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佈欄:2017十一月,雨木廣播電台錄製中,歡迎收聽有聲文章。|站長的話:寫下我看見的東西可以悄悄提醒我是誰,如果還能幫你找到你自己,那就更好了。
2011-09-28

【觀察:憎恨女人的男人】

常言道: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


有共同嗜好,有共通話題的人們,彼此容易添增互動與好感。好比說去海邊戲水,時下偏好稱之 « 衝浪 »,張三衝浪、李四游泳、王五帶啤酒,;張三女伴纖體曼妙、李四老婆熱情大方、王五女友猶是廚藝高超,手工點心一應俱全,海風徐徐浪淘沙,一揮手來個凝結時空,全只因歡樂時光永遠都不夠。但或許….這可稱之同好,還談不上知己。


富有音樂細胞的朋友或許常嘆:知音難尋。每每在K房一唱就被切歌的朋友,也感概知音難尋。殊途而同歸,歸在主觀,歸在自由心證,歸在怎麼可以逼迫接受不喜歡的東西呢?所謂:士為知己者死,又謂:酒逢知己千杯少。知己又比知音更加客製化,一個人給予大家視覺上的體積也不過就一個人樣大,真心要相處起來所能體會到的種種,恐怕是千百萬倍大。如此這般條件,還能遇上心有靈犀未滿,三分默契以上的知己,跟股票可以賣在股價最高點一般,單憑十足經驗恐怕不夠,還得幾分運氣。另外,電影神鬼無間有段戲稱婚姻的見解:「男人結了婚除了可以給予外人些許的穩重感,也可以讓自己明白世界上是存在另外一個人可以忍受自己。」此言乍聽不難嗅出一縷淡淡地婚姻愁,卻又彷彿藏有兩人世界的真諦在其中。的確,要遇上相當了解自己的人不容易,更別說體會得到甚至會珍惜…那些遠的事情。




遇上知己不容易,降低難度,被社會接納或許相對容易一些?確實很容易,因為很多人認為不排斥就是接納,要做到被社會排斥,其實也是需要具備相當決心。而我在《憎恨女人的男人》也就是龍紋身的女孩當中所體會的,就是Lisbeth這個女性重要角色。故事中有人認為她反社會化,人家跟她對話她正眼都不看一眼對方,社會觀感上似乎只存在害羞的小孩以及輕狂的學生才有此舉,我指的是一般性,不包含憤怒的上司與爭吵的情侶。Lisbeth全身中性穿著,各種銀環、紋身爬滿全身,更別說那不尋常的髮型,都被社會觀感套上了奇裝異服。我起初也是這麼認為,不過,我深思之後有所改觀,她的言行舉止與奇裝異服,除了受迫性地主動與社會區隔之外,也有幾分孤獨的感覺。從外在上的少見來獲得精神上的偏安,換作是一位社會觀感強烈認同地正常人來說,也不過就是知音難尋,知己難遇。讓我想起,外國人對我冷漠,未必是歧視我,或許是陌生所造成的距離感;女人不回答我問題,未必是不想說,或許是說了又不能指望我懂,的一種惆悵感。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撰寫小說/精選翻譯電影預告
持續在做,希望帶給你藝文的東西。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