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佈欄:2017十一月,雨木廣播電台錄製中,歡迎收聽有聲文章。|站長的話:寫下我看見的東西可以悄悄提醒我是誰,如果還能幫你找到你自己,那就更好了。
2010-02-07

【觀察:忘記特定而不是忘記所有】


MIB的燈自從在大銀幕上出現後,許多人希望那是一件在超市就可以買得到的東西,我也是。


活越久背包越來越大,的確,必須信守的承諾越來越大,秘密也更加複雜,兩條背帶因為背包的重量,深深地嵌在肩膀上。這是在《Up in the Air》曾經提到的。我說,忘卻一切煩惱,所謂的忘情診所,MIB手燈以及血海穴,其實都是麻醉,麻醉都是可能會醒的,時間長短的問題罷了。人們似乎狠需要麻醉,封注自己的感知,來熬過一些不自在的惡劣情況,勇於面對的觀念在此,就好像太陽也有照不到的地方。


為何抽菸?我從一個真正的理由,慢慢開始直接回答不良嗜好,為什麼一言以蔽之?還是一樣,輕度地不希望想起來。而這部電影是重度的,全部都是重度的,被打一耳光會痛,會生氣,這個叫做輕度的,被打一百的耳光會麻,會茫然,這就是重度的。如果一個人熬過去之後,承受不了那一段記憶,像他母親一樣對自己扎下這最後的穴道。


讓巴士開動,我們擺動。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雨木散文故事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撰寫小說/精選翻譯電影預告
持續在做,希望帶給你藝文的東西。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