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佈欄:2017七月,熱天午後的冰咖啡,一轉眼就不見了|博客來電影優惠訂票站長的話:我想寫下我看見的東西,裡面有什麼樣的藝術感,那可以悄悄提醒我是誰,如果還能幫你找到你自己,那就更好了。
2009-03-03

【觀察《自由大道》MILK】

我們需要轉變



當時我正在看81th奧斯卡頒獎典禮,能歌善舞的Hugh JACKMAN使我的心情愉悅了起來。進入最佳男主角的頒獎階段,我仍屏氣凝神看著五位入圍者的介紹,雖然我早已知道答案…勞勃狄尼洛,偉大的演員,用很詼諧地口吻介紹了我多年來的偶像Sean PENN在MILK一片當中的精湛演技,他說:「你怎麼可以忍這麼久都不演同志?」

MILK的導演與演員我並不陌生,是我十分欣賞的Sean Penn & Gus van SANT。直到我觀看OSCAR頒獎典禮,前後約有一個月的時間,我是有機會卻忽略不看此片的。只因為一個很簡單的理由:Sean PENN這個造型怎麼那麼醜!

緊張的時刻過去後,卸下戲服的Sean恢復了帥氣的神韻在台上致感謝詞,我很訝異的是這感謝的時刻,他仍就宣揚同志與他人理應平權的主張(彷彿影片中群眾的揮之不去地吶喊著:Guy rights now!)

這一刻我是很錯亂的。我很喜歡Sean Penn,可是我不太認同MILK的主張,但是,我親眼所見的,究竟是Sean Penn還是MILK?難道這就是他得獎的原因!?我的人生又再一次地出現了刺激,我對自己說:或許這又是一個機會,又是一個機會讓我該嘗試去了解我喜歡的人所喜歡的東西,即使,那並不是我能接受的東西。

***

隔天晚上,我又到了電影時間,腦中閃過MILK這部片,我點選了Austalia。電腦正在掃描系統檔案,效能很低,這個空檔,我遲疑了一會兒,還是看MILK吧。時間過得很快,一百多分鐘吧我也沒有去算。我開始沈澱我所受到的刺激。


這部片是Harvey MILK的傳記故事,Gus van SANT也使用敘事與紀錄兩種方式來說故事。敘事的部分有幾個別出心裁的鏡頭設計,而紀錄的部分很典型使用了當年的資料畫面,但是,這些都不是我所受到的刺激。

社會運動這種東西,我一直都十分冷感。我對某一個理念抱有莫大熱情,如果我必須在現有環境下做出重大突破,甚至對立於環境,我的熱情會開始怯步。這位MILK,或是說這部MILK,有提到同志權力的議題,我第一個想到-同性戀結婚。我,接受嗎?

坦白說,一直以來我不接受。我也曾回答過別人,同性戀結婚將會造成許多社會問題,甚至宗教信仰上的衝突。雖然我們永遠處在充滿衝突的社會裡,至少,我們不應該讓它變更多。

MILK所追求的,嚴格說來應該是少數團體的平權。這邊很有政治味道,倘若只談同志,我想這部電影可以發揮的空間太狹隘,承受的壓力太龐大。在講少數團體中的同志問題,卻不是只在講同志問題,這實在是很有意思…而我想問我自己的是,如果從人生而平等的觀點切入,同性戀結婚立法通過的話,真的就會造成"無可避免"的社會問題嗎?

處在一個價值觀養成的階段,我,每當受到刺激,心中疑惑迅速暴增時,其實我已經在自己說服自己接受這個刺激下所帶來的新觀念。就像站在便利商店琳瑯滿目的飲料櫃前,伸手嘗試購買一罐新口味的飲料,縱使喝完決定不會再喝它第二次,伸手拿它的瞬間,其實我已經接受了它。
關於作者
我的相片

聯絡方式:h.peichieh@gmail.com
-散文、小說,計畫出版
-精選電影,原創翻譯
以上是我持續在做的事情,希望可以帶給你一些藝文的東西。