖搖頭:

「那家餐廳的菜要合胃口,換一千個主廚也不會發生,自己早點去投胎還比較可行。我臉臭是因為凱薩琳,花白頭髮的凱薩琳。」
「她怎啦?」

伊朗友人很惱火每次遇見凱薩琳,都會受到親切的問安,反正對我來說那份問安用的是我聽不懂的語言,禮多人不怪,自然不疑有它,想不通伊朗友人到底是為何煩悶。他說:

「問候當然貼心,可是凱薩琳是用阿拉伯語,她覺得我們都長很像是嗎?伊朗沒在說阿拉伯語。」
「你不說我還不知道耶!」
「波斯總知道吧?」

伊朗男嚴肅地強調著波斯跟阿拉伯是不一樣的,並且認為我分不出來差異無所謂,可是凱薩琳應該知道差異才對,接著一番喃喃自語,我想,彼端的凱薩琳應該是猛打噴嚏。

來到租屋處,我第一次到訪,伊朗男的房間竟然有張小掛報,上頭簡簡單單,就一個禪字,書法頗有水平。好奇心替我先開了口:你怎會有這東西呀?伊朗男不像是個愛現寶的人,但這一問他難掩得意,他是哲學背景的人,略有研究儒家思想,也很喜愛禪學,又說:

「像遇到凱薩琳這樣的情況,我都藉由禪意來沈澱自己,你覺得禪是什麼?」

這般大哉問橫空出世,還是由波斯後代發問,我該如何是好?索性向他胡謅兩句:

「看山不是山,望水不是水,你覺得禪是什麼,禪就是什麼。」

伊朗男陷入長考,不發一語,想想我上個月才看完《300 壯士》,回頭他該不會有大象軍隊來回敬我的想法吧?伊朗男打破沈默:

「你會這樣認為是來自於原本的看山是山,望水是水,對嗎?」
「對,像我第一次看到麥可傑克森傾斜45度角的舞蹈,我認為他是外星人,後來才感受到他其實是流行天王。」

伊朗男微笑地點了點頭,他知道我在瞎扯,他知道。記憶中那段後現代的午後時光,十分愉快。(0228.2013)

還有哪些散文?



雨木散文有聲文章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雨木散文故事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撰寫小說/精選翻譯電影預告
持續在做,希望帶給你藝文的東西。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