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佈欄:2017七月,熱天午後的冰咖啡,一轉眼就不見了|博客來電影優惠訂票站長的話:我想寫下我看見的東西,裡面有什麼樣的藝術感,那可以悄悄提醒我是誰,如果還能幫你找到你自己,那就更好了。
2010-11-18

【觀察《看見魔鬼》악마를 보았다】


While death could forgive completely nothing anymore, we should reconsider what does punishment means?


有時候真希望蘇格拉底還活著,而且是活在我可以聯絡得上的地方。我總是認為沒有絕對正義,但這想法時常被動搖,因此,我確實可以說這一切都不是那麼地絕對,不然怎麼會時常被動搖呢?但是,既然時常被動搖,似乎又意為著絕對正義的存在性。蘇格拉底,蘇格拉底,或許透過他,可以幫我精神助產。


大是大非那些東西早就隨著幼時的手帕,不知道放去哪了?現在能看見的價值觀,跟手機螢幕一樣,看得見又帶點油漬的微薄模糊。有時候看一些跟血債血償有關的故事,心想若真的遇到這樣的狀況,指的是血債;也的的確確地下了這樣的決心,也就是血償。我認為這是相當困難的,相當逆天的。


眼前所看到的狀況,不管是哪一種債,令人氣急敗壞的也好,令人毫髮無傷卻不得不討公道的也好,所對應的償法,總是使人不知所謂。可能看起來很傷心,但不知道想討回什麼;也可能看起來很兇悍,但什麼都不在乎只想爭一個感覺來安心。說穿了都是激情,人類不就是無用的激情嗎?


道也好,術也罷,有點歲月之後,有點經驗之後,都不是什麼難過登天的東西。誠實坦白才是高貴的美德,而且,若它是為人必須之德性,我也不會用美德二字來形容。本是我們界定的東西,現在似乎反過來被它們驅使著,主宰著我們。無聲嘆息。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雨木散文故事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
-散文、小說,計畫出版
-精選電影,原創翻譯
以上是我持續在做的事情,希望可以帶給你一些藝文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